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就是政治(三):既得利益者

我們常在電台時事節目中聽到「既得利益者」一詞,這詞有什麼意思?何以又與設計扣上關係?

早前在某雜誌撰文,題目是「在通用設計前」,內容涉及產品研發,當中引用了某電動車的故事,《電動車之死》(註1)是一紀錄片,論及由 GM 通用汽車公司研發的 EV1,一款受用家歡迎的電動車,最終如何由各方「既得利益者」置誅死地的故事。

不少設計師很天真,以為好的東西必受「市場」歡迎,卻不明白市場中不同的「持份者」(商家、製造商、代理商、用家……),是當中不同的「既得利益者」,產品要存活下來,就是要平衡這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容我再以香港的房屋問題作為例子,財政預算案過後,很多市民在呼喊政府為何不復建居屋,但香港的房屋問題,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問題,當中涉及「深層次矛盾」,最關鍵的就是這批為數不少,「上了車」的所謂中產階層的「既得利益者」,當房屋已不再是居往的空間,而是眾人把畢生精力儲蓄投放當中的「資產增值工具」,而政府聯同地產商又在幕後操控其供求的時候,這批「既得利益者」也就成為政治穩定的重要因素。

「既得利益者」有一特質,就是不想有「大變」,愛現狀,因此相對「保守」(註2),因為他們在現狀中能承襲過往局面所造就的利益優勢,如果香港房屋問題的答案,是提高供應市民可購買的廉價房屋(在同一市場內),導致樓價下調,必定對這批「既得利益者」帶來衝擊,影響政治穩定。

設計永遠就是資源分配,平衡利益的課題,「既得利益者」往往就是當中的辣手問題。

註 1: Who killed the electric car?(中譯:《誰謀殺了電動車》), Papercut films, 2007
http://www.whokilledtheelectriccar.com/

註 2: 可參看本網誌「保守」一篇

有關香港的房屋問題:可參看:
《地產霸權》
潘慧嫻著
天窗出版社有限公司,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 2010 初版

Photo: GM EV1

廣告

設計就是政治(二):資源分配

早前台灣五都選,Youtube 有一年青人被訪短片,該台灣年青人說道:「即使你不管政治,政治也會來管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當我修讀社會科的時候,對社會政治有一解說 —— 政治是設定一種政策和權力的授予,去處理社會資源分配的問題。或許你會想,什麼是社會資源,個人與社會資源有何關係?但在香港,因為缺乏通識及政治教育,我們對這些資源分配的理解,大都是無知、誤解及充滿迷思。

社會上有什麼資源?這些資源屬誰?是個人的?或是共有的?弄清這些基本問題後,進一步的問題就是使用,或與一切有關這些資源的權利和原則(法規和政策)。舉一例子,如果「居住」是一社會問題,我們要設計一方案去解決這問題,首先我們會計算,我們手頭上有多少資源,這些資源屬誰,使用權如何,或如何有效、公平地去運用這些資源去解決「居住」這一問題,在一個國家,土地是一種社會資源,但這資源屬誰?看香港的「高地價」政策,再看新加坡的房屋政策,兩者都可看成是一種設計,亦可比較兩者的背景、成因及理據,那裏的「設計」能解決居住問題?可惜的是,我們從小就被一種意識形態灌注入腦,認為「居住權」是一種商品,有能者才能有之,卻沒有意識到它是一種人民的基本權利,必須透過合理的社會資源分配而達成。

那位台灣年青人說得對,即使你不管政治,政治也會來管你,除非你能完全脫離社會,跑到深山做現代魯賓遜,否則自你出娘胎起,你一生人的衣食住行、教育、醫療、婚姻、就業等等,一切都受著社會「資源分配」的擺佈影響。

任何的設計都有種種資源的限制及分配,而「資源分配」更是學習設計思維中重要的一節!

有關香港的「高地價」政策的「設計」,可參看:
《地產霸權》
潘慧嫻著
天窗出版社有限公司,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 2010 初版

設計就是政治(一)

在構想這個題目的時候,正是香港政改方案通過的時候,但這是一個設計評論網,但為何又要涉及政治?

其實在多年的設計生涯中,漸漸發覺設計並非只是美感和功能,它與“市場”有密切關係,但市場是如何形成?又會發覺市場絕非單純的供求關係,它涉及權力的介入,而市場又與教育相關(教育如何建構?內裏的 “ Hidden Agenda ” 又是甚麼?),其次在設計過程中,資源分配及決策程序是關鍵,換言之,如果設計不單是一種生產服務的工作,也是一種思維模式及生活態度的話,那麼設計就是政治。

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成長於七八十年代,在廿歲前,受的是殖民地教育,加上當時的社會背景及經濟情況,那一代大部份的人,「政治」對他們來說,是疏遠、陌生、及片面無知的。

直至留學外地,接受非殖民地式教育,才了解「政治」是通識的一部份,從社會科學中學到,人類社會由三個主要系統構成,即政治、經濟、及教育,所以絕不能反智的說出香港只是一個單純的「經濟城市」,而教育也絕非是教育界自身的事情,最後,政治是關鍵,因為政治是資源分配的策劃,權力和執行,只要一個人,活在群居的社會,就會融入政治中,只是自身不自覺!子女的升學就業,退休後能否安享晚年,甚至一罐可樂幾分錢價格的升幅,全都與政治密不可分。

政治一詞,其實是中性的,可惜在香港,它往往被刻意灌輸為一種負面及不能觸及的東西,對「善於操控」人民的政府,也會善於將人民與政治分離,不教育、不思考、不辯證,但對於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來說,人民明白自身的政治權利和義務,也自然忠於理性的咨詢、辯證、及決策過程,優質的「設計」也可由此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