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為什麼?

manet.fifre

impressionism-art

manet 2

早前到上海當代藝術館一遊,在場一雙年青人説:「都不知這些所謂藝術在搞什麼?完全看不明白」不要説上海,其實香港也是一樣,不明白現代藝術的人多的是。

在一些歐美國家,人們對現代藝術的莫名或抗拒並非太強烈,畢竟很多現代藝術的運動都源於這些國家,我在外國諗書的時候,無論你主修什麼,大學課程裏的 “ general requirement ” 都要你必修兩科藝術科,很多人就是靠這兩科學懂如何欣賞精緻藝術,當年我就是藉此學懂如何欣賞西方古典音樂。

本地與藝術沾上邊的人可能不以為然,或從未考慮究竟有多少港人真正了解藝術是什麼,實質很多港人認為藝術是單純的表達美感之外,卻對「現代藝術」是一竅不通的。我早年經常自問,作為本地一位視覺藝術工作者,我做的一切,究竟有多少人明白理解,還是只沉醉於所謂的「藝術圈」的小圈子世界中。

因此四年前,我每年都舉辦一小講座,向街坊朋友,分享如何理解現代藝術。坊間有很多藝術課程,都涉及現代藝術,但大多只會介紹其簡史,再加一連串大師的作品範例,但最後學員往往都知其所在,而不知其底蘊,我印象中香港藝術館早年有一重頭展,是介紹印象派大師及其作品,大家都想一睹愛德華.馬奈 ( Édouard Manet ) 的大作 《吹橫笛的人》,看過了便算「到此一遊」,但當你問及參觀展覽的人,為何現代藝術史總以印象派作為起點,他們大都不能回答這問題,因為大部分港人對藝術的理解,仍停留在「感觀」的層次裡。

要理解現代藝術,除了有基本的藝術史作為基礎外,最重要是對「現代」這一概念有所理解,我在之前的文章亦曾就「現代」這一概念作出簡介,現代藝術以印象派作為起點,主要是其繪畫內容展現了人民主義的抬頭(繪畫內容不是服務於宗教或權貴,而是平民百姓,街角風景等),形式上考究光與色之間的變化,從中突顯追求自然本質的態度,在當時而言,這兩種取態其實是一種「世界觀」的調整,當然其後的發展更前衛躍進,當攝影興起,藝術家更開始思考「畫」本身的意義及探求何謂真正的藝術。

既然「現代」是一種「世界觀」的調整,因此現代藝術的重點是觀念的表現,藝術家透過不同作品,除了形式或美學的表現外,通常是想利用其作品表現一種觀念,就以利用視覺或聲音作為媒介的藝術家而言,他們的作品是很難以文字語言作取代,最多只能作為引子,即通常放在作品旁的簡介或 Artist Statement,因此這種觀念的表現方法是獨一及不能取代的,我們看不懂,看不慣,主要是因我們習慣以文字去理解觀念,而現代藝術所表現的觀念,往往傾向於對世界事物的一種質疑,藝術家的創作則是一種求真的過程,現代藝術是不段衝擊已有的觀念,去尋求藝術家認為世界的真正演繹,因此現代藝術不少多帶點挑釁及提問,多於給你一個能用簡單語句概括的答案。

曾經在網上看過一段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的訪問,談到國內所欠奉的是對真正「現代性」的理解及追求,這種現代性的擁有並非指那些船堅炮利、摩天大樓、人人手持一台平板電腦或智能手機,而是對事物意義的一種求真精神。

廣告

真理與權力

以往曾相信,藝術或設計,存在著某程度的「真理」!例如紅色代表熱情,天秤式構圖能達到平衡目的,黃金比率是和諧比率等,如果以學術的話語,我們可以稱之為「形式主義」。

某天的一份設計工作中,收到客戶的回覆,要作出某點的修改,而這位客戶,本身也聘請了一位美術指導,而設計所需的修改,也是這位美術指導的意見。

問題是客戶提出修改的原因,我們公司上下的同事都不太認同,包括老板,同事和我!而客戶那位美術指導更在設計所需修改的部份,用類似「形式主義」的手法寫下修改的原因,在字裏行間,又似乎存在著他認為的「形式主義」道理,但在「我們」的眼中,又是另一番「形式主義」道理!

心想,如果大家來一場辯論,比試一下誰的「真理」最真,結果會是怎樣?再想,有這樣的必要嗎?可能大家連這種「真理」是什麼也搞不清楚!此刻的感覺是,設計中的所謂「真理」,常常追隨著權力,這種權力,不少也傾向於一種信仰性質,是很個人化的事!你信,那就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