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的道德修養

「設計師的道德修養」,這是一個何等大的題目,即使如此,也有需要討論。
向來香港談到這方面的題目,都只會集中在「抄襲」這方面,說這是抄襲誰,那又是抄襲誰,好像在大家的腦海裏,設計師的道德修養就只有「抄襲」與否,其次就是運用現成素材(或稱為 clip art 的東西),即它隱含一種懶惰及欺騙成分。坊間一切有關設計道德修養的討論,都只集中在這些東西上,多年來也是如此,實在令人感到沉悶,即使只談抄襲或現成素材,多年來也見不得有什麼深入的討論。

如果大家有看過周星馳電影《喜劇之王》,便知道當中也提及《演員的自我修養》一書,以此反諷本地電影行業的專業實況,古典自由主義大師亞當.密斯 Adam Smith 的《國富論》,相信很多信奉自由主義經濟的人都看過,其實他高舉自由之餘,還強調道德的重要,當大家只看重他的鉅著《國富論》,卻忽略他另一重要著作《道德情操論》,也是一種遺憾。道德和修養在香港是極端的,有人事事以此鑽牛角尖,有人卻從來不聞不問,避而不談。

論「設計師的道德修養」,大家可能聯想到行業的專業操守(code of conduct),如果你是設計師,正在閱讀此文章,你可能會問:「我從事的設計行業有專業操守嗎?若有,我不履行又如何?」,事實香港確有設計行業的專業守則,我曾經看過不同組織發放的專業守則,可惜大部分的設計師也不知其存在,就算知道也不會認真對待,除非那是真正受監管的「專業」設計,及有法律效力的條文,否則一切都以金錢至上,客戶為先。不是一切的道德都依附在法律之上,一些行為沒有法律上的監管,但我們總會知道那是應做與否,例加法律沒有強制每個人都要成為環保分子,但我們都知道應該做好環保工作。

最實在的方法,是由教育開始,我曾在以往的一些文章中,提出「設計倫理」這一題目,我知道只有極少學校會教授這科目,而設計倫理探討的是作為一個產品設計師,會否只著重眼前利益而設計出對世界有不良影響的東西;作為一個視傳設計師,會否只著重眼前廣告的 sound bite 而發放不良的訊息;作為一個室內設計師,會否只為遷就客人的喜好而設計出危及途人的裝飾結構。
我認為設計倫理更可伸延至上述設計行業的專業守則,探討設計師、用家及客戶三者間應有之關係,外地一些設計組織,早在設計學生仍未畢業時便會介入,介紹專業守則及相關的職業操守。而本地的情況卻剛好相反,學術永遠是神聖不可侵犯,「職業」切勿介入干預,只有留待學子畢業後進入真實的世界,才去考驗他們能否堅持心中的道德情操,實踐優質的行為修養。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反對資本主義?

上星期六的「佔領中環」行動,是響應全球各大城市發起的運動,今次「佔領中環」由多個社運組織聯合進行,先在交易廣場聚集,後進駐匯豐總行大樓下的空間。當天到場一看,最大的橫額是「反對資本主義」,其後是「打倒金融霸權」,當然還有其它訴求的橫額。

現正拜讀 Adam Smith 的《道德情操論》,Adam Smith 是自由市場經濟的老祖宗,有學者說看了他的著作《國富論》,也應看其《道德情操論》,否則容易對其某些理念有誤讀。 除此之外,《道德情操論》中前段論同情及激情,當中提到激烈的情感宣示行為,目的是讓旁人產生同情感,但若這種激烈情感宣示背後的原因不明確,或不能與旁人產生共鳴感,這種激烈的情感宣示不能起作用,有些甚至帶來反效果。

因此具策略思維的社運人士,都明白行動前「論述」及其宣傳的重要性。無論他們的理由是否正確,「反對資本主義」這面旗幟,對港人來說,大都不能理解認同。

同樣在設計裏,原研哉(設計師及設計研究者)也提到「設計是說服人的工作」,要說服人接受設計,必先對設計所針對的問題有清晰的理解、肯定及宣示,繼而再提出方法、主張或行動,設計並非只有單一抽象的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