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思維:辯證

認識不少從事設計教育的朋友,我常向他們建議,應把辯論的訓練溶入設計課程中,除了可訓練設計師的表達能力,也可讓他們了解如何分析設計,拆解其中的邏輯理據。更有一種說法,認為設計是一種溝通過程,目的是要讓客戶或用家明白或信服設計的理據所在,繼而把信任投放在設計師身上。


我常有一種痛苦的經驗,就是與其他設計師共事,當要
決定一個設計時,往往是很難的討論下去,不少設計師把設計簡化成好與不好、美與不美、土氣與時尚等這些抽象的二元價值上,他們像是沒有能力分析和解構設計,然後作出理性的比較。


早前的「余曾辯」,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反面教材,如果「政改方案」是一個設計;如果「余曾辯」是要辯論這設計的優劣,那麼這辯論就值得大家參考了。首先它不是一種正式的
辯論模式,因為正式的辯論模式,需有一清可辯的「辯題」,如「政改方案能讓市民了解如何達至雙普選的進程」,如這是辯題,則曾是正方(能),余是反方(不能),這樣的辯論才能真正展開及將問題「辯清」,正如一個設計,我們不能把辯證的題目設定成「這是否一個好設計?」,而是需要把辯證的過程分柝為可辯論的單元,如「這設計能與其目標受眾溝通」,或「這造型所帶出的訊息不會對其目標受眾構成誤導」等,最後可把各辯論單元綜合比較,那麼設計的優劣便會浮現出來。


其實很多設計或產品開發的評審,都會設立 “ criteria checklist ”,目的是把綜合複雜的事物先作
拆解,以便於容後的分析辯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