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客世代

3D_Printer_-_Printing

由美工到設計師,繼之設計顧問,現在Maker「創客」出現了。
現今在職設計師的工作模式,多是概念構思,再在電腦上繪圖,而實物的 Prototype 多交外間的工作室或「打板」公司製作,而製作費也非便宜。而 Maker「創客」,最簡單的理解,類近現今的「手作人」,當然創客的概念範圍會更為廣闊,總之由概念構思到親自「落手落腳」,把東西做出來(包括成品或 Prototype)的人,都可稱之為創客。

在一般設計公司或大機構當設計,會明白設計方案的策劃及執行程序是如何繁複,但創客的創作形式則不同,當避開了公司的層層架構或繁複的人事決策程序,創作更顯靈活自由,因創客多是業餘性質,創作出來的東西,成功的會有人賞識,或有更好的發展機會,就算失敗,也不需負上什麼沉重的商業責任,創客就像打遊擊一樣,成本低,自由靈活,偶爾便會殺出一條血路。

現在歐美國家,都有很濃厚的創客氣氛,各大 Maker Faire  紛紛冒起,互聯網上也有不少活躍的 Maker 頻道,Maker 在歐美國家的湧現,首先與其文化及生活空間有密切關係,當創造成為一種普及興趣,也樂於從自行製作(DIY)中尋找滿足及自我完成,再加上生活空間廣闊,不少人都能有自己的工作空間,地庫車庫經常改裝成工作室,在這種環境下,Maker 的孕育自然變得容易。事實上,近年催化 Maker 冒起的兩個主因,分別是個人化製作技術的普及提升,最重要的莫不過於 3D 打印的出現,令很多部件及Prototype 都可以更便捷及低成平的製做出來,而設計軟件,製作資訊在互聯網上的普及也幫了一把。

要推銷一個單純的設計概念,和推銷一個已經測試的 Prototype 是不同的。以往不少紙上的設計方案遭遺棄,因它仍停留在一想像的階段,但若能以較低成本把 Prototype 做出來,把它放在真實的情境中作測試,那設計的説服力便強得多。
第二個主因是「衆籌」crowdfunding 網站的出現,一件産品能否在市場上成功,非單是設計本身的問題,背後還有很多市場因素,如價格、定位及競爭對手等,而大企業有能力在産品設計前作較全面的市場研究,但獨立的 Maker 就未必有這種能力,而衆籌網站就能夠把設計直接呈現於用家眼前,由用家用支助形式去令設計面世,若能集合足夠的家用支助,達到預設的金額目標,該設計便能獲得這筆金額去起動及實踐出來。衆籌網站對Maker來説是籌集資金的一條途徑,因為衆籌網站能直接面對潛在的用家,因此一些大企業,也會利用衆籌網站來作為新設計的市場測試。

現今全球各國都認定「創新力」為國力的第一要素,Maker 更被視為是新一波的設計生產模式,若香港人仍只視 Maker 為一班業餘嗜好者,那眼光視野就太短淺了!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Photo: From Jonathan Juursema (Wikimedia Commons)

廣告

Project P:膠喉傢俱

任室內設計師的朋友 Kamric To 上年參與設計展〈地毯、橫額與皮革—升級再造實驗展〉,利用室內裝修剩餘的膠燈喉(用以內藏電線的膠喉),製作upcycling 產品—膠燈喉燈飾,在製作的過程中,他介紹了一些相關的方法及工具,興之所至,我也設計及製作了一些燈飾,在設計及製作的過程中,我發現這種物料非常輕便、耐用、堅韌及價廉,加上製作所需的工具非常簡單,因此可塑性甚高。

我沒有像樣的工作室,也沒有重型的器材讓我製作大型作品,這裏所有的作品,都是在百多兩百呎的空間內製作及存放,只利用手頭上一些輕便的工具便可完成,沒有耗電量大的切割工具,不會製造噪音,因為物料非常輕便,購置及運輸方面可一人包辦,有段時間,我甚至把物料拿回家,在大廳製作也可。

起初設計一些簡單的燈飾,但想到除了利用膠燈喉外,其實還可利用其它粗大一點的膠水喉,製作大一點的東西,於是便嘗試以膠水喉設計一些傢俱。
我曾經在一些公司的研發部工作過,每一新項目,必先上網作資料搜集,以膠喉(PVC pipe)做創作,並非獨有,只要上 youtube,會看到用膠喉製作樂器、玩具等等,至於傢俱,也有用這類膠喉製作的,甚至有相關 PVC pipe furniture 的書藉出版,膠喉傢俱,並非首創。在香港,走經街坊市集,有時也見攤販利用膠喉製作一些支架工具。

其後與Kamric 談及這類 PVC pipe furniture,都覺得現存的設計都欠缺美感,或缺乏一種經 「設計」過濾的感覺,在理念上也不夠完整,從這點出發,我會問為何要發展這類膠喉傢俱設計?它的優缺點何在?放置於整個現存的傢俱市場中,它的位置是什麼?其次思考它的製作脈絡,相比於大批量生產的傢俱,論價格及質量,這種膠喉傢俱的意義是什麼?

要從優缺點開始思考,據我的製作經驗,它的材料輕便、價廉、容易裁切、生產工具簡單、部件易於組合分離,因此能節省存放空間,製作技巧也非常簡單,無需太多的技能經驗也可,因此特別適合 DIY 模式及 “ tailor-made ” 的需要,品種也容易開發。而缺點方面,它始終是以PVC 膠喉為主要物料,膠喉有一定的「彈性」,在大型的傢俱上,仍欠穩定性及支撐力,但若非「過分」的使用,相信足可應付一般需要,其次是物料的購置及收集,或能否循環再造等環保因素,這次展覽的作品,材料是由五金店購入,成本低廉,當然最好能有 upcycling 概念的回收系統(以PVC 膠喉而言,upcycling 的回收系統是從各建築或裝修工地回收剩餘的膠水喉或燈喉),但這類回收系統也有相應運作成本,實際可行性不高,原因是這種物料本身已非常廉價,若為了以回收物料來降低成本,相比之下,價值不高。因此在環保角度而言,只能強調它是“無木”及低耗能生產,物料能否回收再造,則需另行設計一套回收方案。

隨便走到坊間的傢俱店看看(實惠、宜家或日本城),那些傢俱的價錢質量是非常大眾化的,任何以手作形式的生產,在價格上都不能與在國內生產的大批量貨品相比,即使膠喉材料非常便宜,製作上也需相應的手作工時,這次展覽的作品,我相信只有三分一能做到材料費、工時及模擬定價三方面的平衡,而這些膠喉傢俱設計,目的並非只作為一種藝術或「設計品」的角色看待,而是希望能在實際的環境中有其作用。

要替這些設計在實際的環境中找一位置確實困難,從事過開發的朋友都會明白,單是好的設計並不代表能在市場中「長久」的生存下去,關鍵是用家對產品能否有一種「值得」(worth)的想法,要產品能可持續的發展下去,要有產品的生命周期、產品線及多樣性等的考慮。對膠喉傢俱的優缺點有了解,便明白它不能以一般貨品的形式推廣到大眾市場中,反之要強調它非常輕便、容易裝嵌、適合 DIY 模式及“ tailor-made ” 的需要,這種設計是非常切合「流動」或特殊大小的空間環境。

綜合上述各點,其生產模式應以小型 workshop 為主,這類 workshop 是替每位有不同需要的客戶度身訂做其傢俱,由於生產工具及製作技巧極為簡單,而所需的空間也有限,相信成立這種workshop 並不困難,甚至可在家中製作,再配合網上的行銷方法。除了小型 workshop 外,要推廣膠喉傢俱,也可考慮把設計及製作經驗制定為課程,直接教授用家自行創作。

今次設計的膠喉傢俱,令我回憶起孩童年代,流連於樓上樓下的港式「山寨廠」,它們總愛利用「萬能角鐵」去自製所需的貨架或用具,而膠喉傢俱的設計意義,則在於利用自己的方法,對空間的需要或限制作出對策,不知這是否屬於香港特質的設計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