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Pitching

我曾在 2004 年香港設計師協會的會刊中發表「思考比稿」一文,13 年後將此文章上載,可反思今天的情況如何。
〈思考比稿〉, Hong Kong Designer Association : Xpress, Hong Kong : Hong Kong Designer Association, Volume 9 P.10-13, 2004

曾經說過,Pitching 所引發的問題,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而要解決其帶來之惡果,亦是牽一髮,動全身之行動!

甚麼是 Pitching?

Pitching 有多少種類?性質如何?客戶所面對的困難是甚麼?又為何以這種形式來尋找合適的設計,對各方的利弊如何?Pitching 是一種商業競投活動,客戶交出專案的 “Design Brief”,繼而公開或非公開的邀請不同的設計公司提供設計方案,就所認識的 Pitching 專案大可分為公共或私人機構兩類,而每類亦分獨立設計專案或合約制的承包公司,至於是否還有其它的類別,因為本地缺乏對此題目的研究或其相關數據,因此不能作出比較全面的理解。設計業界對 Pitching 的認識仍只停留在不同的個人經驗及口頭論述階段。

Pitching 對於本地設計師而言,已非一件陌生的事,無論身為打工一族或設計公司的經營者,對 Pitching 的價值都有其各自的取向,Pitching 是商業行為的常態,而業內所引發的問題卻集中於 Free Pitching 所涉及嚴酷的業界生態問題。通常對於 Pitching 的爭論,大都呈現於不同利益單元的衝突,少有認真的去拆解其背後的道德關係,這種衝突不外乎是設計市場的和諧發展、自由市場的公平競爭、及所激發的惡性循環這三者間的矛盾,至於誰是誰非,至今仍未有結論。

正如其它行業一樣,Free Pitching 並非是設計業的專利,但一直以來我們都忽略去問設計這種具創意性質的行業在經營模式上與非創意性質的有多少差異,更沒有策略地研發一種合乎這種性質的經營模式,例如我們應該如何介定設計服務的市場定位與工序層次的關係?思考創意行業中的經營成本?及「設計」這一行業的工作性質是否與本地的營商文化有任何衝突?而理解 Pitching 的問題,亦同時是思考客戶與設計師之間如何開始接觸、溝通,和理解設計事務。

接觸 — 市場劃分與設計層次

事實上,整個設計市場是有「階層」的,或稱為市場劃分,這種「階層」是指客戶類別、設計專案的資金預算,甚至指客戶對設計事務的認識及處理能力等。
而在設計服務供應者這一課題上,是相應於上述的「階層」概念,設計服務供應者的種類亦同樣相應於不同的客戶層次、設計預算、設計成本,目標受眾及其牽涉範圍等,就視覺傳意範疇的設計服務供應單位而言,現時粗略的劃分有所謂的 4A、full service 、 non-full service(指廣告業界的公司分類)、in-house、freelancer、agency 或甚麼「做廠」(1) 等,至於設計專案就是分甚麼 above the line 或 below the line (2) 等。

了解上述由不同類別的設計單位及設計專案所構成的「設計地形」(3) 是接觸設計業界的第一步,其重要性不單只對設計學生、現職設計師或設計業務的經營者,更重要的就是這種「設計地形」的推廣,能令客戶了解不同性質的設計單位所提供何種性質的工作,數千元收費的商標設計究竟與數以萬元計收費的有甚麼不同?是單純設計品本身的不同?還是整個設計過程中,從咨詢、資料搜集及分析都有著顯著的分別?這種市場劃分實質是界定了設計事務的層次,亦是客戶理解及選擇設計服務供應者的重要考慮。

事實上,Free Pitching 所帶來的問題早已潛伏業界多年,當經濟未到谷底時,Free Pitching 所導致的惡性兢爭亦只潛伏在某些「階層」之上,未受 Free Pitching 影響的設計公司,客戶的類別及與設計公司的關係會依存在某種特殊的情況上,這種特殊關係頗為複雜,這應該要向每一位設計公司經營者反問:你們的客戶是怎樣而來的?他們為甚麼不聘用其它的設計公司?你與客戶的關係是建基於設計品的品質上、設計服務的整體過程,還是設計以外的其它因素?當經濟進一步惡化的時候,這些特殊關係就顯得變質及不穩定,這時需要思考的是以往這一種特殊關係是否正常健康,而處理一種關係的時候,更重要的是雙方是如何開始接觸、理解和溝通,在接觸及理解方面,就必須回到上述的「階層」或市場劃分身上。

整個行業的生態發展是否健康,是基於每個「階層」的合理發展及秩序,而不同的市場劃分與設計層次都應該擁有相應的客戶及設計服務供應者,相應的設計需求及評審方法,可惜現今大部份本地客戶仍未能發展出一套成熟聘用設計服務的方法及技巧,他們如何理解不同層次的設計專案,應如何認識或接觸相應的設計公司?其次,那些「以本傷人」、「免費自薦專案」等卻不段的出現在設計公司之間的競爭裏,擾亂及打擊正常的市場秩序,這些現象不段出現在設計 Pitching 中,客戶接受 Pitching 概念,當中有兩盲點:一是落伍及簡陋的設計觀念;二是對設計評審的薄弱理解。

盲點一:落伍及簡陋的設計觀念

本地社會對設計並非抱有與時並進的觀念,最大的誤解是認為職業設計的優劣只聚焦於設計品本身,而並非考慮到職業設計是一個整體的過程,事實上,設計品的優劣是整體過程的結果,這種過程是指由客戶展開一個合理的設計需要、正確的 Design Brief 準備、合理的成本控制、良好的合作管理及溝通、成熟理性的設計評審,更重要的是,這一連串的程序,必需有一個合理而配合設計層次的成本去支持,因為客戶及設計師雙方都必須明白,成本是一必言而合理的侷限,雙方的責任就是在這一侷限內,發揮設計工序最大的效能。一些職業設計發展成熟的地方,不難發現很多客戶著重工序的質素多於設計品本身,由其是一些不能輕易量化設計成果的計劃。在一般獨立設計專案的 Pitching 中,除非我們相信評審單位對專案的目的有絕對的理解,對參選的作品具理性的分析能力,及對設計評審的認識,否則以單純的設計品展示去決定是否切合專案的目的是危憸及不可靠的,特別是偏向風格化的作品,因為其中的藝術性及個人風格是與上述的理性分析有所衝突,因此衡量一件作品比較合適的方法,是必需要與其設計工序及其整體性一起考慮,但問題是這些評審單位從何處尋找出一套可依靠的資料以作評審的參照?

可惜很多本地設計師抱有同樣的觀念,把設計事務的一切只聚焦於設計品本身,忽略向客戶顯示設計過程「整體性」的重要,把設計過程中的一切問題視為一種「不能控制及改善的客觀環境」對待,針對以合約制承包公司的 Pitching 而言,無論是 Free 或 Paid 的,在 Pitching 以甄選效率為前設的狹小空間下,其結果都是不能清晰地顯視出參與 Pitching 的設計單位其設計工序、切合具創意性質工作的溝通及管理技巧等「整體性」中的重要成份。

令到社會對設計過程有合理的認識,是需要一種整體的策略。可惜的是,香港設計業界及學術界多年來一直都缺乏對這種策略的視野及關注,沒有一本基於本地情境出發的設計管理著作,亦沒有團體能策略性地規劃出針對客戶的設計教育!反之,大都份的資源都投放於籌辦神話式的明星展,以及多不勝數的設計比賽,這種不平衡都將設計這概念全聚焦於設計品身上,也將設計過程中種種涉及的問題及重要因素淡化。同樣地,本地大部分對設計認識不深的客戶,亦同樣把注意力集中在設計品身上,若他們不能掌握成熟的評審方法,這會是非常危險及不可靠的,或許他們就以單純的設計品出發,繼而報以一句:「設計就是這樣主觀,見仁見智吧!」

盲點二:設計評審的薄弱理解

究竟在 Pitching 的過程中,客戶是如何甄選出最合適的作品、計畫或承包公司?這點一直都沒有一個比較公開及系統性的分析研究。回顧過去一些大型的公共設計計劃,中央圖書館、新十元紙幣、香港飛龍標識、西九龍文化區規劃設計等,實質上,它們的設計和甄選過程都沒有一份正式的報告交到市民大眾手上,即使在這些大型投標或 Pitching 計劃被安排得如何細密周詳,但事後被甄選出的設計品總是有著不少的非議!坦言,大多數人對於設計評審都只依靠個人的喜好、品味,甚至直覺,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機會或動機,去接觸和理解設計品背後千絲萬縷的關係,這也是業界多年來對設計推廣及所投放的資源只集中於純粹的設計品展示中所致!這點在偏向風格化或視覺傳意設計就特別明顯,反之一些具明顯工能的環境、建築、產品及科研設計等,則比較易於理解及分析。

在 Pitching 的過程中,「甄選」可能交由某些高層處理,或交由一評審小組,甚至把設計交到市場研究計劃中處理 (4),問題是這些評審的真正質素如何?在評審的過程中,當客戶與設計師在沒有相當情度的交涉下進行,客戶的判斷是否容易因為其它因素而產生偏差?而是否因為要維持 Pitching 的公平進行,而盡量減少客戶與參加者在評審前就設計專案的個別溝通? (5) 在這種溝通空間下進行的設計,是否擁有設計師最高的發揮及質素?參與評審的人士又是否真正了解每件參選作品的創作考慮或其重點所在?

具真正質素的設計評審,實質上是需要評審者具備相當程度的設計經驗及理論基礎,同時能擁有拆解設計及能與設計品所屬的情境(包括定位、預算及技術情境)的認識及分析能力,設計師與客戶的關係,就是利用其專業手法及語言去協助雙方理解設計,是一個互動過程,設計評審並非理解為單方面的「審批」,空談一些直覺經驗或無理據支持的個人品味選取,也並非把設計品拿出來作非理性民粹式的「公審」。在 Pitching 這一過程中,在甄選效率為前設的侷限下,設計師或客戶是否有足夠的空間去達到上述的目標,促成上述的互動過程,這是值得質疑的!

畢竟現時的設計業界中,所謂「專業手法及語言」也是值得反思的!香港的設計業界向來並不重視設計理論這一東西,他們只有各自的營運模式及處理設計的方法,在處理客戶與設計品之間的理解及溝通亦有相同的情況,而業界中所發展出來的一套「術語」,大多只停留在技術及制作層面,至於設計評審的範疇,一套主流「術語」(6) 更是欠奉,這顯示出同業之間沒有一套主流及具共識的基礎設計理論,因此設計的形象在客戶眼中就顯得平面,缺乏一種深度,客戶亦會將評審的焦點落在這一單純的平面上,以他們對設計有限的知識框架去理解設計品,若能將這一套設計評審的主流「術語」介紹至客戶的層面(針對推廣公關及市場工作者),就能令他們意會到在 Pitching 中對理解及評審設計的能力侷限。

(續)

註釋:

1 香港對提供設計服務的單位仍未有全面的系統性分類,一般設計師所認識的是一種粗略概念,市面上亦沒有相關的文獻書藉去介紹本地各種設計服務單位的定義性質,4A 是指香港廣告商會的成員公司;full service 或 non-full service 是指以業務範圍下分類的廣告公司;in-house 是指獨立機構內的設計部門;freelancer 指自由作業者;agency 類別廣泛,本文則指任何介乎於客戶與設計服務的中介角色;「做廠」,一般是指附設於工廠內的設計部門。

2 此仍廣告及平面設計的職業術語,意指設計專案的預算及規模層次的兩大類別,但本地仍未有普及的文獻書藉對其作出明確定義。

3 陳嘉興,〈設計在香港的綜合形象〉(Some Conventional (Mis)conceptions of Design in Hong Kong),(Xpress. Hong Kong: The Hong Kong Designer Association, vol.8, 2004, pp.28-31)。

4 某些市場調查計劃會結合 Pitching 一起進行,商品的目標受眾會參與的設計的評審過程。

5,9 The DAS Policy on Free Pitching? Buying and Managing Design Services. Singapore: Designers Association Singapore, 2004. pp.6.1-6.5.

6 這種「術語」是指一套以設計理論為基礎的語言,例如在設計評審過程中,設計師或客戶可用上「風格定位」此等字詞術語以作溝通之用。「風格定位」,見王紹強,《設計定位》,廣州:嶺南美術出版社,2003年,頁61。

廣告

思考 Pitching(續)

思考 Pitching(續)

就上述的兩項盲點實質反映 Pitching 與設計理念及營運有著基本的矛盾衝突,但為何這種方法又有不段擴展的走勢,主要離不開下列根源:

1. 業界生態失衡,是簡單不過的供求問題,設計公司及從業員的增加未能配合設計市場的實質情況;
2. 客戶對設計營運及工序的認識流於表面及簡陋;
3. 業界未能為客戶提供一套取代 Pitching 的更佳方法(客戶認為的)去挑選合適的設計服務;
4. 從職業設計教育至設計業界都未能有效地建立和灌輸一套有關的職業道德理念。亦未能對 Pitching 這一與設計理念及營運具矛盾衝突的概念,作出深入的思考辯正。

業界生態失衡應該從相關的研究數據得以正實,但直至現今為止仍沒有相關的單位執行類似的研究,而生態失衡這現象是基於多年業內實質的經驗及觀察,同業間的交流而引證出來,從最近的調查報告中我們得知全港有大量的設計學額 (7)、而從過往某些研究調查中,粗略估計全港的設計從業員數以萬計,而相關的設計公司亦為數過千,這裏更沒有將國外回流的學生及設計師計算在內,以自由作業者執行設計業務的更無從統計,究竟相應的設計市場又是否隨著這種激增而擴大,有興趣以設計作為職業的學生及新成立的設計公司對這種形勢又了解多少?

市場這種僧多粥少的情況,是構成 Pitching 泛濫的主因,這是最簡單不過的經濟原理。大量的設計洪流湧入市場,入職薪酬偏低,設計公司精簡架構,資深設計師薪酬特續下調,惡劣的營運管理及在「包薪制」(8) 的盛行下,無論入行不久或資深的設計師都紛紛自組公司及以自由作業者形式生存,業界在這種生態之下,Free Pitching 的問題變得順理成章,或許要「生存」,就得參與 Free Pitching 這種遊戲。

反之,在 Pitching 概念中,設計事務經營者最關注的是收費的問題,卻非 Pitching 這一概念與設計事務或以設計作為一營商行為的基本矛盾,和其在業界這種惡劣生態下的前因後果!若把 Pitching 概念放入純粹的商業行為中,則發現其焦點只會落在自由市場或公平競爭等無結果的爭論中,有人將 Free Pitching 視之為一種商業機會的開放,亦有人視之為一種附帶風險的正常「投資」,所以無論 Free Pitching 或 Paid Pitching 在純粹的商業行為裏根本未能有足夠的理據去反對其合法性,或以 Paid Pitching 的邏輯去取代 Free Pitching 的存在都是不可行的,只能將 Pitching 的概念及侷限納入比較具深度的職業設計概念(這裏指設計工序的質素)及於營運生態的專業性和職業道德中思考 (9),設計師才能對 Pitching 這一概念作出旗幟鮮明的立場。

大多數設計事務經營者關注的是 Pitching 應否收費的問題,這是涉及成本的因素,並假設 Pitching 大概是現時客戶認為挑選設計服務的唯一「最佳」方法,但在涉及創意性質的設計行業中思考「成本」是頗為困難的,過往的設計教育或職業環境對這題目向來顯示出一種冷淡的態度或令其披上一層厚白的面紗,促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不外乎公司之間的競爭及對同業增長的一種「抑制」(10),「成本」在設計行業中不外乎涉及三項主要成分,即時間、人力資源及物料,其中時間及人力資源兩者至為關鍵,如何理解這兩者的關係而達至一種合理的成本概念?相信只有在市場劃分、設計層次、營運管理及設計工序中找尋答案!可惜的是,本地業界對「成本」向來只抱有一種消極落伍的態度,即對設計員工採取「包薪制」及設計專案的「段件式收費」(11),亦從未有對上述的市場劃分、設計層次、營運管理及設計工序等作出研究、出版及推廣,繼而發展一套配合層次工序的成本概念及計算方法。

另外,由於設計業界對於設計成本這一題目的研究向來並不積極,設計師的「包薪制」及設計的「段件式收費」,實質上是間接模糊了設計事務層次的分野,因為設計成本與設計事務的層次有著直接的關係。再加上創意性質的設計行業往往帶有一種「只問成果、不問耕耘」的意識形態 (12)因而令到很多本地的設計師和經營者根本就沒有真正的成本概念或不肯面對其「真實」。抱有這種成本概念的設計業界,自然會在 Free Pitching 的取態上顯得隱誨,更諷剌的是這種「只問成果」的營運邏輯卻與業界常自定為「服務性行業」自相矛盾,若以服務性行業自居就應針對設計服務的整體過程及其質素,而非單純聚焦於設計品本身,忽略設計工序的質素在既定的資源空間下對設計品的決定性影響,當客戶對設計營運工序的認識流於表面及簡陋的時候,Free Pitching 的情況就好比喻為「購物」(Shopping),客戶在需要一種設計服務的時候,實質是進行一種購物行為,大量的設計公司提供琳琅滿目的解決方案(設計品),客戶便能以最少的投入而獲取最多的選擇,省略自身在正常設計工序中與設計者互動的角色!而這種購物過程,有所不同的就是所有的「貨品」只有一次銷售機會,這裏沒有存貨、也不能分銷,若這種貨品需要投入相應設計質素的真金白銀,而沒有設計員工在「只問成果、不問耕耘」的「包薪制」支持下,你願意做這樣的「生意」嗎?

某些設計事務的經營者樂於參與 Free Pitching 這種遊戲,除了有這種「包薪制」的支持下,更因為他們的成本結構並非集中於設計事務之上,其利潤可能集中於後期制作或其它生產階段上(如設計品的大批量生產、印刷、媒介或加工等),對於這些設計事務的經營者而言,「設計」則變成一種「額外服務 」(extra service),或將 Free Pitching 的持續參與變相取代已有的營業部門 (Sales Department)。

策略

當社會對基本的設計觀念、設計工序、評審技巧的認識都不能達至相當的水平時,從客戶的角度而言,Pitching 將會是他們挑選設計事務供應者的必言邏輯、即使現今或以往並不採納 Pitching 模式的客戶,都會朝向這趨勢進發,從客戶的邏輯出發,業界的營運生態及設計師強調的專業性和職業道德,並非他們的優先考慮,問題在於業界能否提供一套客戶認為比 Pitching 更佳的制度方法去挑選合適的設計服務,而這絕對是利用制度抗衡制度的唯一方法,因此有些業界人士提議出版設計服務指南,搜羅本地設計服務供應商的資料,當然這是業界必需考慮之列,但問題是業界是否真正了解不同客戶在尋找設計服務時的真正需要及其背後的情境?若只搜羅本地一些設計服務供應商的基本資料,數張作品的照片,這是否又能令客戶了解上述有關設計公司的客戶市場劃分、設計層次、營運管理及設計工序等比較「立體」的資料?此「立體」的資料甚至包括員工的結構、年資,和流動性。另外,此指南的設計服務供應商資料,究竟要網羅多少本地的設計公司才能成為認可而具代表性的「工具書」?甚至成立一中介中心,在平等中立的前提下建立客戶與設計服務供應者之間的橋樑。

所有硬件的設立必須配合軟件的運用,事實上,本地業界在短期內是沒有可能蘊釀及發展出一套抗衡 Pitching 的「硬制度」,畢竟香港向來重視的是自由的營商環境,其次是設計服務提供者之激增及業界生態的失衡,都不是短期內能解決的問題,就長遠的發展而言,只有在對客戶和設計師雙方面的教育及推廣上作為軟件的核心,才能向著「治本」的方向邁進。但現況是從職業設計教育至設計業界,都未能有效建立和灌輸一套職業道德理念。亦未能對 Pitching 這一與設計理念及營運具矛盾衝突的概念作出深入的思考辯証。

總結設計師或客戶過往對 Pitching 概念的思考或研究是欠奉的,對 Pitching 的理解只集中在「利益」的邏輯上,很少思考 Pitching 的侷限與設計「整體性」的基本矛盾衝突,也不注重其所帶來有關設計專業及背後所牽涉的營運生態及職業道德等問題。

從現今本地客戶對設計的認識水平而言,Pitching 將會是他們挑選設計事務的必言邏輯及趨勢,除了業界未能旗幟鮮明的表明對 Pitching 的立場外,更重要的是仍未能為客戶提供一套取代 Pitching 的方法,而在思考這種方法之前,必須要理解客戶挑選設計服務背後之情境,包括對市場劃分與設計層次的理解,社會對設計觀念的正確認識,亦要理解客戶在設計評審上的盲點與正確設計觀念的衝突。當 Pitching 的基本概念清晰地顯示出與具創意性質的商業營運不配合時,所謂 Free Pitching 或 Paid Pitching 的問題亦無支持及發展的餘地。

Pitching 的模式與設計的矛盾衝突,在於客戶及設計師都不能確切的理解具創意性質的工作與商業營運間的合理關係—— 一種在設計過程的互動合作關係,而非一站式的購物行為。針對 Free Pitching 中「成本」問題實質是沒有穩固的討論及研究基礎,「包薪制」及設計專案的「段件式收費」與業界以服務性行業自居的邏輯自相矛盾,這種邏輯的混淆更擴展至客戶對待設計品的觀念及態度。而支持 Free Pitching 背後的情境更是複雜,成本結構及利潤轉移成為設計專業變質的原因。

正如本文的開端提及,解決 Pitching 帶來之問題,是牽一髮,動全身之行動!無論是職業設計的基本概念以至針對客戶認識 Pitching 問題的宣傳推廣,都需要有一整體及策略性的安排,長遠的準備更是要蘊釀及發展出一套給客戶選擇設計服務的正確方法,這一切的行動都需要有一個覆蓋範圍龐大的網絡,才能產生效應,而處理 Pitching 的問題更需考慮到整個業界及市場的發展情境,否則客戶只會把 Pitching 的界線推延至一河之隔的內地去罷了。

註釋:

7 The Design Task Force: John Heskett (Chief Author) Shaping the Future – Design for Hong Kong: A Strategic Review of Design Education and Practice. Hong Hong: School of Design –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2003, pp.54-60.

8 「包薪」制是指薪酬固定在一數目及時段下,沒有花紅或超時工資等,而工作時量的多少與薪酬不成任何關係。

10 本地有關設計預算或收費的課程內容不多,收費方式或薪酬統計的調查亦少有,很多新公司或自由作業者的營運或成長出現困難,其中原因是設計市場缺乏一種設計收費的基本參照。 有關薪酬的統計調查,可參考美國 How Design Magazine 為美國平面設計業作出的調查報告,詳情見 http://howdesign.com/db/index.asp [Access Date: 05/05/2004]

11 歐美地區的設計收費多以「段時式」計算,即服務時間愈長,相應的收費亦會提高。「段件式」收費是指設計服務以每件專案的定額收費計算。

12 美國學者 Richard Florida 研究美國創意階層的生活及工作,對從事創意行業人士的工時及作息都有其觀察探討,雖然觀察及研究背景只集中美國地區,但對本地的創意階層情境而言,仍有其參考價值。見 Richard Floride 著,鄒應瑗譯,《創意新貴》,台北:寶鼎出版,2003年。

參考書目

The Business of Graphic Design -A Professional’s Handbook.Ontario
: The Association of Registered Graphic Designers of Ontario, 2001.

Buying and Managing Design Services.Singapore
: Designers Association Singapore, 2004.

The Design Task Force: John Heskett (Chief Author)Shaping the Future – Design for Hong Kong: A Strategic Review of Design Education and Practice.Hong Hong
: School of Design –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2003.

西九故宮,不是抽水,我想替靳生說的話

%e8%a5%bf%e4%b9%9d%e6%95%85%e5%ae%ae-2

前陣子,故宮一事鬧得滿城風雨,設計界前輩靳埭強先生(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成員),曾發言認為「直接委托」建築師嚴迅奇其先生擔任香港故宮的設計,是明智的做法,此話一出,惹來不少批評非議。
首先要表明筆者的立場,對於空降在西九的故宮博物館,我並不贊同,特別是林鄭對整件事的處理手法,程序上之不義,令人嘔心咋舌,但見整個設計界對此事無動於衷,也沒有對靳先生的說話作出回應討論(無論業界或學界也是如此),因此我想藉本文去談談靳埭強先生的「直接委托」說法。(只集中在他言論上有關直接委托設計的做法)
我曾在 2004 年香港設計師協會的會刊中發表「思考比稿」一文(1),希望藉文章去加強當年反對「無酬競稿」(free pitch)的討論基礎,事件已是十幾年前的事,情況有否改善?沒有統計研究,所以不知。其實這篇文章的一些觀點,正好支持「直接委托」的做法,至少我認為在香港這種背景下是對的,文章中的這些觀點包括:職業設計是一個「整體性」的過程,當中包括與客戶間經常性的互動溝通,所以不能以「一站式」(一個比賽或作品徵集)的方法去決定誰是最合適的人選(或公司),又因設計當中涉及藝術及風格成份,香港又在「對設計評審的薄弱理解」中,特別是在藝術及風格成份對判斷有大影響的設計,若單純以整個設計工序中的 “end product”(設計品)去判斷設計是好是壞,是危險及不可靠的,其次要避免民粹式的設計公投,歷史及在設計實戰情境中已告訴大家這是危險的。

%e8%a5%bf%e4%b9%9d%e6%95%85%e5%ae%ae-1

當然文章中還提出不少論點去探討採納正確設計的是與非,但大多對應於商業設計的實務中,但西九故宮可以納入「公共設計」的範疇中,而且是爭議多年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的一部分,而國際的慣常做法也不是以比賽或作品徵集形式進行嗎?
無錯,我認同這一點,但只在於公民意識強,文化藝術水平高,對設計有理解,懂得如何討論及辯證設計的地區城市,即使如此,質素高如日本,也會選出疑似抄襲的標誌,煞停從 46 組設計團隊中選出的 Zaha Hadid 主場館設計(2020 東京奥運),那香港又怎樣?是有這種質素的地方嗎?這點我並不知道,但卻可以看看這個地方過往種種公共設計的「往績」,當年中央圖書館的現代與後現代之爭,實質是背後官僚權力之爭;十元紙幣(花蟹)的設計,當年的財政司長梁錦松一句「見仁見智」,我相信所有設計學院應該關門大吉,不要誤人子弟;第一代香港品牌飛龍 logo,由專業公司主理,調查研究過程亦開明民主,結果事與願違,劣評如潮,是誰的錯?其實是政府 design brief 的方向搞錯;最值得各設計院校拿來做教學例子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規劃,第一輪的大師作品,也不是由比賽形式選出來嗎?但為何又搞到推倒重來,大師的「天幕」作品通通要掉入鹹水海中去?正如靳先生所說,這是「浪費創意」,時光倒流,回到廿多年前的設計界盛事「全港區旗區徽設計大賽」,是當年幾乎每位香港設計師都會參加的盛事,作品百花齊放,令人目不暇給,但結果如何?結果是由權力核心直接委托建築師何弢主理。

%e8%a5%bf%e4%b9%9d%e6%95%85%e5%ae%ae-3

其實公共設計由公開徵集或直接委托的形式跑出來,都各有其優劣處,用直接委托的方式,最好有足夠的理據去交待「點解要揀佢?」,否則就會給人一種「靠關係,益自己友」的疑慮。西九故宮本應是一件單純的事情,可惜落入林鄭手中,成為態度強硬的政治事件,而大家都沒有對靳先生所說的「直接委托」作出冷靜客觀的思考討論,是因為它與林鄭的處理手法直接扣上,而又忽略所說「直接委托是明智的做法」中的「明智」,就算是商業上的設計 pitching job,熟行情的人也會先了解客戶的背景、屬性和處事手法,才決定是否參與,我想只有在本地設計界中經歷多年的同行,才會明白何謂「明智」之意。

(1) Hong Kong Designer Association : Xpress, Hong Kong : Hong Kong Designer Association, Volume 9 P.10-13, 2004

如果香港有個設計局

    最近社會上爭論文化局一事,忽發奇想,如果香港有個「設計局」,那會如何?
    又如果我是領導者,會有什麼綱領,想這個局做什麼?
    首先,我會在局中成立一個部門,是負責長期的「客戶教育」工作,與業界共同制定「客戶手冊」、網頁及中心,指引不常聘用,或首次聘用設計服務的公司,讓他們踏上正確的路,當然這個部門會制定長期的工作方案及擔當顧問角色,向客戶推廣「設計倫理」、「設計評審」及「設計管理」的知識,也計劃長期反free pitch 的推廣,定期舉辦相關的論壇,讓學生、設計師及客戶參與其中,辯證free pitch 的錯誤及對設計業界的遺害。
    另外,就現職設計師這方面,會與學界及業界共同研究設計專業化的大業,要繼建築這一設計範疇外,逐步將室內、視傳等推向真正的專業化制度中,相信這會遇到史無前例的阻力,因為當中涉及不少「既得利益者」,而「專業制度」中也實存一些公平及壟斷的問題,但權衡輕重,專業化這一路,志在必行。
    針對學界方面,資深的設計師都明白,八九十年代是香港設計業「揾銀」的年代,也是開始長期「惡性競爭」的年代,而現在則是承受惡果的時刻,設計學生供過於求,對整體行業形成「搭沉船」效應,這是因為資訊遭隔斷所形成,我們既不能奪去自由修讀設計的選擇權,但學生正確的選擇,是基於真正資訊的呈現及流通而決定,其次,無論那是一所真正辦學的院校,或只是一所以揾銀生存的學店,我們都無權阻止它提供公平教學的機會,可惜以現存的制度而言,是沒有主流評審設計學院和學生能力資格的方法,而推動專業化則可抗衡這點,更重要的是「設計局」要成立設計的「職業及就業資訊中心」,定期作出調查公佈,資料包括每年度設計師的薪酬狀況、學位與新增職位比率、設立預約服務、讓有志設計職業的學生能與不同在職設計師面談,了解設計實戰的真正屬性,繼而作出正確的選擇。
    還有……
    我這「奇想」,各位有何看法?

香港設計評論網誌(設評講座 + 聚餐)(日期更改)

日期更改如下:

日期:1月6日(星期五)
時間:晚上7:30分 至 11:00分
地點:香港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2-04室(香港設計聯會)(見地圖)
費用:聚餐自費
查詢:hkdcritique@gmail.com

Facebook group 登記:http://www.facebook.com/events/322489214436634/#!/events/322489214436634/
 
講座以Free Pitch 和設計組織為題,看到時參加者選題而定。在輕鬆的氣氛下,只要大家有什麼經驗意見,都可拿出來討論,或帶同朋友參與,主持會有相關資料及 presentation,講座後會外出聚餐。

.

客戶手冊

    我認為本地設計界急需一本「客戶手冊」,此手冊涵蓋的範圍可包括如何用「正確」的方法尋找和聘用設計師、報價需知、設計收費概念如何、基本設計程序、設計工作前的準備、客戶的責任、design brief 的介紹及範本、反 free pitch 的原則及聲明、評審方法、實務上的版權問題,更可以考慮加入「設計倫理」環節,手冊不單針對客戶本身,也針對設計師,向客戶説明不專業或沒有職業道德的設計師是怎樣的。
    其實這類手冊並不新鮮,上述的內容很多都涵蓋在一些設計團體的「專業手冊」內,或一些以“Design Business Guide”為題的出版物中。但問題來了,這些出版物通常都以「設計師的……」為大標題,坦白説,客戶是不會看的,原因是客戶會覺得這是你們設計業內的事情,與他們無關,而客戶只是購買服務的人,干嗎要那麼複雜?
    若把這種手冊的標題改成為「設計客戶的……」,開宗明義是針對客戶而來的,效果可能會好一點,但這也是不夠的,客戶手冊出版了,若只分發給設計師,或長期放置於設計書店的架底,或留在客戶不到訪的設計中心有待索取,到頭來只會是大龍鳳一場。多年前香港設計師協會 HKDA 也辦過反 free pitch 的行動,也有類似專業手冊的東西出版過,但現今的設計生態似乎沒有什麼改變,Free pitch 仍然橫行,客戶仍然強行索取 source file,一樣對設計工序和 design brief 充滿無知……
    最終問題是如何把客戶手冊的內容傳達給客戶及發揮作用,而客戶手冊的定位一定要是一種類似「聯合聲名」的姿態出現,多於一種可有可無的參考物,其傳播途徑也需有策略性的設計和考慮,記住!客戶是不會主動或自願接觸這類資訊,設計師與客戶的互動永遠都只會存在於一種具利害關係的「政治角力」中,但如果你是右翼的自由主義擁抱者,認為客戶手冊宣揚干預自由的行為,或不接受類似家長式的規範,相信一切交由市場決定,那就不必理會它罷了!反正設計不是一種真正的「專業」,客戶手冊的內容也是不能強制執行的守則,如果你不是這類右翼自由主義思維的設計師,那就請思考「客戶手冊」的存在意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