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與呈現藝術的方法

我認為很多人對「什麼是藝術?」感到迷惑,主要是分不清兩個基本的概念,就是「藝術」和「呈現藝術的方法」。

若你真的相信「什麼都是藝術」或什麼都有藝術成份,那麼絕對純粹的「藝術」概念是沒有什麼好談,也很難談得令人明白,正如老子的哲理想思「道可道,非常道。」《老子.一章》,我認為這種絕對純粹的「藝術」概念是談不到的,只能各自感受體驗出來。

反之,呈現藝術的方法就能衍生出無數的理論和知識,例如我們會問:「這樣的方法能夠呈現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嗎?」,這條問題中就有三點值得我們去思考了!第一是「這樣的方法」,第二是「能夠呈現」,第三是「值得欣賞」。還記得之前的文章〈讀藝術?〉提及朋友的「餐桌藝術」嗎?大家不仿引用上述的三點去思考!因不同呈現藝術的方法就會產生不同的技巧,不同的功能和價值,也會產生不同的欣賞和評論方式等等相關的問題……

從古時的壁畫到現今的電腦或觀念藝術,都是「呈現藝術的方法」的進程,只要有搞藝術的人存在,我相信還會有更多層出不窮呈現藝術的方法,反而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很容易有以下的一種邏輯:「藝術=呈現藝術的方法」,繼而去批判藝術是無聊和荒謬!

「藝術」並非「呈現藝術的方法」,這似乎很容易令人混淆不清,藝術存在於一朵小花中,但「呈現藝術的方法」就是你把小花放在玻璃箱中欣賞,或繞成花圈掛到頸上,把小花插在口袋中,更可以是你打算明天乘車到郊區觀看一朵小花的計劃及過程,只要你向大家聲明:「我正呈現藝術」

若我這樣說,也許你會反問我,那什麼都可以是「呈現藝術的方法」啦!

無錯!什麼都可以是「呈現藝術的方法」,你甚至可以聲稱你家裏的坐廁是一件藝術品,它記錄著你每天如廁的痕漬,這些痕漬表現著一種「道」,一種宇宙的美!你也可以邀請你的親友來參觀這件藝術品,或自資籌備一個展覽等,但在這之前,你必需向大家聲明:「我正呈現藝術」

若你真的這樣做,你可能會面對兩種情況,一,若你把這件坐廁藝術向「藝術界」呈現,你的作品或許會受到「藝術界」的一把「尺」來量度,量一量這件作品去「呈現藝術的方法」有多「高招」,但何謂「高招」?那麼你就要知道以前人們出過什麼「招」,威力有多大,有沒有什麼「奇招、怪招」,或你創了什麼新招!而所謂威力,就是指那些「美」、「創意」、「震撼力」等東西!這把「尺」,在不同的地方、時間都有不同的刻度,而且一直在變。二,就是完全忽略「藝術界」的存在,觀眾看到什麼,感受到什麼,就是這件事的結果。

這裏要說明一點,「藝術界」就是指那些藝術家、藝評家、藝術理論家、藝術教育家等等有關藝術的「家」!

廣告

讀藝術?

回憶起多年前的一個藝術講座,題目是《學院與非學院》,大家都擁躍提出意見,在討論的過程中,話題又回歸到「什麼是藝術?」的起點上。

在其它的學術範疇,總是由一些被定義的基本概念,慢慢發展成一套複雜的體系。但在藝術的世界裏,情況卻有所不同,我們有很多藝術理論,也有一套藝術的知識系統,但往往討論到有關藝術的議題時,少不免會再次令人聯想起一些最根本的問題,不經意間又回到什麼是藝術的疑惑上!對於一些已在藝術圈打滾了不少日子的學者或藝術家,對於這個懸空了的「藝術」概念,早已有各自的想思立場去支持他們繼續前進和探索。

當中有人認為「藝術」是從「藝術機制」(藝術家、藝術學院、藝評家、藝術館、藝術市場、畫廊、經理人、觀眾等等一大堆有關的東西而組成的系統)給塑做出來的,也有人認為「藝術」是一些創作的意慾,或一些比較抽象的感知觀念。

對於一些已有明確立場的學者或藝術家而言,再去爭論什麼是藝術,可能已顯得意義不大,但每當討論到這點的時候,總是回想修讀藝術時朋友的一番話:「讀藝術幹嗎?那些人在餐桌上把刀刀叉叉放置一輪,便說自己搞的是什麼什麼餐桌藝術,「藝術」根本就無須去「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