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設計(四)

最近有設計大師在網上的專訪中說到,香港設計水平往下走,設計師互不溝通,沒有專業社群。此採訪的點擊及分享次數都很高,或許不少人有共鳴。

其實早在十三年前,我已和一些設計師成立組織,推動設計思維及建立設計社群,回想入行至今,遇見的設計師確實不少,他們互不溝通?我想大部分都是的,除了會為上班的項目溝通外,工作外涉及設計的,都沒有多談。所以組織的其中一個方向,即建立設計社群,至今仍是失敗的。

記得多年前在外地留學,參加一些設計組織,有一次頗為印象深刻,一個比賽的頒獎禮,場內數百人,同場有一個研討會,但研討會的內容不是分享誰的大作有何厲害,而是開場就探討環境,貧窮等議題,彷彿場內每位設計師都有能力責任去改變這些事情。但這已是多年前的經驗了,回到香港,這種把設計師看成能推動世界改變,將設計看成是一種志業的感覺,已屬罕有。

前幾篇《讀設計》的文章,我都強調讀設計的核心,是單純的「興趣和熱誠」,怎樣看設計,怎樣看自己(設計學生),即使在沒有嚴格規管及考核的設計課程内,這都會構成你有多少能量去自發地學習和尋求突破,這種能量更會伸延至你畢業之後。

多年前曾到一間公司面試,少有的會給你一份問卷,要你試舉出三四本常看設計雜誌的名字(在互聯網未盛行時),這看似簡單,但我遇見的設計師裏,能說出三四本常看設計雜誌的名字,已是極少數的一群。因為他們與設計的關係,就只有上班的工作,下班之後,就不會主動接觸任何與設計有關的事情。這就回應了文章初段的「設計師互不溝通,香港沒有設計的專業社群」,走在一起,不談吃喝玩樂,還可以談設計上的什麽?不談那裏有「筍工」或商機,難到會談設計怎樣改變世界?其實很多本地設計師只視設計為一份工作(Design as a job),任務完成,交了差,再等出糧,便是這樣,說什麼設計上的理想大志?對他們來說都是不切實際的,而設計師之間的交流也是不必要的。

一個「揾食啫」的設計師是怎樣煉成的?就聯繫到整個設計教育的生態上,雖說讀設計的原動力是「興趣和熱誠」,但有多少「興趣和熱誠」才算勝任?現在設計學院多如天上繁星,收生門檻不斷下調,只有少許興趣和熱誠,又或是有待發掘的興趣和熱誠,這些學院都歡迎你。讀下去,同班有比較,又會發覺自己料子不及人,又或是給「沒有天分」的帽子矇騙了,正如上篇所說,頭已濕,只有繼續洗下去,或許重頭再揀其它科目的成本會很大,反正讀設計不用考試,「捱」完攞張證書再打算,入行後再遇失意無奈,最後「揾食啫」設計師終於煉成。

我當年修讀設計的時候,都有遇上一些「探索性」的同學,他們起初被設計吸引,但後來卻明白自己未必適合,清醒決斷的會離場,我反而欣賞這些同學,因為學習和成長是一個探索和開拓的歷程,在歷程中會更明白了解自己,在讀設計的路上,清楚自己的選擇,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尤為重要,而辦教育的,要坦白告訴他們選擇的是一條怎樣的路,這才算是盡責。(完)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讀設計(三)

設計是很吸引年青人的,它著重圖象創作,又與不少文化創意產業扣上關係,就算你不善創作,也會喜愛有型有格的設計品,在設計普及的年代,你總是被萬千設計品包圍著。可能你偶爾也會問問自己,我有設計的才華嗎?或許我有能力像某某設計紅人一樣,有足以自豪的作品……
記得當年籌辦設計組織,經常會接觸一些行外人士,或剛中學畢業的年青人,前者可能從事一些較規律刻板的工作,很想跳出這個框框,後者不少是一臉迷惘,不知人生應走什麼路,但有趣的是,通常兩者都有這一問題:「不懂畫畫可以讀設計嗎?」

上述已是多年前的例子,自從政府說要經濟轉型,說文化創意產業是支柱,於是著力推廣「設計」,我相信今天不會有人再問讀設計是否一定懂畫畫。那麼今天若你有興趣去讀設計,那麼應具備什麼條件?

記得多年前進修時,導師忽然興之所致,相約了我們這班在職設計師,談什麼是設計師應具備的能力條件,那半天的討論,得出的結果似乎適用於任何行業,例如什麼觀察、解難、找出問題所在等的能力,結果討論後也沒有進一步的行動。無錯,當過往被認為是設計師的條件關卡漸變模糊後,任何人似乎都可以進入設計學院的大門,實質上,開辦藝術或設計課程對某些學院來說,是一門好生意,因為它吸引、門檻不高、充滿想像,最重要的是它不用實實在在的考試。

但進了這大門之後會如何?那就很少人討論。最近聽某教設計的朋友說,學生最不喜歡的就是評論,創作的過程你可能很享受,但之後作品要接受批評則是另一回事,也有一些學生修讀設計,將自我透過設計擴大伸延,沒有認真思考別人的批評,同時也會透過簡單的自我觀感去批評别人的作品,而讀藝術設計和讀其它科目最不同之處,就是經常都要面對批評或來自四方八面的意見,而且不少涉及抽象價值,像好與不好,美與不美等,不懂教設計的老師會令學生更覺設計是主觀的,是講天份的。如果你要在設計中找到自我認同,那就非得小心處理別人的意見,及學習謙卑。

在這種情況下讀設計,一些學生的習作經常被評為「次級」,便自覺不是班中的「尖子」,就自然覺得自己沒有天分,也不會有什麼成就,但「頭已濕」,只好繼續洗下去,最後淪為「揾食啫」的一員。其實設計知識絕對有客觀的一面,天分只是 gift or bonus ,如果你肯用功去學習那些堅實的設計知識,加上實戰經驗,正常的都能達到合資格的水平,沒有天分是藉口,懶惰及沒有興趣熱誠才是主因。

在現實的設計教育上,學生是客人,是金錢收入的來源,雖說某些院校會視設計為一門好生意,但若本地越多設計學院,就越多人為每年的收生率而煩惱,為學生設嚴格的關卡,設認真具體的考核,必會衝擊學院的收生率,或增加學生的流失率,要保住院校的運作,就要大家「愉快學習」,你教設計的,敢唔敢「肥」(不合格)學生?敢的,你又敢「肥」多少?不是來一兩個象徵性的,有膽量的可來個全面考核。

讀設計的,如果你有興趣熱誠,努力謙卑的去學習,卻混在一批無心向學,只是為了應付父母,扮讀書而無聊渡日的同學中,但在最後你們一起畢業,一起手拿畢業證書大合照,你會有什麼感受?(續)

Photo:  這是當年理大 School of Design 的入口,理大的設計系曾是香港修讀設計的最高學府,但有一段時間被外界評為「所教的與就業後的實戰應用有距離」,甚至不少僱主以職訓(VTC)的學生與之相比。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讀設計(二)

上篇提及現今不少學生抱持不正確的觀念去讀設計,或誤解了設計而又走上這條路,設計不用考試,做完 final project 便可畢業,因此吸引了某種學生,學院要「見人」,學生畢業展不會差得那裏去,老師要保住飯碗,便會「磅住」學生做畢業作品,即使畢業作品入型入格,學生畢業後有幾多斤兩,懂設計的老板或上司心裏有數。

就是因為讀設計不用考試,學院應該教什麼給你?其實大家都不太清楚,因為由始至終,本地的設計業界或學界,都未能或未敢把一套較為權威或主流的設計知識系統「擺上枱面」,於是不少院校,看似有一套官方教案,其實都是各師各法,單靠自己的經驗理解,或學術取向去傳授設計,這點在我踏入設計業界後感受最為深刻,因為當時常常發現某些很堅實及基礎的設計知識,為何在畢業後仍未知未覺,這是發生在我剛入行的時候,但之後也會發現一些同輩或後輩也有著同樣的情況,那時我才體會到大家所學的設計,都不是建基於真正統一的課程上。

其實我從開始修讀設計的時候,都有著一種憂慮,憂慮所就讀的設計學院,沒有一定的質素保證,即俗語所謂「無料到」,事關當年中學畢業後,同屆的也有些選了設計,有些跑了去當年的工業學院就讀,有些進了海外名牌大學,無論你到那裏就讀,目的都只想學好設計,然後受聘於理想的公司,大展拳腳,即使現在回想起來,那是一個很單純的想法,畢竟那時還是年青。

但問題是如何確定就讀的院校「有料到」?設計沒有專業制度,又沒有公開考試,如何判別你在畢業時是否一個合資格的「初級設計師」?就是這種憂慮,當年我無論在本地或海外就讀設計的時候,就會經常索取其它院校的課程目錄,希望知道它們有什麼科目是教的,有什麼科目是所就讀的學院沒有教的,也會接觸不同院校的學生朋友,了解大家正在做什麼,學什麼,這種「八掛」也漸變成一種習慣。

你或許會說,學院有排名聲譽,選一些有名的就讀便可以,用不著憂慮。當年我在海外留學,成績不錯(GPA 不低),絕對可以報讀當時的名校,但問題是那些名校一般都學費高昂,而且留學生沒有資格申請學費資助,明白到好東西也是講錢講階級的。雖然如此,但我也會和不同學院的學生朋友接觸,有些朋友就讀於名聲不錯的院校,但冷眼旁觀,水準卻和本地一些名聲一般的私校無大分別,也有些朋友就讀於名牌大學,雖具水準,但教學文化並不擔保你一定學有所成。幾年讀設計的心得,就單純以「學設計」而言,很多都在於個人因素,一種驅使你追求設計的能量和自發性。

在香港,相信無論那一代人,都有著同一問題,就是中學畢業後的迷惘,選什麼科?揀條怎樣的人生路?在貶視夢想或理想的社會,沒有目標,唯有不斷尋求探索,我並不反對這種探索的態度,一些年青人,要經歷跌跌撞撞,才會漸漸理解自己所想所要的是什麼?,但在讀設計的途中,這種迷惘和探索,卻無助你增加追求設計的能量和自發性,因為讀設計的基礎,就是要明確的知道自己真的喜歡設計,而且有長久不退的熱情,因為只有這些因素,才會令你在沒有考試,沒有多大的規管下,去尋求突破。(續)

Photo: 「當年」的大一藝術設計學院位處尖沙咀的山林道,是大一的頂峰期,我在那裏就讀了一年多,相對於在外國流學及後來在理大進修,在大一的日子是最難忘及懷念的。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讀設計(一)

上兩篇寫了有關教設計的,今次開始談讀設計。設計要學嗎?我曾有當室內設計的朋友,不知是自嘲還是什麼,說設計不需學,他認真的說:「你以前家裏裝修,都係你老豆話事,然後找個裝修佬,叫佢點做點做㗎啦……」出來社會做設計,十個設計師,九個都說自己只不過是老闆或客戶的「手」,之前朋友的一番話,聽來似有道理。

以前讀設計,不少是學 presentation skill,不是學演說技巧,是學繪畫那類「視覺呈現方法」,如學素描、色彩、透視等,目的是要把意念表現出來,或培養美感的 sense,當時的設計師最低限度有一技之長,就算只當人家的「手」,也有某程度的專業性,今天電腦性能優越,網上資源豐富,已將設計 “de-skill”  了,以前有位老闆,某天早上興高彩烈的走到設計部,說自己在網上找到個室內設計網站,有一些工具,可以很輕易就做到些平面圖,說自己就花了很少時間,替新構入的豪宅天台做了些設計。

今時今日,讀設計究竟要學什麼?學創意?創意人人都有,不是你設計師的專利;學品味增識見?當設計資料還需透過昂貴的書藉雜誌獲取時,你還可說是對的,但今天已不是那年代,設計資訊、生活品味,林林總總相關的東西,你都可在媒體或市面上找到,你已不是美學或品味的代言人。如果你是設計學生,自覺的可能會問:「我究竟來學什麼?」

我曾在多年前的著作裏強調,「繪畫」只是做設計當中的一種手段,不是設計的全部,當年很多年青人就誤解了設計,以為喜愛繪畫,或喜愛動漫,便跑了去學設計,做設計師,結果怨聲不絕。其實設計的範疇很多,性質也有分別,回憶中學年代,有意進入設計行業,但對此一無所知,手頭上只有數張設計院校的宣傳單張,於是便四出查探(在沒有互聯網的年代),再選修些短期課程試試看,遇上在職的設計師(短期課程的導師),都會盡量查問工作的實況(現在才明白他們大多不會說真話),印象深刻的是當年獨個兒跑到政府設立的職業資料中心,查看有關設計行業的錄影帶,了解行業的分類、職級及普遍薪酬狀況,這都是我修讀正式設計課程前所做的。

成長於八十年代的香港人是比較現實的,選科是職業生涯的重要決擇,是人生規劃,因為在那個還可以拼搏及力爭上游的年代,那幾年的學習便代表你要投放重要的精力、時間和金錢,來決定你打後人生的職業路向,所以當時的設計院校大都會對學生展現美好的職業前景。這和今天不同,設計院校會強調即使你畢業後不是進入設計行業,設計的知識也能用到其它的工種或人生上。

今天社會愛鼓勵年青人嘗試,對嗎?反正不知設計是什麼,試讀了便知。我曾看過不少書,內容嘗試提出設計是一門怎樣的學科,是建基於職業上的,還是較學術的?是文還是理的?是一門工科還是藝術科?但對年青人來說,沒有思考到這點,設計就只是有趣的廣告,型格的時裝,美侖美奐的空間,而要的是創意和想像,然後社會又會搬出一堆成功例子,說些勵志的話。

會否再遇上因為誤解而修讀設計的學生?這點我並不知道,但只知最近有些朋友告之,現在很多學生選修設計,是因為它不用讀書考試。(待續)

Photo: 這是我開始讀設計時,第一件買回來的工具,普發的繪圖工具,保存了已有三十多年,那時正是手稿與運用電腦的交接期,雖然如此,這套工具教給我設計的嚴謹和準確。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