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就是政治(一)

在構想這個題目的時候,正是香港政改方案通過的時候,但這是一個設計評論網,但為何又要涉及政治?

其實在多年的設計生涯中,漸漸發覺設計並非只是美感和功能,它與“市場”有密切關係,但市場是如何形成?又會發覺市場絕非單純的供求關係,它涉及權力的介入,而市場又與教育相關(教育如何建構?內裏的 “ Hidden Agenda ” 又是甚麼?),其次在設計過程中,資源分配及決策程序是關鍵,換言之,如果設計不單是一種生產服務的工作,也是一種思維模式及生活態度的話,那麼設計就是政治。

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成長於七八十年代,在廿歲前,受的是殖民地教育,加上當時的社會背景及經濟情況,那一代大部份的人,「政治」對他們來說,是疏遠、陌生、及片面無知的。

直至留學外地,接受非殖民地式教育,才了解「政治」是通識的一部份,從社會科學中學到,人類社會由三個主要系統構成,即政治、經濟、及教育,所以絕不能反智的說出香港只是一個單純的「經濟城市」,而教育也絕非是教育界自身的事情,最後,政治是關鍵,因為政治是資源分配的策劃,權力和執行,只要一個人,活在群居的社會,就會融入政治中,只是自身不自覺!子女的升學就業,退休後能否安享晚年,甚至一罐可樂幾分錢價格的升幅,全都與政治密不可分。

政治一詞,其實是中性的,可惜在香港,它往往被刻意灌輸為一種負面及不能觸及的東西,對「善於操控」人民的政府,也會善於將人民與政治分離,不教育、不思考、不辯證,但對於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來說,人民明白自身的政治權利和義務,也自然忠於理性的咨詢、辯證、及決策過程,優質的「設計」也可由此而生。

廣告

設計思維:辯證

認識不少從事設計教育的朋友,我常向他們建議,應把辯論的訓練溶入設計課程中,除了可訓練設計師的表達能力,也可讓他們了解如何分析設計,拆解其中的邏輯理據。更有一種說法,認為設計是一種溝通過程,目的是要讓客戶或用家明白或信服設計的理據所在,繼而把信任投放在設計師身上。


我常有一種痛苦的經驗,就是與其他設計師共事,當要
決定一個設計時,往往是很難的討論下去,不少設計師把設計簡化成好與不好、美與不美、土氣與時尚等這些抽象的二元價值上,他們像是沒有能力分析和解構設計,然後作出理性的比較。


早前的「余曾辯」,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反面教材,如果「政改方案」是一個設計;如果「余曾辯」是要辯論這設計的優劣,那麼這辯論就值得大家參考了。首先它不是一種正式的
辯論模式,因為正式的辯論模式,需有一清可辯的「辯題」,如「政改方案能讓市民了解如何達至雙普選的進程」,如這是辯題,則曾是正方(能),余是反方(不能),這樣的辯論才能真正展開及將問題「辯清」,正如一個設計,我們不能把辯證的題目設定成「這是否一個好設計?」,而是需要把辯證的過程分柝為可辯論的單元,如「這設計能與其目標受眾溝通」,或「這造型所帶出的訊息不會對其目標受眾構成誤導」等,最後可把各辯論單元綜合比較,那麼設計的優劣便會浮現出來。


其實很多設計或產品開發的評審,都會設立 “ criteria checklist ”,目的是把綜合複雜的事物先作
拆解,以便於容後的分析辯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