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設計師的最後敬告

記得數百元一本設計參考書的日子嗎?現在的設計資訊,任何人在網上可以不眠不休的看過夠。記得當年網站剛興起的時候,一個普通的網站設計,可以收取十多廿萬的設計及製作費,今天在網上發現,已有四千元的全包套餐,而我近年替人家製作的網站,用網上免費的製作平台已足夠應付。最近見社福界朋友的招聘廣告,不是一個設計師的職位,卻列明若懂得設計軟件的操作,會是優勢。即使室內設計,大部分室內設計師的作品,都只是在客戶的個人喜好下,設計師統籌工作的結果,有當室內設計師的朋友向我坦白說,對著這些「作品」,自己也覺沉悶。

以上的事例,我已不厭其煩的說了多次,如果你仍堅持以所謂「創意、美感和品味」作為設計師價值的後盾,那你就太漠視社會的現實狀況,今時今日的創意,敢說大部分都已失去七八十年代(或更早期)的新鮮和刺激感  ( excitement ),今天的是見新不新,見怪不怪。而所謂美感和品味,在今天互聯網下資訊爆炸的年代,它亦不是設計師的特權專利,沒有人比客戶自己更知道自己喜歡什麼。

簡單一點,就是說設計已經「普及」了。我不想用「設計民主化」這個較陌生難明的說法,設計資訊流通,技術門檻下降,「設計師」這個職銜,已失去重心,因為社會打著「人人都是設計師」的旗號。十之有九的設計作品,設計師自稱為作品的設計者?問心,是否當之有愧,不信?去做個調查,問問在職的設計師,多少自覺只是老板客戶的「手」。

我不是在「放負」或說悔氣話,我是說大家(職業設計師)應醒覺,今天「設計師」的價值,技能在那裏?對於「設計師」一詞的概念,是要徹底的更新和轉化,繼而引申到行業及教育的變革。

其實在外國,早已有這種變革趨勢,在本地,我們在七八十年代,曾經是時尚潮流的引領者,今天,你若對自己坦白,你是否已淪為「打雜」式,半藍領半白領,難以分類的「工作人員」?當然對於一些如日方中的設計才俊或早已上岸的大師們,這些話未必聽得入耳。

每一代人都有責任,去為下一代的未來,守護及營造更好的環境,否則我們只是一時一刻,因應時勢的幸運和福氣,嬴得滿身銅臭而自稱為「勝利組」的一群,繼而責怪下一代人的抱怨和不滯。我們這一代設計師,其實有責任為這種「更新和轉化」出一分力,有否做到承先啟後的本分?讓下一代更有自信地迎接社會的轉變和挑戰。

上世紀現代設計開始盛行的時候,設計師本應是社會進步變革的先鋒 ( avant-garde ) ,他們都是理想主義者,作品概念對應不同的社會問題,要成就烏托邦的理想,但後來又慢慢失去了這種雄心壯志,而只是利用我們經常掛在口邊的創意、美感和品味,去為消費主義服務,或作為階級分野的包裝者。

過往的「設計」已經普及了,新的路要怎樣走?新的「設計師」,應該是怎樣?

時日如飛,已為《MH 摩登家庭》寫了十年的專欄,這會是最後一篇,先感謝 MH 及讀者,緣分把三方連在一起,才有機會讓我獨抒己見。過往的文章,心水清的朋友,都會感到我撰寫的內容,經常用曲直的方法,去提出與設計思維相關的東西,這是十年前的初心。而今篇以結尾的問題作為十年的結束,雖然我沒有對這問題給出直接的主張答案,但若翻查我舊有的文章,如〈設計師的新形態〉、〈Maker 創客世代〉、〈社區設計〉、〈共享社會〉、〈IT.設計〉、〈生活研究所〉、〈設計是溝通工程〉等,甚或追溯至我為 MH 寫的第一篇文章〈通用設計〉,內裏都有相關的材料元素,讓大家共同思考這條問題的答案。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視覺傳意設計的評論及評審

這書出版至今已有七年,是 2011 年的作品,與《切切平面設計》相隔十年,今次同樣是 copyleft,歡迎下載。《切切平面設計》談的是設計生態,而《視覺傳意設計的評論及評審》談的是設計評論及評審的方法,推廣此書時是以「拋磚引玉」為標題,因為和《切切平面設計》一樣,同樣是香港的「第一」,第一本談視傳設計評論方法的書,同樣可悲的是「拋磚未能引玉」。

向來認為香港設計應有三大基礎支柱,設計思維、設計管理及設計評論。前兩者都曾是設計學界一時之熱話,後者則罕有談及。出版這書純是個人意欲,完全沒有考慮大市場,所以書名也是「趕客」之作,但只要是有心人,並不會介懷這個嚴肅的書名。設計評論及評審非常重要,若對它沒有正確的觀念和教育,再去談設計思維和設計管理是沒有意思的。

若要找《視覺傳意設計的評論及評審》的紙本,可到公立圖書館借閱,否則可在以下連結下載 pdf 版,我似乎每隔十年便會有新的著作,那要看在 2020 年會否有新書完成。

陳嘉興

下載連結:
視覺傳意設計的評論及評審

設計的成敗,由中學開始

最近有教院的學生找我搜集意見,協助與中學視藝科試卷有關「設計評論」試題的調查研究。
説來話長,我早在兩年前已看過這些試題,看後心知不妙,試題是有問題的,美術教育組織也有不少相應的行動,對如何考核「設計評論」有不少爭議。至於試題有什麼問題,那些爭議是什麼,留待有機會再詳談。

由始至終,我所提出的,都是整個設計或創意生態的問題,不能只説「成敗都是自己的問題」,要看普遍情況,不能因為個別例子而推翻構成整個普遍情況的成因,事實上,任何情況的出現,都是一環扣一環,由大環境至個人身上,也是如此。

早年我有機會向中學生引介「設計評論」,一開始便對他們説︰「你們不要以為將來沒打算當設計師,便不必理會設計評論是什麼,無論將來你們進入什麼行業,都很大機會會涉及設計評論或評審的工作,而設計的成敗及其生殺之權,很多時都操縱在你手上」

雖然上述的有點「實用主義」,但確實如此,社會對設計的評賞能力,構成設計師能否有所發揮,因為人人都有機會成為設計師的客戶,包括現在及將來的中學生,如果你(設計師)現在正如日方中,手頭上有一批信任你的客戶,你大可説那些視藝試卷的試題與我何干,那是「教育界」的問題,如果你自視為一位「設計公民」,又或是一位正修讀設計的學生,這些對你已是「前事」的試題,它就是將來影響著設計的重要因素。

香港設計的三大支柱

若要脫離那種陳腔濫調的本土設計論述,不再重複的只強調人才或視野的重要性,那我認為香港的設計若要有良好健康的發展,就必需建立在三條重要的支柱上,它們是設計思維、設計評論及設計管理。

繼設計管理後,近年設計界流行談設計思維,現階段的設計思維有不少演繹,各有不同説法,但我把設計思維定性為三條重要支柱之首,因為它是一切之根源,更重要的是它必需是一種廣泛普及的思維方法及生活態度,因為要明白設計師的工作,並非一種孤荒自賞的自戀行為,最直接的就是設計師的客戶,他們是直接介入設計工作的流程中,若客戶連最基本設計思維的質素也沒有,怎能期望他們對設計有正確理性的處理態度?現今設計界需要的是有質素的客戶,不是在僧多粥少下的無奈設計師,設計思維針對的是普羅大衆,因為他們是設計師的老板、上司、客戶、用家和評賞者。

沒有設計評論,設計師的工作根本就等同建築於浮泥之上的小屋,香港的設計師常抱怨只充當客戶的「手」,是因為設計師根本不能在設計或設計過程中顯露任何專業設計的知識,因此只能充當「見仁見智的藝術創作+軟件操作技能」,既然是見仁見智的藝術創作,又沒有堅實的知識理論基礎,那客戶為何不能擔當那見仁見智的藝術創作角色?設計評論的作用是辯證設計的對錯,繼而催化確立一套「設計的知識系統」,再為設計教育及設計專業化立下基礎。

設計管理已談論了多年,現在有如流行曲一樣,少談了便開始拋諸腦後,看一個行業的發展前景,單看其管理模式的變異便略知一二,設計管理是設計資源的運用及發揮,即使有萬千設計專業人才,也有不少具設計思維的優質客戶,但當有九成九的設計師都落在管理落後失敗的設計部門或公司上,設計在社會上的效益也是低落的,畢竟設計不只是工餘後的消閒興趣,它是實質的商業營運。

説要發展本地的設計產業,面對這三點才是正面的態度。

藝術評價

香港人文哲學會的講座中,另一個由梁光耀博士主持的是〈藝術評價〉,與之前介紹的〈何謂「美」?〉有密切的關係,同樣在藝術評價裏,涉及再現、表現及形式論,或如何區分主客觀成分,「主題」和藝術家自身的立場主張如何影響藝術評價的位置等。藝術評價當中有不少思想對設計評論有所幫助,特別是視覺傳意設計,可作為一種參考。

梁光耀,香港中文大學哲學博士,主修美學,現為香港大學附屬學院講師。研究興趣包括藝術、思考方法、邏輯、中國哲學及宗教哲學。

香港人文哲學會
http://www.hkshp.org/

.

Total 13 parts

香港設計評論網誌網聚 暨 新書發佈

香港設計評論網誌網聚 暨 新書發佈

香港設計評論網誌自上年十二月「開張」,能得到大家支持,我們將會更努力去推動本地設計評論的發展,為本地設計文化帶動一點良性影響。為與網友多作交流溝通,因此將舉辦一次小型「網聚」,準備了小食飲品,大家可在輕鬆的氣氛下,談談本地設計或生活文化,認識設計朋友。

另外新書《視覺傳意設計的評論及評審》於十一月內發行,新書已到手,也希望藉此網聚來為好友作一簡介發佈,交流心得。

日期:10月29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 4:30 至 8:00
地點:香港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2-04室(香港設計聯會)(見地圖)
費用:全免

設計評論的性質及現況(三)

例如有人批評某件作品沒有創意,我就會反問:「設計是否一定跟創意扣上關係?」因此要評論這件作品,我們必須對設計的定義有所共識,否則又只會陷入僵局。但如何能令大家對設計的定義有所共識,這是教育的工作。雖然教育應容納多元的思想理念,但最少也應該有一種比較主流或具共識的設計定義,再基於這個定義,供大家去討論、運用、挑戰和改進。很可惜,香港對教育大眾何謂設計似乎仍未夠全面,而學生亦忽略其重要性。

一般的設計教育,評論或評審都是按導師基於學生的功課習作,在課堂上作出個案式的評語,或導師與學生之間的互動討論,然而,這過程中涉及不少個人色彩或取向。而設計評論的推廣,除了在學校以外,也應伸延至其它層面,包括企業內部的決策層,及在工作上與設計有關之人士,因為社會環境及經濟模式的轉變,愈來愈多非專業設計師牽涉入和設計相關的領域中。我曾經與一些外國大機構負責設計的非專業設計師人員合作過,認識他們對設計的理解及在評審過程中的現代化及系統性,這都是值得我們參考學習的。

設計的定義與設計方案的「主題明確」有著密切的關係,而設計評論的第一步就是確立一個明確的討論主題。(完)

設計評論的性質及現況(二)

香港的設計評論可說是連「萌芽」的階段也談不上,而一般市民大眾對設計的公共性亦不太關注,就算少數學術單位和設計機構有溝通,亦大多只是小圈子式的交流,根本就談不上實質的效應,問題之複雜,不能在此詳盡說明。反觀沒有那麼重商業情境為後盾的藝術界,其藝術評論雖談不上發展成熟,但比設計評論已先行多步,有藝術團體培訓藝評人,專注藝評的工作者亦常有文章刊登於報章雜誌,市面上也曾出現少數本地藝評的書籍,事實上,一些藝術評論的技巧是可以運用於風格化或視覺傳意的設計上。

藝術評論和設計評論兩者間有不少差異,藝術家與藝術作品的關係比較直接,即藝術家個人能主導藝術作品的結果和面貌,因此藝評者從掌握藝術家的背景及創作脈絡,繼而比較容易理解藝術作品出現後的種種效應,因為這一切大概都有跡可尋(從流通的文獻上),即認識創作背後的來龍去脈 ( Context ) 及藝術界和大眾的反應,這是比起設計評論容易處理的。而設計評論剛好相反,一個設計品的出現,當中涉及大量不同的人事和決策,顧及不同的需要及考慮,創作背景相當複雜,一個全不知情的局外人應如何理解及掌握這些資料,繼而作出理性和邏輯的推論,去對作品的優劣下評語?例如一些純商業設計,某些評論者就連設計品的目標受眾也弄不清楚,便談論設計的這不是和那不對!

正如上文提及設計評論需以知識理論作為褒眨設計的基礎,而辯証的過程亦有方法可依,和藝術評論一樣,很多評論過程最後都會回歸「定義」( Definition ) 這一起點上,正如辯論比賽一樣,開始時雙方都會為題目作出「定義」,然後才可以根據這「定義」作出進一步的邏輯推論。

設計中的設計

如果你認識「無印良品」這個品牌或「Re-Design」這個展覽,我想你一定會注意到原研哉這個名子。

原研哉是一個日本中生代的平面設計師、日本設計中心的代表、武藏野美術大學教授。和一些成名的設計師不同之處,是他不只是一位實戰的設計師,也是對設計理論作出探討的研究者,換言之,他是一位會反思「何謂設計?」的文化工作者。

因此本書的第一章,劈頭就問「何謂設計?」,帶引出近代設計發展的因由。第二章是承繼第一章的伏線,探討「Re-Design」這一概念,「將日常生活未知化」是我們對設計的意識形態之再問,介紹了多個在「Re-Design」展覽中的例子:方形廁紙卷、樹枝火柴、人形茶包等。

原研哉是一位平面設計師,因此在第三章裡介紹了「資訊建築」這一概念及其相關的作品,這一章豐富一般平面設計師對平面設計的淺薄理解—平面設計非單純的影像再現,它還能呈現不同的資訊層次……

第四章介紹「無印良品」的廣告理念,對日本文化有認識的讀者,相信不難察覺第四、六及七章實質是探討和介紹日本文化在其設計中的哲理呈現—「禪」及對大自然的崇敬尊重。第五章「欲望的教育」,我認為是最值得設計師深思的一章,而那條老問題又在心中打轉:「究竟是設計改變市場?還是市場侷限設計?」,只見原研哉層層進發,從資本主義、企業價值觀、品牌、市埸、CEO、全球化到日本人的生活環境,一步步帶給我們相關的啟示。

最值得向這位文化工作者致敬的地方,是他不是那些只懂爭名逐利的設計師,或是那些跟紅頂白的學者潮人,他認真的去實踐其設計理念之餘,還不斷的檢視思考自身的設計行為,在最後的一章「重新配置設計的領域」,他對情報與設計的三個概念:「傳達設計」(Communication Design)、「視覺傳達設計」(Visual Communication Design)、「平面設計」(Graphic Design)作出意義上的解釋,文中提到:『草率地捨棄某東西,且再找某東西來替代的行為是很輕率的。若隨著科技的發展,而平面設計師的活動領域或內容有所變化的話,我倒希望能透過那些活動來逐漸刷新賦予「平面設計」的意義……但希望大家別把平面設計視為過去式,使其內容也跟著時代進化才是最重要的。這同時也意味著「平面設計師」自己本身的一個進化。』(p.269)

我作為一位平面設計師,亦深受作者此言感動。

編著:原研哉著,黃雅雯譯
出版:磐築創意有限公司

設計評論的性質及現況(一)

設計有不同的範疇類別,各有不同的評論方法。帶具體功能的產品設計,測量設計的得失比較容易,因為可依靠很多物理數據去衡量設計的成效,但對於一些風格化或視覺傳意的設計,要評論就來得比較複雜,因為影像進入我們的腦袋後,會有怎樣的運作,產生怎樣的效能,是沒有人能真正知道的,我們既不能打開我們的頭蓋,看影像在腦袋中的齒輪是如何運作,也不能確定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感觀和思考方式,更有些人是不能用語言去述說他們對影像的真正理解,就算他們嘗試用語言去將影象的感受「翻譯」過來,很多時都會遇上詞不達意、用詞貧乏,甚至無意間用了不恰當的言詞去誤導了自己複雜和含糊不清的視覺感受。

如果這樣說,是不是要我們放棄風格化或視覺傳意的設計評論,答案當然不是,因為設計評論在某程度上,可看成設計評審,是設計工序中最重要的一環,它和其它文化或藝術評論有所不同,是直接介入設計者、設計品和生產的關係中,因此在評論或評審設計前,我們應該堅守一些原則,就是以理性和邏輯為主導。雖然凡事都有理性和感性兩面,但在設計評論中,感性的一面亦須用理智的態度去處理對待,在理性和邏輯為主導下,我們亦需以知識理論作為評論設計的基礎,不能在沒有理論基礎下,便立刻加上個人一剎那間的感覺及抽象的價值批判,否則我們便不是在評論設計,而是在「批鬥」設計,或強行將自己的意願或偏見強加於作者身上。在評論或評審之前,必要的條件就是評論者和設計者雙方都要具備溝通的基礎,對設計有一定程度的認知和理解,在評審的過程上,有互雙尊重及開明的態度,否則在沒有這種條件下作評論或評審,只會陷入「道不同,不相為謀」的僵局。所以普及設計教育的重要,就是要設計師、客戶和用家明白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