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術成為工具

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反對藝術工具化,反之,藝術工具化是有其正面的意義,而當藝術工具化之後,藝術並不會像原來的那麼簡單,並不是那麼創作者和觀眾個人的事!

當藝術工具化之後,我們便得要考慮「呈現藝術的方法」其目的和效果,因此藝術便會衍生出無數的問題,就正如在酒店的大堂,你總不能掛上一幅顯露貧窮或生命艱苦的藝術品一樣!因為此刻的藝術品,已和其處身的環境、人和事扣上關係,當我們再去談論此藝術品的時候,便得從其有關的事物入手,這不單單是藝術品本身,還得以從其處身的環境及觀眾作為一種角度去談論,正如王晶和王家衛的電影,從藝術品本身、環境及觀眾不同的角度去談論,都有不同的看法和結論。

具體而言,藝術能為設計、教育、娛樂消閒、社會運動等服務,即文化、政治及經濟。而比較抽象的,藝術能為名利和權勢而工作。

環顧四周,有那一件事物不是藝術工具化的結果?基本上任何事物已存有藝術的成份,只是有待我們如何把它發揮及呈現出來,有計劃地去影響人心?就算是在藝術館最「純」的藝術品,有時我也會反問,它們是否真的那麼「純」嗎?在藝術館裏的藝術品,是否真的沒有被工具化嗎?

Photo: The Raft of the Medusa by Théodore Géricaul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