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心的設計搞作

20150708_130527

20150708_125624

20150708_125628

上圖為某間美心快餐店所使用電子系統,當客人把票交給前台,等待食品製作時,如果食品需要較長的製作時間,前台職員便會派發客人一個這樣的圓碟,那時客人可不用待在前台等出餐,可先去找位子坐下,當食品準備好的時候,那個圓碟便會閃光及震動,圓碟本身可記錄餐號,那時客人只需拿著圓碟到前台取餐便成,那様就不用大批人站在前台等出餐,這樣的設計十分好用。
其次是店內有自助售賣系統,若客人不想輪候買票,而又習慣使用自助售賣系統,可用這系統自行購票,這種自助售賣系統多年前曾出現於中環某間快餐店內,可惜不受歡迎,現今的年青人在資訊科技下長大,對於這種系統的使用,當然會比年長的更為熟習。

除此之外,店內更有免費手機充電服務(見圖),這種服務上的考慮,可給不少分數。
在設計界中流行説「資訊設計」,其實資訊設計並不侷限於訊息顯示或圖表設計上,它也可結合到實體事物或行為中,其次設計界也流行談「服務設計」,而善用資訊設計於服務設計中,將會是新生活形態的呈現。

廣告

七一上街圖

最近出現兩張圖,除了「青苗上河圖」外,七一有「七一上街圖」,有心思的平面設計,能做到很好的教育效果,「七一上街圖」可視為資訊設計,遊歷此圖,便會看到七一上街的主要團體及人物,一覽社會上的主要訴求,在外地,很多職業設計師,他們會在業餘時間,運用本身的技能,義務協助社運宣傳,更有一些設計師,白天替某大品牌工作,晚上良心未泯,惡搞自己的客戶,用設計揭發它們的惡行,設計師的技能在「現實世界」價值不彰,因此轉移地下進行。

淺談「設計術語」與設計教育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近來常掛在口邊的一些字詞,就是那些「風格化」和「開發及研究」等。有些時候,朋友不明白我所指的是甚麼,所以我必需再作詳細的解釋。設計中「術語」運用的貧乏,反映了一些有關設計教育的問題。

「術語」是一個「中性」的名詞,沒有負面的意思,只需考慮是否在一個適當的時侯運用,意思是要考慮對象聽眾,有否明白術語的能力。術語其實是某種特別經驗或專門知識的命名,作用於能在一詞之間表達出一種冗長的知識經驗,有利在特定對象中之間的溝通,而在術語的背後是一種「共識」,能成為術語的,其背後的知識經驗必定是得到相關人士所認知的。

如果設計是分為「普及」和「職業」(註1)兩種,我們就有必要清楚術語在這兩種設計之間的性質關係,很可惜,我們在香港完全看不出設計術語所帶來的效應和作用。在普及設計的範疇,我們擁有甚麼有關的字詞或術語來述說設計?我還記得修讀設計的時候,朋友常問我修讀那一範疇的設計,我會回答:「平面設計」,但他們大都不明白「平面」的意思,直至我向他們解釋這是有關書刊、包裝或廣告等的設計,他們才會明白,不知大家認為「平面設計」一詞是一個普及的「術語」,還是只有職業設計師才明白的術語?事實上,除「平面設計」外,我們還有「視覺傳意」、「資訊設計」等等。而對一些未考慮涉足職業設計的人而言,他們對於設計的理解認識,也可從他們用於設計話題中的字眼得知一二。

而在職業設計的範疇,我們又擁有甚麼有關的字詞或術語?我們百分之九十用於職業設計的術語,都是製作或生產範疇的技術用語,如印刷或電腦上的術語,對於真正運用在設計管理、程序、思考、創作和評審上的術語又有多少?我想這點各位現職的設計師必定心中有數!多年前我在國內書店發現了一本名為《設計定位》的書,而內裏則有「風格定位」一詞,在香港,日常設計工作中常有「市場定位」一詞,但「風格定位」卻為之罕見,但若「風格定位」成為本地職業設計的流行術語,那會對我們的設計程序會有甚麼影響?

正如前文所述,「術語」的背後是一種「共識」,這種共識多建基於一種知識的沉澱,透過有系統的傳授,令到這種共識有效的擴散起來,如果每一間學校或設計學院都不認識在設計上是有一種具價值的知識沉澱,反之在基本的設計知識層面裏各施各法,各自演譯,這樣一種有利於普及或職業設計溝通上的「術語」是永遠都不會出現的,我不是反對教育的多元發展,但最差的就是在任何情況之下,我們都拒絕承認這一套用術語表達的基本知識,硬要將一切化約為不用思考的語言,或用「拋書包」去形容那些運用「術語」的人,把一種具價值的知識沉澱(基本的設計知識),藉無邊際的「創作自由」態度來拒絕認識!雖然在不適當的情況和對象下運用太專門的術語是有礙溝通,更不贊成無時無刻的知識賣弄,但若大多數人都對一些基本術語有所認識,這才顯露出社會文明質素的提升,而不會把非理性的「反術語」淪為民粹式的反智行為!

註1:「職業設計」,顧名思義,就是指將「設計」這一行為納入職業性或工商業的生產過程中考慮,當中涉及的客觀條件及限制也比較多,如營運模式、生產力、收費支出、時間及人力資源等等。反之「普及設計」,則把比較廣義的「設計」行為納入日常生活中,例如我如何設計出每天上學上班最短最快的路程,但對於「設計」一詞的定義,仍在眾說紛云之中,以上的「普及與職業設計」,暫知仍屬筆者的個人認知,不知會否成為一種流行「術語」。

資訊設計的力量

香港的平面設計師往往只鍾情於一些很 Cool、潮、或型的設計,但對於「沉悶」的數據或圖表卻提不起勁,以為沒有人喜歡看這些數據圖表,其實這是對設計的一種狹隘思維,數據或圖表的表現形式是「資訊設計」的一種,其力量及價值非同小可,可改變我們對事物的既有觀念,可看  David MaCandless 的精采介紹。

中文字幕可按短片左下方之 view subtitles

有關 David MaCandless:
http://www.ted.com/speakers/david_mccandless.html

選票設計

埃及變天,中東正面對新一波的民主浪潮,第三世界的民主化,通常會碰上選舉作弊,或操控選票等問題,還記得當年美國總統大選,小布殊以些微票數險勝戈爾,弄得要驗票核實選舉結果。若我們把選票的設計或投票的程序看成一種「資訊設計」,那就讓我們看看 David Bismark 的資訊設計力量。

中文字幕可按短片左下方之 view subtitles

有關 David Bismark:
http://www.ted.com/speakers/david_bismar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