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投創科

Hong_Kong_Science_Park_Charles_K._Kao_Auditorium_201504

曾經寫了不少以創新及研發為題的文章,今天的新聞,資源投放在創科上的報導又再出現。另一邊廂,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引述當年蘋果教主 Steve Jobs 的自我訓斥,説其犯下的錯誤,就是把技術導向放在產品導向之上。兩件事説了什麼出來?

讀者可能不太明白我説什麼,首先兩個概念,即「產品開發」及「技術研發」,先談「產品開發」,或許你會想像大家想要一件怎樣的新產品,舉例説,電話除了可以打出及接聽外,你還想它可以怎樣?電話的目的是溝通,但一些東西是很難用語言傳達,要看到才能明白,於是你想像電話附有攝影功能,並能傳送影像,如此類推,結果今天的「電話」已非電話,它是一台「手機」,包含多種溝通及訊息功能。這是一個產品概念,在產品開發的過程中,你會研究人們是否有真正的需要,如何能有最好的使用方法,會帶來什麼好壞的結果,或它根本可以用其它東西及方法取代等,當然其中的商業及利益因素也要考慮在內。

好了,你有了這樣一個美好的產品概念,接下來你會問:「這樣的東西能做出來嗎?」,那就是技術研發的範籌,能將攝影功能放進體積細小的電話中嗎?最細小但又高像素的感光部件能有嗎?這都是技術研發的工作。大學裏也有不少科研項目,成熟後再轉化為技術,起初大家都不知可以拿這些技術來幹什麼,直至有相配的產品或用途出現,才能把它發揚光大。但無論是產品要求技術,或技術衍生產品,我們最終要的是優質產品,只會關注手機還能做什麼,卻不太理會內裡的運作原理。

「開拓人們對生活及產品的想像」極為重要,這全都可在外國著名的創科企業裏看出來,香港的工業卻完全沒有這種文化土壤,他們大部份都是代工商(OEM, 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或原設計製造商(ODM, 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的階段,即使是 ODM 的廠商,其所謂的設計及研發,也只是外觀風格、用料及顏色上的改變,亦只能把設計賣給外國大品牌的二三線產品中。

我曾在 ODM 的廠商工作過,經常揶揄當產品設計的同事,説公司的所謂研發方向,很多時都只是老闆或客戶經理從他們那些買家裏聽回來的產品要求,而終極目標是他們肯「落單」,但那些「買家」究竟是什麼人?他們絕非是那些大品牌的第一二把手,其實很多都只是公司的採購部員工,按上級指示或市場部指引去向廠家買貨來填充其產品線,因此外國大品牌的客戶,一線產品有其自身研發班底及脈絡,用不著你來設計提議,而小客戶也無能力去選購你嘔心瀝血的研發成果。

創新科技要結合到工商業裏再成就起來,首先要脫離香港長久以來的買辦文化,企業要以自主品牌及「產品開發」為首,否則科研或技術研發的成果,大多只會得物無所用(極其量出來的科研技術只會賣到外國的廠商去),但就這點,談何容易。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Photo: 科學園

廣告

香港為什麼不能設計出像 iphone 這樣的東西來?

iphone

我曾先後在四間港資工廠工作過,它們都是「中小企」,雖説中小企,有兩間已是上市多年的企業,在行頭裏也有一定的知名度,都以 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 即來料加工或稱代工)的業務為主,四間裏有一間是細廠,最後一間並不算細廠,但沒有上市。前述兩者都是以 OEM 業務為主,後兩者郤能踏上 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 靠賣設計給大品牌作生產)的路。它們全都著眼於設計研發,但各有其命途,我打算在其後的一些文章裏,就我的見解看法,分享港資工廠在設計研發上的問題及死結。

我常對産品設計的同事説笑,揶揄香港為什麼不能設計出像 iphone 這樣的東西來,説香港在外地的留學生,先不説什麼創意不創意,在工程上,數學或程式編寫能力都優異過人,論智力絕不輸給歐美學生,香港人是有能力「做」出像 iphone 的東西來,但卻沒有能力設計或創造出來,原因何在?與資深的同行談及此問題,終極答案是歸結於香港企業家的思維及文化,但這並不夠説明一切,需細緻的分析各種因素。

其一是部門與策略定位之間的問題,高層對 R&D(研發部)或設計部的概念屬性一知半解,以為聘請一些設計師回來,再要他們聽聽營業部(Sales)從客戶聽取回來的「料」,再設計出一些東西來讓客戶落單,便任務完成。這種想法完全離不開港人的「買辦文化」(交易比創造更重要),也是對設計研發的一種簡陋想法。試想想,Apple 裏會不會有一位 “Sales ”(營業員)去告訴 Steve Jobs 及其設計研發團隊,市面上希望有一種手機有 Apps 這樣的東西?(當然你會説 Apple 已到 OSM 的境界,不能相提並論,這點可容後再談)

首先,大部分港資工廠,就算是已上軌道的 ODM 廠,其營業部給設計或研發部的資訊是什麼?ODM 廠的「對口單位」大都是大品牌的客戶,他們本身已有強大的市場研究團隊,新舊產品的部署策略並非下流負責生産製造的廠家所能觸及理解的,這是角色的問題。因此這些客戶與廠家營業部接觸的人員,大都是客戶那方採購部或負責營銷的職員,他們的職責及決策權是什麼?他們腦海裏要求廠家的是什麼?不説 OEM,就對 ODM 而言,他們所能透露的資訊,絕不會是與前線創新産品相關的,極其量只是一些透過一般市場研究或 Trend Report(趨勢報告)得出來與顏色物料之類的資訊。

若港資工廠想能設計出像 iphone 這樣的東西來,首先是先謙卑的向人學習,不要自以一種對設計研發簡陋想法,便認為就是這樣。(續)

OEM: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4%B4%E7%89%8C%E7%94%9F%E4%BA%A7
ODM: http://zh.wikipedia.org/wiki/ODM

産品設計

800px--01_Vetrina_kartell

以前經常有一問題,是我們這些修讀設計的,或以設計作為一種職業,從不同的設計資訊媒體中(設計雜誌、網站、講座論壇等),得知這個世界有不少新穎的設計,可以大大提升生活質素,可以把這個世界變得更理想優美,但在現實世界中,從這些設計資訊媒體裏找到,而又真正應用到生活層面上的設計,可謂少之又少,如果你喜歡看科幻電影,三四十年前的科幻電影,所描繪二十世紀後的世界,絕不是我們現在所處身的那麼「落後」。

之後經過多年的職業設計「洗禮」,才漸漸理解箇中原因,原來設計不是單純的設計,當中涉及的資源分配,人事及種種利益取向的平衡,這些可理解為廣義的「政治」因素,都影響著設計能否面世。

多年前曾參觀過本地某設計學院的畢業展,其中一位學生的作品,是利用人體步行時腳下的壓力來發電,而在各大商場或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蓋設這種「壓力發電板」,所集合出來的電能是不少的。假設我是一位本地商家或投資者,我會對這個設計有何看法,毫無疑問,這個設計的概念是美妙的,但我會考慮要用多少時間資源去開發這種發電板,成功開發後,需要多少時間才能令它普及,之後種種支援服務,維修人材的培訓等,綜合所有的考慮後,若以十年作一個計算單位,十年後透過這設計所產生的電能價值,相比我在這十年內所投放的資源價值,那我會問是否「值得」?或許你會告訴我,應把目光放遠一點,成果收獲可能是二三十年後的事情,但作為一投資者而非理想主義者而言,這是否有點不切實際,即一切都是機會成本的考慮。

話雖如此,多年後我卻在電視的紀錄片頻道看到一訪問,是一位外國的設計學生,有著上述同一的設計概念,但卻受到研究機構的支持,如火如荼的為著這概念進行研究測試。這個訪問片段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和感慨,同一設計概念,只是時間和空間的差異,卻有不同的發展。

在廣義的「政治」因素下,我們很難就設計本身的概念質素,來斷定它能否面世,我看過很多設計概念精釆的東西,它們最終只能是設計書藉上的一幀照片,不能體現生產及應用到真實的生活層面上。在現實的產品開發過程,我們會觀察市場,在商言商,會尋找市場中的利潤空間,但這種利潤空間不一定依靠創新的產品,只要某具利潤的產品其「生命週期」仍然持續,投放的資源就只需為其改改顏色或增加配件,開發全新的產品過程冗長而具風險,若廠方的生產技術跟不上,產品的「捐耗率」高,間接拉高産品成本,影響産品的市場定位,若外判到高技術高質素的生產商代勞,利潤便間接跑到對方去,開發時間不能過長,否則某種新替代性技術或產品一旦出現,有可能把你進行中的開發計劃全盤摧毀。過往本地廠商有「high tech 揩嘢,low tech 撈嘢」之名言,見上述各點,可想而知。

現今香港的產品開發大可分為兩路,一為廠商自行研發生産,二則由設計公司或研究機構作設計研發,再委托廠商進行生產,在本地的處境中,兩者都障礙重重,前者因本地工業以「代工」為主,沒有自主研發的傳統和脈絡,或許較能掌握生産技術及成本控制,但致命傷是沒有成熟的市場學知識、營銷經驗及相關的脈絡支援,也不願在此投放資源或尋找專業伙伴,結果往往都「爛尾」收場,後者若以設計公司而言,它們可能有較好的市場及營銷知識、但卻沒有生産上的支援及成本控制的自主性,得不到優勢。

最近我常拿一句説話跟同行開玩笑,就是「點解香港設計不出 i-phone 這類産品來?」,很多人只會把焦點集中在「神化」了的 Steve Jobs 上,卻忽略了創造 i-phone 過程的其它因素土壤,因此香港所能做到的,就只有設計出大量的手機套或配件來。

沒有考慮這些廣義的「政治」因素,便不能了解香港能生產製造出來的設計是怎樣的。

 

Apple_store_silhouettes

Photo from Wekimedia Commons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