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設計靚嗎?

當你委托設計師為你設計辦工室,完成後慶功,同事都為新的辦工室歡呼喝彩,你再邀請客戶或親友參觀,訴說你用了高昂的價錢去弄出來,問到新的設計怎樣,但他們卻當著你面前,毫不留情或隨心所欲地百彈猛踩,令你顏面無全,你回想之前與那位設計師合作,你如何給與意見,你如何具權威地審批設計,你滿懷品味自信的去完成設計師為你而作的設計,但結果如此,你從此不提新設計的辦工室,心裏卻怪罪那位設計師。
另一邊廂,那位設計師又怎樣想?在設計進行時,意見(comment)蹤橫交錯,你(客戶)的意見更是明燈一盞,在開會的時候,只要你的高見一出(或先出),身邊的同事下屬便會眾聲認同,你的主意一變,就代表你對設計的執著要求,永遠千垂百鍊,精益求精,即使設計方案的時間預算有限,設計師也不會逆你意,因為你是客戶,你是米飯班主,設計師賣的是時間服務,你買是個人的完美主義,設計師對你的意見永遠都是表面認同,事實上只想盡快完成方案,逆你意,便會糾纏不清,節外生枝,方案完成時間更得一再延誤。往往在人前那是設計師為你而設的作品,在人後,設計師都不提那是出於自己的手筆。

以上雖是虛構的情節,但卻是不少客戶及設計師的寫照,港人的設計觀,往往只聚焦在美不美,有否創意之間,少有思考流程、評審等重要環節,其實當你去問「我的設計靚嗎?」,那實質是一個咨詢的環節,客戶或設計師可以很輕易的說出這句話,但對於專業的設計程序來說,就來得非常簡陋。 我以往向同事解釋,在設計上,給意見或收集意見是有技巧的,是有目標、時序及階段性的,不是隨隨便便的找些人來說說看,就代表你很開放民主及集思廣益,否則那只會打亂設計師的思路發展。設計開始時適宜廣納意見,但也需在設定的範圍之內,那多會是你設計方案的目標受眾或用家,利用焦點小組(focus group)的方法會有幫助,當然小組內的訪問者人選,也需有理據技巧的甄選出來,第一階段大量收集回來的資料意見,經分析、分類和歸納,設計方向的雛型便會漸露頭角,設計師可循著這方向去思考,或可結集資深的設計師共同參與,把設計方向的雛型再精鍊一層,當設計越向前推進,你所收集意見的人會越少,也會是越高層或資深的設計同事,若設計發展到原型(prototype)階段,便需回到目標受眾或用家的意見回饋,再把意見總結,將設計原型修改為成品,而不是隨隨便便,找些見識品味各異的公司同事(秘書、會計或見習文員),一些不知事件上文下理,或完全不是設計的目標受眾或用家的人,用既不科學的方法,來徵詢他們的意見,或來個小數人的「設計公投」,那是最不智及愚昧的方法。 在專業的設計工作上,「給意見」並非簡單的事,在設計師的同事、上司、客戶及用家受眾間,都有不同的溝通技巧,都有當中的權力及利害關係,一些人給意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腦海裏用詞貧乏,未經思考便可隨口搭上靚、醜、怪、型、舊等抽象的直接觀感,而有權力的人則往往只喜歡給意見,卻缺乏「聽意見」的能力,而聰明的便懂得把權力擱置,有耐性地聽取對方最真誠坦率的意見。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實戰的價值

    最近香港設計中心有一份新的調查報告出籠 “A Study on The Framework of Hong Kong Design Index",值得支持參閱。
    但有點兒感慨的就是這麼多年來,對香港設計的研究報告漸多,但實質對設計業內的影響如何,產生什麼變化?帶動什麼改變?似乎無人問津,報告出來了,顧問收了錢,交了功課,就是如此。
    我在這十幾年間,看過三份這類報告(不包括今次的),也收過這方面的問卷調查,知道項目會辦 “focus group"(焦點小組) ,但總覺得這種形式的研究,某些方面會淡化及「觸及不到」,問卷內問題的設定,及焦點小組的對談,都似乎基於某種「調研」上的學術方法或形式進行,我不是否定這些報告的價值,只是覺得有一種更有機的實況,是這類報告觸及不到的,例如很多調查研究不會問:「如果給你重新選擇,你仍會選設計作為你的終身職業嗎?」,或一些在調查技術上敏感的數據,如由 1997 年至 2010 年間各級設計師的平均薪酬走勢等。
   很多時在研究中受訪的對象,會否因為其角色或心理因素,說出真正的看法?這是現今很多「調研」針對的問題,其實要了解上述的「有機實況」,莫過於游走在不同「實戰」的情境中,親身感受那些在「調研」中觸及不到的因素,因為很多有預算的調查研究,總是由上而下,由學術機構的項目主任,或某某機構的部門主管負責,以為能作出比較客觀的分析,但往往只是空中樓閣,未能感受真正的「民情」,或研究結果只是一堆「客觀」冰冷的數據。
   其次是報告出籠後又怎樣?多年前 Design task force 的 “Shaping the Future: Design for Hong Kong” 報告,今天回看有何感想?重要的是報告出籠後,有沒有廣泛的浸透到目標群中,有沒有引起廣泛的辯證和討論,繼而牽動不同的建議或行動,不是各自各的「交功課」罷了。

我所指的所謂「有機實況」例子,可試收聽以下網台節目:
香港人網節目:(職場起義)2011-02-25 第三節「創意market停!」
注意節目中後段有關本地之創意生態(節目內容含大量粗口,不能接受者勿聽)

http://dl3.hkreporter.com/files/new/revolution_2011-02-25_3_417c.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