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的隕落

最近看了一連串藝術及設計展,不其然對「工藝」(craftsmanship)有百般的感慨和聯想。

回想多年前,我的第一堂設計課,是教授運用「鴨咀筆」(兩片尖長金屬夾在一起的筆)的技巧,運用此筆,需將調至濃淡適中的顏料,加潻到兩片金屬片之間,再要氣定專注的才能畫出一條直線,因為顏料的濃度和落筆的快慢,線的兩頭必會肥大,畫線後需用白色顏料修正兩頭,使一條直線的兩端更為完美。

上述的例子是一種「手、心、眼」的訓練,不只是一條線,當年在設計中的工藝培訓,是希望我們的「手作」能力,有追求像機器生產般的準確性,要做到一絲不苟、分毫不差。後來協助設計的繪圖軟件多了,在電腦上畫一條直線,一個百分百的直角,便不需利用長時間訓練的「手、心、眼」能力,只需在軟件中輸入數據,便有完美的線條圖形,一條線的粗幼、圖形的大小位置,都可以靠數據及一些軟件功能完成,其實這類設計軟件是一種 “ de-skill ”(去技能)的東西,目的是為了其普及性,即任何人不需長期的技能 (skill) 培訓,便能容易上手,做出想要的東西。雖則如此,但這些年頭,看見設計師或學生對工藝的追求,並沒有因為電腦或其它工具的進步而提升,而且每況愈下,那是什麼原因?

純粹個人觀感分析,我認為這是與成長歷程及社會文化有所關聯,我們那一代人,兒時興趣多傾向於工藝性,喜歡自己製作。當年很多年青人都是模型愛好者,追求的是像真性,其實是一種高技巧的工藝訓練,當年砌一個約三吋高的模型士兵,便要精確的替其眼晴上色,若認真的去砌一件模型,可能要花上不少時日,完成後會放在陳列架中,讓人長期的去欣賞你那精湛的工藝。但現在的年青人喜歡什麼?他們熱愛的是強化「反射神經」的電子游戲,及生活在網上的虛擬世界,出現了一個星期的事物已變陳舊。

潮流及社會文化也是關鍵的因素,新一代人與戰後嬰兒潮成長的不同,他們不是成長於現代主義的高峰期,他們對太功能、高標準、太規範的東西都不以為然,甚至厭倦,經歷過後現代,受現代社會的後遺衝擊及反思,很多都不自覺地落入一種「不願長大」(即不滿成年人世界)的文化狀態,Kidult 的出現,設計也進入「童稚化」的年代(如不少插圖師或平面設計師都以一種「模仿小孩子畫法」的風格自居)等,都意味著小孩般的粗枝大葉是理所當然,是可以接受的!(當然亦有人會感到那是童真的可愛)

縱使電腦能解決技巧的問題,如要將一句標題放在頁面正中的位置,無需操作者具「手、心、眼」的配合,只需在軟件中按下「置中」的功能鍵便成,但若操作者連這個鍵也懶得按下去,事事差不多便算,那工藝的隕落,絕非技巧培訓的問題,而是心態上的問題。今天若碰上忠於工藝的前輩,或追求提升工藝能力的後輩,心裏都有一份莫名的敬佩和欣慰。

Photo from Wekimedia Commons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