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管理 2

向來設計上的「管理」都是一個迷思,香港很多設計上的管理人員〔除老闆外〕,即那些 Art Director 或 Design Manager 的職位,都非「管理」本科出身,他們大都是承襲過往「被管」的經驗,逐步由下做上來的,直至約八年多前,香港才流行談論「設計管理」一詞。本地的設計管理人,如上述的那種,大多不相信設計上的管理,他們認為設計業務常變,方案性質各異,而且枝節繁多,沒有專業的 design brief,時間趕急又客戶獨大,因此難以實行一套管理方法,有的只是一套簡單流程,最重要的是適應和應變,換句話說即「執生」。

所謂簡單流程,就是簡單的 job brief、初稿、改,最後待客批核,這也是最典型的本地設計流程。不少香港設計公司未能有所突破,主要是寄生於賴以生存的既定業務範疇之下,俗套一點,這類客就有這類工作,有這類工作就有這種流程,有這種流程就有這種管理文化,香港的設計公司大多是以「服務型」主導,少有自主或合作式研發項目,即使有所謂的管理,焦點亦只集中在「效率」之上,少有設計管理是以創新力為目標。

簡而言之,即不少香港設計公司是沒有「設計管理」的概念,有的只是一套簡陋及以效率為目標的流程,像知識管理、設計上的溝通等一些較 sophisticated 的管理方式很難在本地的設計公司出現。其次是一般「企管」的方法,也並不適合用於設計公司之上,因為設計經常要處理創作上的判斷,要處理未能量化的工序成效,最重要是設計師本身的工作性質是有別於一般文職人員,這我也在早前的文章《設計師如運動員》談過,要發揮設計師的潛能是有別的方法,非以一般「企管」方法便成。

設計師如運動員: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3/09/28/%e8%a8%ad%e8%a8%88%e5%b8%ab%e5%a6%82%e9%81%8b%e5%8b%95%e5%93%a1/

廣告

劣質設計師(二)

上篇提到有關劣質設計師的「根源」,主要是一班不太清楚自已「要乜」,“HEA” 著地所謂「學設計」,得一紙(證書)後進入設計行業混兩餐的青年。

很多這類入行者,其實不太清楚設計行業是什麼一回事,或不了解作為一位設計師應具備的特質,社會(包括業界或學界)也把設計行業的資訊、實質的業內情況表面及扭曲化。設計行業不是一般行業,它除了要處理很多主觀的抽象價值(如美學上的),還有很多從工作(作品)中表現出來,有關設計師的狀態能力,情況就如運動員一様(可參看本網誌《設計師如運動員》一文),它不是一種單單「任務完成」或「交差了事」便算的工作,很多其它的工作,只要你循規蹈矩,完成任務,你出力,他出糧便可以。但設計行業需要你真心愛設計,對設計有持續的熱誠,對知識有尊重,對世界有好奇,否則你不能成為一位活生生的設計師,只會變成設計喪屍。

換句話説,設計是一種「志業」,從業者需對自身及行業有所要求,甚至擴大至對世界的一種理想或改造,他們都是理想主義者。可惜不少劣質設計師,他們沒有上述特質,只視設計為一工作(Job),是單純的上落班,出糧和放假,就是如此。

設計師如運動員

CX169 - LR

某天午飯的時候向同事提及這概念,同事説從未聽過。
若要設計師的能力有所發揮,情況有如運動員一様,這是我多年來一個經驗的總結,但前設也和上篇一様,所説的設計師必需對設計有真正的理想和熱誠。

設計師如何與運動員類比?或許很多人想像不到,我入行的時候,上司給我深刻的忠告,説幹這行是一場馬拉松,不是無數失控的短程衝刺。設計中的創作,是一項複雜的「腦力」工作,這種腦力的發揮,情況有如運動員在比賽中展現能力一様。
這種腦力的發揮,會受很多因素影響,如精神體力、環境、情緒、氣氛及多種心理狀態等,性質絕非與一般文職工作相同,試想為何有人會在如廁、洗澡時想出精妙意念,正如一些創作人,工餘後自家的作品會比上班的更精彩一樣。

但設計公司或部門如何能駕馭這些因素,那就是設計特有的管理技巧,例如我回顧多年曾工作過的公司,那一間能發揮最佳的創作狀態?就是那些方案時間規劃得最好,準備、方向及指令最清晰的公司,員工在合理的時間及資源預算內完成工作,而更重要的是他們能在此,可以在無壓力之下,自發地再去精煉及提升已完成的方案,甚至產生更多的可能性。

而規劃這種管理的人,角色就有如運動員的教練一様,他必需能掌握運動員的操練及作息情況,也要考慮其鬥志及心理狀態,這様才能令運動員發揮最佳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