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的成敗,由中學開始

最近有教院的學生找我搜集意見,協助與中學視藝科試卷有關「設計評論」試題的調查研究。
説來話長,我早在兩年前已看過這些試題,看後心知不妙,試題是有問題的,美術教育組織也有不少相應的行動,對如何考核「設計評論」有不少爭議。至於試題有什麼問題,那些爭議是什麼,留待有機會再詳談。

由始至終,我所提出的,都是整個設計或創意生態的問題,不能只説「成敗都是自己的問題」,要看普遍情況,不能因為個別例子而推翻構成整個普遍情況的成因,事實上,任何情況的出現,都是一環扣一環,由大環境至個人身上,也是如此。

早年我有機會向中學生引介「設計評論」,一開始便對他們説︰「你們不要以為將來沒打算當設計師,便不必理會設計評論是什麼,無論將來你們進入什麼行業,都很大機會會涉及設計評論或評審的工作,而設計的成敗及其生殺之權,很多時都操縱在你手上」

雖然上述的有點「實用主義」,但確實如此,社會對設計的評賞能力,構成設計師能否有所發揮,因為人人都有機會成為設計師的客戶,包括現在及將來的中學生,如果你(設計師)現在正如日方中,手頭上有一批信任你的客戶,你大可説那些視藝試卷的試題與我何干,那是「教育界」的問題,如果你自視為一位「設計公民」,又或是一位正修讀設計的學生,這些對你已是「前事」的試題,它就是將來影響著設計的重要因素。

廣告

設計公民

香港有個組織叫「藝術公民」,早前一些重要的文化藝術議題,他們都會組織起來,做一些事。

大部分香港人是沒有公民這個概念的,因為他們常被稱為「香港市民」,而非香港公民。不打算在這裏詳細解釋何謂公民,在互聯網上很容易便找到它的定義。
每次選舉,電視台採訪投票情況,選民會説,這是為了盡「公民責任」,但不投票非犯法,不會拉你坐牢,完全是你的自由選擇。可笑的是一些香港市民,在香港從來不會去投票,卻爭著去美國做公民。

設計界需要的是「設計公民」,或可説這是整個社會的需要。設計師若成為「設計公民」,他們會關心社會上與設計相關的議題,也會履行設計師的責任和義務,視自己、設計界和整個社會是一種共生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