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平面設計」嗎?

原研哉在其《設計中的設計》與平面設計相關的內容,提及「我們不應輕易放棄原有的東西」。

確實早年「平面設計」是視覺傳意的一種主要「稱呼」,它主要與印刷技術掛鉤,即大部分平面設計,都是依靠印刷生產呈現出來,即宣傳單張、海報、報紙雜誌的平面廣告等,今天媒體多樣化了,手機、平板電腦、智能電視(Smart TV),花樣百出,早期還能作二分法,即「平面設計」及「多媒體設計」(Multimedia Design),今天街上有人向你派發宣傳單張,你不會接收,今天你製作了數百張 A1 的大度海報,你發現可張貼的地方只有數處,公司裏的平面設計師,漸被質疑其功能價值,於是索性踏過界,平面設計師暗地裡被逼進化為能做網頁、拍片剪接、動画等,平面設計與多媒體設計的界線漸覺糢糊,結果終生在追逐不同的製作技術,所謂「週身刀,無張利」,學院附和,平面設計系也索性轉化融合為「視覺傳意」Visual Communication,用統一資源去涵蓋所有視傳範籌,認為再提「平面設計」已是過時。

「平面設計」真的是那麼簡單嗎?它的價值只能與印刷品的興衰同步嗎?答案當然不是,平面設計基本上是視覺傳意的基礎,只把它看成與印刷品掛鉤,是非常膚淺的認識,加上印刷品應用的興衰,不是大衆放棄印刷媒體的問題,而是市場拓展者或設計師本身,未能拓展更多印刷品創新的應用範疇(例︰早晨的免費報紙,另外《黑紙》是印刷媒體,一元一張,在各大便利店有售,生存至今,是令很多市場拓展者和出版人大跌眼鏡的例子),反觀今天不同視傳媒體的設計,只見形體,有認識的人便能看出根基虛浮,只因我們己開始放棄原有的東西。

廣告

Collaboration

我不知香港有多少設計師對 “ collaboration ” 這一字有什麼看法,接觸很多設計師,他們對於“這是我的”有很大的感覺,特別在 “ Generation Me ” 這一代。以往在一些設計界的講座裏,最容易拿出來或老生常談的,多是版權問題,或如何對“自己”的設計作出什麼什麼等。

因此香港在設計上,是很難走出「共同研發」的概念來,而要建立一種設計意義上的 Design Community,更是難上加難。(不是指那些以聯誼或建立人際網絡性質的 Community)說「共同研發」的例子,印象較深刻的是電腦作業系統 Lunix,附上 TED 之短片,也是令我非常贊賞的共同研發設計,透過資訊科技及網絡,真正的匯集意念、經驗及知識,把設計「進化」起來。

香港在這方面是失敗的,最近談及的「二次創作」,只有某些網民在鬧得熱烘,設計界卻鴉雀無聲,對創意共享、copyleft 或 creative commons 等的概念,香港的設計師又理解多少?

.

Creative Commons Hong Kong:  http://hk.creativecommons.org/

與設計一起生活

自小對家具的印象,絕對是木製;無論是睡的床板、坐的椅子、吃飯用的圓檯、掛衣服的衣櫃、廁所內的層架板等等。無一不是以「木」作主要材料。為什麼?並不是我們特別偏好木製用品;其實理由很簡單,因為爸爸是個木匠,亦是俗稱的「三行」師傅。家裡大部份的傢俬,差不多都是由他一手包辦。爸爸是度身訂造的家具總設計師,也是手工出色的製作工匠;原來自小已與「設計」一起生活。

在八、九十年代的香港,「設計」是一個既陌生又具吸引力的詞匯;當設計師總比起在呆板辦公室工作,來得有個性。當時對「設計」的概念一竅不通的我,又怎會想到以「設計」作為自己的職業呢?但世事往往未必如你所料,眨眼間,從事設計行業,已超過十個年頭。「設計」除了是一份職業,還有什麼可能性?「設計」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設計」除了由歷史源頭說起,也可從一些設計人身上去學習;日本設計師原研哉 ( Kenya Hara ) 在《設計中的設計》Design of Design 中認為,在廣義層面思考,「設計」就是將人類生活或生存的意義,透過製作的過程來解釋的意圖。而在日常生活中,也蘊藏著無數設計的可能性;生活周遭無數文化累積而成的物品,我們往往未能察覺到其價值,這些看似平凡的生活細節中挖掘出細膩且令人驚訝的獨創性,才是「設計」。

「設計」似乎無所不在,在我們平凡的生活中,不平凡的存在著;只要利用敏感的觸覺,再加上有獨特的創作力,「設計」就會在我們身邊,以各種形態浮現出來,而且每次也帶來不同的驚喜。

設計中的設計

如果你認識「無印良品」這個品牌或「Re-Design」這個展覽,我想你一定會注意到原研哉這個名子。

原研哉是一個日本中生代的平面設計師、日本設計中心的代表、武藏野美術大學教授。和一些成名的設計師不同之處,是他不只是一位實戰的設計師,也是對設計理論作出探討的研究者,換言之,他是一位會反思「何謂設計?」的文化工作者。

因此本書的第一章,劈頭就問「何謂設計?」,帶引出近代設計發展的因由。第二章是承繼第一章的伏線,探討「Re-Design」這一概念,「將日常生活未知化」是我們對設計的意識形態之再問,介紹了多個在「Re-Design」展覽中的例子:方形廁紙卷、樹枝火柴、人形茶包等。

原研哉是一位平面設計師,因此在第三章裡介紹了「資訊建築」這一概念及其相關的作品,這一章豐富一般平面設計師對平面設計的淺薄理解—平面設計非單純的影像再現,它還能呈現不同的資訊層次……

第四章介紹「無印良品」的廣告理念,對日本文化有認識的讀者,相信不難察覺第四、六及七章實質是探討和介紹日本文化在其設計中的哲理呈現—「禪」及對大自然的崇敬尊重。第五章「欲望的教育」,我認為是最值得設計師深思的一章,而那條老問題又在心中打轉:「究竟是設計改變市場?還是市場侷限設計?」,只見原研哉層層進發,從資本主義、企業價值觀、品牌、市埸、CEO、全球化到日本人的生活環境,一步步帶給我們相關的啟示。

最值得向這位文化工作者致敬的地方,是他不是那些只懂爭名逐利的設計師,或是那些跟紅頂白的學者潮人,他認真的去實踐其設計理念之餘,還不斷的檢視思考自身的設計行為,在最後的一章「重新配置設計的領域」,他對情報與設計的三個概念:「傳達設計」(Communication Design)、「視覺傳達設計」(Visual Communication Design)、「平面設計」(Graphic Design)作出意義上的解釋,文中提到:『草率地捨棄某東西,且再找某東西來替代的行為是很輕率的。若隨著科技的發展,而平面設計師的活動領域或內容有所變化的話,我倒希望能透過那些活動來逐漸刷新賦予「平面設計」的意義……但希望大家別把平面設計視為過去式,使其內容也跟著時代進化才是最重要的。這同時也意味著「平面設計師」自己本身的一個進化。』(p.269)

我作為一位平面設計師,亦深受作者此言感動。

編著:原研哉著,黃雅雯譯
出版:磐築創意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