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act

早前在TED 的網站上觀看了 Graham Hill 的演說,題目是 “ Less stuff, more happiness ”,在演說當中加插了一段 Compact House 的設計片段,對一些設計師來說,演說內容並不新鮮,但當中加插了 “ Compact ” 這一概念,我認為香港這個生活空間狹小的社會,十分受用。

其實 “ Compact ” 這一概念並不新鮮,認識設計的朋友,大概都認為日本的設計,是最能發揮這項特質,八十年代開始盛行的 Compact Disk,和當年的 Walkman,更早期日本的手提音響,都有著這種設計文化存在,當我還是小學生的年代,流行一種日本進口的筆盒,一個筆盒的設計,充滿機關暗格,一按旁邊的鍵,一個暗格會從底部彈出,打開面層的筆盒蓋,內裏設備齊全,盒蓋更有鏡子及時間表,活像一個特務的秘密用具,十分吸引當時的小學生。

其實香港也有這種設計文化,當年獅子山下的港人,生活空間狹窄,很多都會用一種叫「組合櫃」的家具,即一個地櫃再向上發展,中間預留一個大洞放電視機,除了這種組合櫃外,還有一種獨當一面的設計,就是那種類似上下格床的設計,但下格床卻換成一張書桌連櫃架,想像孩子晚上完成家課後,便從書桌旁的一條小梯爬上書桌上的床裏睡覺去。上述的都是港人的 Compact 文化,但奇怪的是很多港人會有另一種 Compact 文化,在一個典型數百呎的「上車盤」內,要有兩房一廳加廚房廁所,每每顯得異常迷你,當然這也可說是 Compact。有一次到訪朋友的家,正正就是上述的這一種單位,朋友自嘲的帶我到主人房,他把房門推開,結果推到三分二便停了,只因裏面放置了一張普通的雙人床。其實這類大小的居室,正正就需要一些開放式的設計,要盡量利用摺、疊、伸、縮、藏等技巧來作空間處理,開放式廚房、可擴大縮小的餐桌、能電動吊上天花的床、活動間隔及種種收納設計等,但這種居室設計並沒有在香港得以盛行,原因不外是對「家」這個觀念及體面的問題,同時亦需誠實地接受自己是居住在一個非常狹小的空間內。

Graham Hill 演說中的一段 Compact House 設計片段並非獨一無二,我第一次看到精彩的Compact House 設計是在電影《第五元素》內主角所處身未來城市的居室,所有家具都可隱藏於牆壁之中,早年香港也有建築師利用自己的單位,設計成非常Compact 及功能多變的居所,除了家居設計,近年來被認為非常創新的寵兒,是什麼?就是你手上的 iphone,有人說 iphone 並非什麼非常具創意的東西,它只是運用 Compact 的設計概念,加上工藝及技術的輔助,把電腦、遊戲機、相機、電話等東西結合在一起,因此 Compact 概念的運用,是永垂不朽的。

Graham Hill 在 TED 上的演說,可登入:
http://www.ted.com/talks/lang/eng/graham_hill_less_stuff_more_happiness.html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電子書的霧與夜

掙扎了一星期,才決定用工餘時間,到訪今屆的香港書展,目的不是要看各大出版商如何割價傾銷,而是查探本地電子書的發展。

早在做開發的幾年裏,已非常緊隨電子書的發展走勢,因為它可以是一種「顛覆性技術」,正如 CD 取代黑膠碟;VCD 取代影帶;USB「手指」取代 MO、MD 或大部分可攜式記憶體,「顛覆性技術」一出現,可在短時間取代已有技術,直接影響公司業務發展,做開發的,眼光需有遠中近之分,電子書的走勢不容忽視。

其實電子書發展已多年,但一直不能盛行,早年美國 MIT 研究「電子墨水」,目的除了能在極薄的媒介中顯現影象,也是用電子技術模疑墨水印在紙上的效果。用電子墨水的電子書,其好處就是用反射光來顯現影象,令眼睛不會容易疲勞。

電子書的發展很在乎載體硬件的普及性,iphone、ipad 或其它平板電腦的普及,令電子書的發展商打了強心針,但細心一想,現在最盛行的載體硬件(iphone、ipad),都不是用電子墨水技術作顯示的。我認為電子書是否會普及,不是決定於載體硬件的普及性,而是有多少人會真正用這些載體硬件看書。

多些觀察港人用 iphone 或 ipad 的行為,或許會有一點啟示,我見港人用 iphone 或 ipad ,多會是上 Facebook、玩遊戲、看新聞,見過年青人看「電子漫畫」,ipad 多給人用來上網或 “ show 相 ” 等。

要問港人是否愛看電子書,其實真正要問的是港人是否愛看書,或港人的閱讀習慣及文化,香港書展是世界數一數二人流多的書展,但在書展以外,你是不會感受到閱讀文化的盛行,那麼港人愛看什麼?早上在港鐵內是免費報紙,中午飯後(或等待理髮前)是八卦雜誌,週六公園內的叔伯是馬經或報刊風月版,聽聞一般書店內的暢銷書是金融股票、旅遊、烹飪、瘦身和美容,但基本上,港人活在地產霸權下,是沒有太多時間閱讀的,書藉的性質也以工具書為主。外國經驗不同,我在美國的 Subway 經常看見 “ OL ” 在上下班時看厚厚的袋裝小說,作家受人重視,在晚上電視的黃金時段,David Letterman 的節目經常邀請有新書發佈的作家對談,出版業也能好好的與其它創意產業連結互動。

發展本地電子書,除了考慮閱讀習慣及文化外,城市結構及其它利益衝突也極為重要,通常我們對新技術及產品都滿有期望和想像,大家還記得「蘋果速銷」嗎?網上訂購貨品,直接送到府上,看似很理想,但最終都敵不過地產霸權下之「超市」背後攻擊,也與本地之城市結構有關(超市在每個屋苑都有分店,太方便了!),若不明是什麼利益衝突,大可參看本網誌〈設計就是政治(三):既得利益者〉一篇。不過對電子書發展最大的威脅,並非上述的一切,而是網絡世界的「共享」文化,即非法下載,我仍非常懷疑出版社能否解決此問題,像今天本地的音樂工業,mp3 及非法下載帶來什麼影響?難怪人家說本地的音樂工業已死,「歌星」靠的是色相,拍廣告出席代言,並不是靠收費的 mp3,最近得知一位朋友,已用破解程式,免費收看網上雜誌。

曾參加過由香港出版學會有關電子書發展的講座,認為電子書的「先頭部隊」會是一些旅遊書之類的工具書,這點我是認同的,要發展本地電子書,可考慮「香港方程式」,就是「造星計劃」,狂推一位透過電子書發跡的作家及其作品,便會帶起羊群效應。

若視電子書為一種新媒體,它能否取代紙本書的主導地位?我認為仍有待驗證,而電子書的設計,與設計師、讀者和出版社的關係,將在下篇再續,在此之前,先介紹一精采的電子書短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