文字

Text_2

Text_1

20140706_154009

某天我對從事設計的同事説,其實我們每天看字比看圖多,同事有點疑惑,因為一向以來,我們都被灌輸一種想法,認為圖像比文字更能「説話」,一圖遠勝千字,對嗎?當我再補上一例子説明,我問香港頻繁的遊行示威中,你有幾許看到用相片圖像代替大大的示威標語?(除創意道具外)同事們開始思考了……文字和圖像的功能各異,不能互相取代,文字能將概念確立,明確便捷的表現出來,它也是邏輯的載體,所以法律是由文字寫成的。圖像則有 denotation(本義) 及 connotation(隱含意義)兩種層面,訊息層面也較豐厚,善於觸動我們感性的一面。傳播理論學者 Marshall McLuhan 的名言「媒體就是訊息」,意思是媒體本身有其獨有的訊息演繹,即金庸的武俠電視劇不等同他的小説,也不等同他的電影。

很怕聽到香港的平面設計師説:「大家只會看圖,不會看字」,只要細心一想,我們每天看字的比率絕不會比圖像低,身上的名片、高速公路上的路牌、街上店舖的招牌、地鐵站裏的指引、手機上的月曆或備忘等。早年修讀設計的時候,分平面設計、插圖和攝影,如果你單純喜歡圖像,大可修讀插圖或攝影,如果你選修平面設計的原因是不喜歡文字,那你大概是選錯科了,因為平面設計是結合文字與圖像的學科,文字的部分稱為 Typography(字型學),當中含有不少實實在在的知識,並不是主觀的藝術學科,在專業的設計學院修讀平面設計,字型學會分三個學期修讀,在外地的設計學院會視之為主科。

文字在設計的領域裏並非平面設計的專利,它會出現在建築、室內及產品設計上,如果你懂得看,懂得字型學裏的知識,在香港裏便有很多看不過眼的東西來。字型學不單是指字體本身的設計,還涉及其用法,字體種類的恰當運用;字距、行距和段距等的空間處理;閱讀或辨識性的控制;更甚是標點符號在設計中的運用等,但廣告或設計客戶是看不出來的,因為他們不懂字型學裏的知識,最多只會命令設計師把字體改為他們喜愛的,或這裏大,那裏小等改動,可悲的是連設計師也不懂,結果在香港這個號稱全球華人第一個現代化起來的社會,也是滿佈不少看不過眼的文字處理。很多設計師不懂或不重視文字在設計中的角色,這是設計學院的責任,很多設計師把精神集中在以圖像創意為主的作品中,卻會輕視一個簡單的路標設計,誰不知一個路標設計,觀看的人會比什麼拿大獎的設計更多。

看一個地方的文明程度,有人説看公共衛生間的清潔和管理,除此之外,我認為看看該社會對文字的尊重也同様重要,因為一個地方的文明會由文字而起,若看到文字失守,也代表該地方的文明正開始衰落。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告示牌設計

這是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內的一些告示牌 ,設計上出現一些問題。
首先告示牌設計的原則必然是以功能首位,其它修飾(裝飾)上的處理必居次位,若果修飾(裝飾)部分不影響其功能的正常運作,是可以接受的。曾經看過一套日本紀錄片,講述一名日本設計師如何設計一個緊急出口標誌的經過,當中涉及不少符號造型上的修正,也經過辨認、距離及實際情境的煙霧測試,最後取得國際認可的標準,那標誌就是我們常見的 Exit Man 設計。(見下圖)

再看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內的告示牌設計,這些圍繞著符號的白邊,有什麼實際的作用?它會影響符號的辨認、距離及實際情境的使用嗎?這些白邊的存在與標誌的使用功能是否有關?或純是一種裝飾?(見下圖)

再看該處另一個告示牌設計,不談那白邊箭咀,問題又出現在文字的處理上,即 Typography 的處理,文字的處理基本上有四種距離,即字、行、段及字母之間的距離(英文的 letter space),下圖紅點部分為該設計的空間處理,基本上一中一英為一組,組與組之間的距離最好大過中與英之間的距離,這是平面設計上基本的 “ Grouping ” 概念,下圖的設計就是有很多行、段上空間處理的問題。

另一個告示牌設計也是 Typography  的處理問題,見下圖紅圈部分,基本上可把「理。」部分移上,不至會出現在Typography 裏稱為的 “ Widow ” 的問題,解決方法只需輕微調節 text block 的闊度,或減少標點前後的空間便可,其次這設計同樣有上述字、行的空間處理問題,中文行距太少,中英的行距不協調統一,英文字距(word space)因採用齊尾而顯得太疏離(非正常字距)。

基線上調

上圖是一樓宇外牆的名字,在平面設計的範疇可歸入為 Signage 的設計,我相信一般人看見這樓宇名字,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但在專業者眼中,還可以做得再專業一點。若細心看看英文 ON TIN HOUSE 前後的括號,應該「基線上調」一點,令到括號在整句英文字中能成「水平置中」的狀態,不會有下墜之感。(見下圖)

為何會出現這情況?因為一般英文字體的設計,括號的設計需照顧大小楷的應用,小楷字有 Ascender & Descender 的部份(見下圖),因此括號在正常基線水平的情況下,才會把小楷字的Descender 也括起來。對於這類調節改動,很多人都覺沒有什麼大不了,字體學 Typography 在外國的設計學院是非常受重視的學科,它不是單純的字體設計,而更多是有關字體的處理及應用。


早年曾認識一些已離港多年,在國內工作的前輩,大談國內 Signage 設計的問題,說到新一代人對標點符號運用的奇特怪異。縱使以前曾與一些有五六年設計工作經驗的設計師共事,他們對字體的處理及應用知識也非常貧乏,即使把這些知識傳授給他們,也大都不以為然。客戶看不出(或不懂得)這些調節改動的專業,設計師因此也愛理不理,從此平面設計也漸漸變成只是軟件的操作。

曾經聽過一位剛入行的年輕設計師說,他為其設計做 Kerning(字距微調)時,給老板看見後語帶責備的說:「這麼少錢的 job 還做什麼這些浪費時間的事情!」這些年頭興講「視傳」或大談品牌,一窩蜂的說「平面設計」一詞已落後,我心想連這些也「搞唔掂」,平面設計在香港根本都未及成熟,便要大跨一步到其它地方去,不是無的放矢,單看日常圍繞在身旁的東西便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