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管理 3

之前有兩篇文章,都與設計管理很有關係。

第一篇是「設計是溝通的工程」,這篇很集中的説明現今設計工作及流程的性質,這與現今的資訊科技有莫大的關係,資訊科技令到豐富的視覺資源隨手可得,以往設計師把意念視像化 Visualize 的技能,隨著科技變得不被看重,取而代之是概念、策略、方法、材料及元素間之選取組合,這一切實質是需建立在一套思考、討論及溝通的方法及系統之中,整體而言,運作的就是一個溝通的工程。

暫不談思考及討論的方法,設計管理就是要建立一套溝通系統之上,從 Design Brief 到最後的評審,都要在這套系統中運作。職業的設計運作,它不是藝術創作,總有時間、人力及創作資源上的限制,所以要透過一套系統把它「框架」起來,免得給溝通不足而帶來的誤導、「遊花園」,甚至是權責上的問題,亦都是不利於設計成本及資源上的限制。

有設計師質疑,本地的設計工作及客戶,性質根本不能融入這套理想化的系統中,無錯,這是現實,但就是因為這種現實,本地的設計管理才來得簡陋、山寨和落伍,那只是一個客戶與專業間之角力,而非專業內對與錯的問題,除非你放棄專業,向現實低頭。

也有本地設計師質疑,設計工作的性質多變及具創作性的,根本不能納入一套有規有矩的系統中運作,這也是一個很大的誤解,「系統」並非不能夠容納創意或多變,而是在系統中如何設定創意及改變的空間,荷里活的電影業,制度及系統比港產電影高出百倍,反之港産片的「執生」文化,看不出其創意會高出人家多少來!

談設計管理,先要有「系統」System 思維。

廣告

奄尖與豁達

曾有一份設計工作,和朋友(創作人,同時也是客戶)一起合作,在創作的過程中,這位朋友希望大家能有多一點的互動,希望不斷有意見、觀點或批評跑出來。

這令我聯想到一些自己的經驗,多年與創作人的接觸中,發現從事創作多年的人,在看待或評賞創作,通常會有兩種態度。

第一種是對作品的要求愈見個人化,而這種個人化並非是一種單純的主觀取向,而是一種匯集,是一種從長久經驗中,不同人事意見的累積,再由創作者個人過濾歸立出對作品的一種要求的態度,這種過程中,是非對錯在他們而言是很明確的。換句話說,這類創作人,創作資歷愈高,則作品愈難於通過,即「奄尖」。但卻容易犯上主觀及包容性低的毛病。

第二種則剛好相反,除了一些明確的犯錯外,對作品的要求傾向寬鬆,也愈來愈能接納不同的價值取向,或許可以說是豁達,至於原因,可能是在多年面對不同人事意見的過程中,是非對錯的接納選取,漸流向於「似是而非論」,在評賞過程中亦不段抱有懷疑的態度!這類創作人,創作資歷愈高,對作品的態度愈具彈性和寬鬆!但卻容易冒上質素參差的風險。

而我則傾向後者,在和朋友的工作中,朋友總是希望我對作品能有多一點意見、觀點或批評,但坦白說,不是不想提出多一點,只是覺得有點兒累!累是因為除非一些主要的犯錯外,意見很多都是「似是而非論」,問題在於是否敢於運用!

以往的工作(創作)中,當創作傾向於一種工具性時,正如設計,是需要向別人交待的工作,這種創作過程往往就屬於一種「集思」的性質,意念跑了出來,就要面對很多意見的調整或教育。以創作作為工作的人,都會明白剛跑出來的意念,就像剛出生的嬰孩一樣,大多需要教育才能成形,但我們可以想像,一個人如果只受一種單向的教育是有點危險的,所以這種「集思」,意味著意念經常需要透過多人的「教育」,才能把它提升至最好的境界!

可悲的是,一件作品,要過五關,斬六將,過了美術總監,過了老板,而老板再將作品向公司內外各專業或非專業的同事,作似是民主式的意見徵詢,滿以為經過「教育」的洗禮,經過不同人事的意見、觀點或批評鍛鍊後,已經能呈現作品的真理所在,誰不知當作品到達客戶的眼前時,一句「唔鍾意!」,任何真理也要倒下來!

可能你會想,這是否在創作的過程中出了某些問題?或根本上林林總總的意見對創作起不了作用?但對我來說,這些答案已隨年月顯得糢糊!

當用家成為設計師

用家成為設計師!職業設計師一定有這樣的疑問:「用家並不專業,設計出來的東西一定問題多多,不是在大批量生產時有種種的技術問題,便是對市場理解片面,總之會有林林總總意想不到的問題」,另一邊廂,一般企業的研發或設計部,往往設計流程單向,縱使有市場調查的協助,概念開發總是企業內自家的「封閉」式運作,遠離社會活生生的有機性,用家如何成為設計師(業餘設計師)?講者 Charles Leadbeater 由越野 BMX 單車的出現說起,解說「組織」及「用家自發」式創作的衝突及優劣利弊,提出可思考 “ in-between ”  形式的新做法,組織或企業可設計一平台,吸納用家成為開發及創作的資源。
中文字幕可按短片左下方之 view subtitles

講者資料: http://www.ted.com/speakers/charles_leadbeater.html
有關倫敦 Demos: http://www.demos.co.uk/

設計就是政治(二):資源分配

早前台灣五都選,Youtube 有一年青人被訪短片,該台灣年青人說道:「即使你不管政治,政治也會來管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當我修讀社會科的時候,對社會政治有一解說 —— 政治是設定一種政策和權力的授予,去處理社會資源分配的問題。或許你會想,什麼是社會資源,個人與社會資源有何關係?但在香港,因為缺乏通識及政治教育,我們對這些資源分配的理解,大都是無知、誤解及充滿迷思。

社會上有什麼資源?這些資源屬誰?是個人的?或是共有的?弄清這些基本問題後,進一步的問題就是使用,或與一切有關這些資源的權利和原則(法規和政策)。舉一例子,如果「居住」是一社會問題,我們要設計一方案去解決這問題,首先我們會計算,我們手頭上有多少資源,這些資源屬誰,使用權如何,或如何有效、公平地去運用這些資源去解決「居住」這一問題,在一個國家,土地是一種社會資源,但這資源屬誰?看香港的「高地價」政策,再看新加坡的房屋政策,兩者都可看成是一種設計,亦可比較兩者的背景、成因及理據,那裏的「設計」能解決居住問題?可惜的是,我們從小就被一種意識形態灌注入腦,認為「居住權」是一種商品,有能者才能有之,卻沒有意識到它是一種人民的基本權利,必須透過合理的社會資源分配而達成。

那位台灣年青人說得對,即使你不管政治,政治也會來管你,除非你能完全脫離社會,跑到深山做現代魯賓遜,否則自你出娘胎起,你一生人的衣食住行、教育、醫療、婚姻、就業等等,一切都受著社會「資源分配」的擺佈影響。

任何的設計都有種種資源的限制及分配,而「資源分配」更是學習設計思維中重要的一節!

有關香港的「高地價」政策的「設計」,可參看:
《地產霸權》
潘慧嫻著
天窗出版社有限公司,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 2010 初版

與設計一起生活

自小對家具的印象,絕對是木製;無論是睡的床板、坐的椅子、吃飯用的圓檯、掛衣服的衣櫃、廁所內的層架板等等。無一不是以「木」作主要材料。為什麼?並不是我們特別偏好木製用品;其實理由很簡單,因為爸爸是個木匠,亦是俗稱的「三行」師傅。家裡大部份的傢俬,差不多都是由他一手包辦。爸爸是度身訂造的家具總設計師,也是手工出色的製作工匠;原來自小已與「設計」一起生活。

在八、九十年代的香港,「設計」是一個既陌生又具吸引力的詞匯;當設計師總比起在呆板辦公室工作,來得有個性。當時對「設計」的概念一竅不通的我,又怎會想到以「設計」作為自己的職業呢?但世事往往未必如你所料,眨眼間,從事設計行業,已超過十個年頭。「設計」除了是一份職業,還有什麼可能性?「設計」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設計」除了由歷史源頭說起,也可從一些設計人身上去學習;日本設計師原研哉 ( Kenya Hara ) 在《設計中的設計》Design of Design 中認為,在廣義層面思考,「設計」就是將人類生活或生存的意義,透過製作的過程來解釋的意圖。而在日常生活中,也蘊藏著無數設計的可能性;生活周遭無數文化累積而成的物品,我們往往未能察覺到其價值,這些看似平凡的生活細節中挖掘出細膩且令人驚訝的獨創性,才是「設計」。

「設計」似乎無所不在,在我們平凡的生活中,不平凡的存在著;只要利用敏感的觸覺,再加上有獨特的創作力,「設計」就會在我們身邊,以各種形態浮現出來,而且每次也帶來不同的驚喜。

月台座椅

在港鐵月台設立的坐椅,安裝在大柱上,可供乘客候車時歇一歇腳。

或許有人會問,這些椅子設計得太狹小,坐上去不太舒適,歇腳還可以,坐得久便不成,相信港鐵月台的空間能安放較大的坐椅,但為何坐椅那麼狹小?

這種坐椅令我聯想起剛訪港的 Donald A. Norman,相信修讀設計的朋友都會認識他,特別是修讀產品設計的同學,一定認識他的著作 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他提及很多設計與心理的關係,近年更專注於 Emotional Design(情感設計)的範疇,Norman 曾提及並非所有的設計都是為了給我們帶來便捷舒適為目的,而有一些設計卻刻意為我們設立障礙,為的是另一種目的,例如把進門的把手設計得比一般高,我們會感到此門奇怪及不方便,但目的卻是讓小孩不能輕易觸及得到,使他們不能進入該房間或通道。

其實很多的公共設計都會利用這種方法,去限制使用者的行為,港鐵月台的坐椅,使你不能長時間的「享用」,但反觀港鐵西鐵線的月台座椅就非常舒適(下圖),那是什麼原因?是候車時間的分別,管理者的思維喜好不同,還是對使用者信任程度的差異?

Donald A. Norman 有關 Emotional Design(情感設計)的演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TgxeqaA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