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 bodw(設計營商周)的一些看法

每年一度的 bodw(設計營商周)己經過去,坊間少有評論營商周的文章或節目(請不要誤會,坊間有大量營商週的「報導」,卻甚少評論),但在行家朋友中已談論過不少次,首先 bodw 對本地的設計界來説是正面的,回想十多廿年前的香港,那會有這樣的世界性的設計活動,難得政府在這十年間的支持,這點是可以肯定的。

這十年間政府對設計的支持,集中在「推廣」及學院的教育上(如 HKDI 的成立),正如我在以住的文章提及,那是一種外圍的推廣,在「不干預」及「業界自理」的思維下,本地很多與設計相關的活動,根本捉不到問題之所在,因此在行內打滾多年的設計師,只有感到香港俗語所謂的「潤」。

對 bodw 並非沒有意見,我個人而言,第一是門票太貴,第二是「空中樓閣」。首先主辦單位很清楚他們想吸納什麼人去參與該活動,但統計數字是否與現實相乎,這點我很懷疑,我今年有去看,眼見場場爆滿,但每年問及身旁的同行朋友,總是沒有多少捧過場,並非沒有興趣,而是就現今設計師微薄的薪水,一張千多元的門票,似乎真的貴了點,再加上往往在工作日舉行(一般 seminar 的通病),香港設計師(打工一族)很難抽空要求放假及再每人資助千多元門票去參與,除非主辦單位的主要目標群並非在職設計師。

無錯,就我個人意見,目標並非在職設計師!很多大企業高層收到邀請,往往只會把邀請轉傳下級設計部的主管,由該主管或其同事參與,由設計部同事參與,坦白説,意義不大,敬業的設計部同事,他們會從不同途徑接收設計資訊,不會獨靠一個bodw,要由企業高層親身參與,理解設計的商業性質及策略,管理運作,明白資源應如何投放,這才是最重要的「營商」之道,畢竟這些企業高層才是真正的決策者,真正投放金錢的人。

但問題是香港大部份都是中小企,主辦單位究竟邀請了什麼人來?來到與大家分享了什麼?有什麼交流?又啟發了本地的商家什麼?每次看到主辦單位請來的嘉賓講者,大都是國外大師級人馬,涉及羨煞旁人的品牌或方案,既然是國外大師級人馬,一般設計師大可從書店、網絡或雜誌等等不同渠道了解其作品,又何需靠一個千多元門票的 bodw 來「收料」,好的,正如我所言,bodw 的目標群應是企業高層,就算香港的中小企老板肯參與,他們看到這些大師級人馬的 presentation,他們有什麼觀感想法?

他們大都只會感到「空中樓閣」、「沒有條件」、「做不到」,因為這些大師級人馬的 presentation 都不是按本地的 context 而發生的,那好吧,就當作一種「參考」吧!但最值得這批中小企老板參考的,不是這些大師的作品如何美妙絕倫,而是他們的營運模式、部門架構等等,可惜往往你都未能與這些大師就此作出交流!

坦白説,深知「行情」的人都會明白,這些大型 seminar ,嘉賓講者的 presentation 是其次,最重要是在其前前後後,飯局或中間小休的 Networking,建立關係,搭橋鋪路才是最重要,那你就要問,耗用大量資金籌辦的 bodw ,究竟為誰搭橋?為誰鋪路?朋友説笑,bodw,何以不把一連串 TED 的精彩 presentation 下載,連續播放,然後坐著收錢不可?

廣告

Compact

早前在TED 的網站上觀看了 Graham Hill 的演說,題目是 “ Less stuff, more happiness ”,在演說當中加插了一段 Compact House 的設計片段,對一些設計師來說,演說內容並不新鮮,但當中加插了 “ Compact ” 這一概念,我認為香港這個生活空間狹小的社會,十分受用。

其實 “ Compact ” 這一概念並不新鮮,認識設計的朋友,大概都認為日本的設計,是最能發揮這項特質,八十年代開始盛行的 Compact Disk,和當年的 Walkman,更早期日本的手提音響,都有著這種設計文化存在,當我還是小學生的年代,流行一種日本進口的筆盒,一個筆盒的設計,充滿機關暗格,一按旁邊的鍵,一個暗格會從底部彈出,打開面層的筆盒蓋,內裏設備齊全,盒蓋更有鏡子及時間表,活像一個特務的秘密用具,十分吸引當時的小學生。

其實香港也有這種設計文化,當年獅子山下的港人,生活空間狹窄,很多都會用一種叫「組合櫃」的家具,即一個地櫃再向上發展,中間預留一個大洞放電視機,除了這種組合櫃外,還有一種獨當一面的設計,就是那種類似上下格床的設計,但下格床卻換成一張書桌連櫃架,想像孩子晚上完成家課後,便從書桌旁的一條小梯爬上書桌上的床裏睡覺去。上述的都是港人的 Compact 文化,但奇怪的是很多港人會有另一種 Compact 文化,在一個典型數百呎的「上車盤」內,要有兩房一廳加廚房廁所,每每顯得異常迷你,當然這也可說是 Compact。有一次到訪朋友的家,正正就是上述的這一種單位,朋友自嘲的帶我到主人房,他把房門推開,結果推到三分二便停了,只因裏面放置了一張普通的雙人床。其實這類大小的居室,正正就需要一些開放式的設計,要盡量利用摺、疊、伸、縮、藏等技巧來作空間處理,開放式廚房、可擴大縮小的餐桌、能電動吊上天花的床、活動間隔及種種收納設計等,但這種居室設計並沒有在香港得以盛行,原因不外是對「家」這個觀念及體面的問題,同時亦需誠實地接受自己是居住在一個非常狹小的空間內。

Graham Hill 演說中的一段 Compact House 設計片段並非獨一無二,我第一次看到精彩的Compact House 設計是在電影《第五元素》內主角所處身未來城市的居室,所有家具都可隱藏於牆壁之中,早年香港也有建築師利用自己的單位,設計成非常Compact 及功能多變的居所,除了家居設計,近年來被認為非常創新的寵兒,是什麼?就是你手上的 iphone,有人說 iphone 並非什麼非常具創意的東西,它只是運用 Compact 的設計概念,加上工藝及技術的輔助,把電腦、遊戲機、相機、電話等東西結合在一起,因此 Compact 概念的運用,是永垂不朽的。

Graham Hill 在 TED 上的演說,可登入:
http://www.ted.com/talks/lang/eng/graham_hill_less_stuff_more_happiness.html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