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攝影 下

視傳設計有「形式、功能」和「內容」範疇內之評論角度,上篇談到的涉及內容部分,若談形式,就是説形式所産生之功能,有否達到要傳達信息所需之目的。

要評價快樂攝影之形式運用技巧,當然如上篇所説,最好依據設計者及客戶所定立及具共識之Design Brief,才能確定要傳達信息所需之目的,當中自然包括其市場策略及目標受眾等資料,這様的評論自會更具質素。

快樂攝影之平面廣告,主要以各自不同性別的年青男女及小孩,手持相機,面露笑容的相片為主(小孩和年青男女似乎是一對對的組合),再配以方格內藏快樂攝影四中文字,而快與樂之間則有一點分隔,再加上一些細字資料,相機正面圖像和商標,構成一簡潔有力的平面廣告。

商業成分重的視傳設計常是由大量的「推算」所構成,相片中所有的元素,都有形式和功能的考慮,如快樂攝影中的人物,他們的樣貌、衣服風格、飾物等,都有某種「符號」的考慮,目的是針對其目標受眾,而此平面廣告中「快樂攝影」四中文字,用的不是現成字款,是度身而設計的字體,其筆劃造型也具符號性,圓潤、長短間也能帶出一種輕快的節奏,不是小孩子字款,也沒有一般正規基本字(宋、黑、明)的嚴正中性,相信能配合此廣告的風格定位,唯獨在快與樂之間的那一點分隔,則不明其目的所在,通常文字間的點,有停頓分隔之意,在此可暗示快與樂可各自伸延至一獨立意思,但整個廣告策略好像都沒有帶出這點。

廣告

淺談「設計術語」與設計教育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近來常掛在口邊的一些字詞,就是那些「風格化」和「開發及研究」等。有些時候,朋友不明白我所指的是甚麼,所以我必需再作詳細的解釋。設計中「術語」運用的貧乏,反映了一些有關設計教育的問題。

「術語」是一個「中性」的名詞,沒有負面的意思,只需考慮是否在一個適當的時侯運用,意思是要考慮對象聽眾,有否明白術語的能力。術語其實是某種特別經驗或專門知識的命名,作用於能在一詞之間表達出一種冗長的知識經驗,有利在特定對象中之間的溝通,而在術語的背後是一種「共識」,能成為術語的,其背後的知識經驗必定是得到相關人士所認知的。

如果設計是分為「普及」和「職業」(註1)兩種,我們就有必要清楚術語在這兩種設計之間的性質關係,很可惜,我們在香港完全看不出設計術語所帶來的效應和作用。在普及設計的範疇,我們擁有甚麼有關的字詞或術語來述說設計?我還記得修讀設計的時候,朋友常問我修讀那一範疇的設計,我會回答:「平面設計」,但他們大都不明白「平面」的意思,直至我向他們解釋這是有關書刊、包裝或廣告等的設計,他們才會明白,不知大家認為「平面設計」一詞是一個普及的「術語」,還是只有職業設計師才明白的術語?事實上,除「平面設計」外,我們還有「視覺傳意」、「資訊設計」等等。而對一些未考慮涉足職業設計的人而言,他們對於設計的理解認識,也可從他們用於設計話題中的字眼得知一二。

而在職業設計的範疇,我們又擁有甚麼有關的字詞或術語?我們百分之九十用於職業設計的術語,都是製作或生產範疇的技術用語,如印刷或電腦上的術語,對於真正運用在設計管理、程序、思考、創作和評審上的術語又有多少?我想這點各位現職的設計師必定心中有數!多年前我在國內書店發現了一本名為《設計定位》的書,而內裏則有「風格定位」一詞,在香港,日常設計工作中常有「市場定位」一詞,但「風格定位」卻為之罕見,但若「風格定位」成為本地職業設計的流行術語,那會對我們的設計程序會有甚麼影響?

正如前文所述,「術語」的背後是一種「共識」,這種共識多建基於一種知識的沉澱,透過有系統的傳授,令到這種共識有效的擴散起來,如果每一間學校或設計學院都不認識在設計上是有一種具價值的知識沉澱,反之在基本的設計知識層面裏各施各法,各自演譯,這樣一種有利於普及或職業設計溝通上的「術語」是永遠都不會出現的,我不是反對教育的多元發展,但最差的就是在任何情況之下,我們都拒絕承認這一套用術語表達的基本知識,硬要將一切化約為不用思考的語言,或用「拋書包」去形容那些運用「術語」的人,把一種具價值的知識沉澱(基本的設計知識),藉無邊際的「創作自由」態度來拒絕認識!雖然在不適當的情況和對象下運用太專門的術語是有礙溝通,更不贊成無時無刻的知識賣弄,但若大多數人都對一些基本術語有所認識,這才顯露出社會文明質素的提升,而不會把非理性的「反術語」淪為民粹式的反智行為!

註1:「職業設計」,顧名思義,就是指將「設計」這一行為納入職業性或工商業的生產過程中考慮,當中涉及的客觀條件及限制也比較多,如營運模式、生產力、收費支出、時間及人力資源等等。反之「普及設計」,則把比較廣義的「設計」行為納入日常生活中,例如我如何設計出每天上學上班最短最快的路程,但對於「設計」一詞的定義,仍在眾說紛云之中,以上的「普及與職業設計」,暫知仍屬筆者的個人認知,不知會否成為一種流行「術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