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觀客觀

無論是設計師與否,都常聽見人們説,設計是見仁見智,是主觀的東西。當然像我這一派的設計師,這種認為設計是主觀的觀念,並不放在重要的位置,以往的主流設計著重「風格化」(Styling)形式,即產品並非有什麼創新功能,只著重外形的美感風格,無錯,這類形的設計確實主觀性較強,因為它涉及「美不美?」這個題目。

時代改變,設計觀念重點轉移,焦點也由風格化轉移到功能創新上,學院的訓練模式也隨之而改,新一代的設計師,對於問題的確認及分析能力也相應提升,對思考、探索及討論問題,可使用一套更有技巧的方法,這可説是近年興起對「設計思維」的一種闡釋論述。

當設計觀念擴大致美感範圍以外的事物,我們便能用「設計」去看種種事物,包括政治民生等,但你會説,若每樣事物都冠以設計去看待,那麼設計是否有點虛無?因為你看不出它的邊界所在?這種説法卻有點捉錯用神。重申,設計是對思考、探索及討論問題的一套「更有技巧的方法」。

即是説,若你相信或依從這種方法,對問題的剖析及處理是客觀的。這些更有技巧的方法,當中包括了種種調查研究的方法,有較為科學及系統性的資料搜集,也有像市場學中的焦點小組討論、正反式的辯證、用家測試、短中長期的利弊分析等。

很多設計師都體會及理解到,縱使有上述提及的種種方法,大家仍會糾纏於主觀客觀相對抗的設計生涯中,人為什麼那麼主觀?那麼堅持己見?個人的主觀判斷都是建基於時日累積的價值觀,以不作討論辯證便作出自認最有效的判決,而這些時日累積的價值觀,也受到種種不同的因素及感性體會左右著。多年的設計生涯,體會到不小設計方案的選取,很多都是「蘋果和橙」的問題,即純粹個人喜好或口味之分,客戶很少會有耐性,細心聆聽你對每個方案的分析,互相比較才作出合適的選擇。

主觀的意見,極其量只能作為參考,但主觀的判決,則更為複雜重要。資深的設計師會明白,「權力」是取決設計的關鍵,所以設計師認為能與最高決策者商討設計,會令事情更直接「恰當」,因為若最高決策者以主觀行事,中下級的便會以猜度其上級的主觀意願而工作,繼而一切的客觀理性都會拒之於門外。

再深入思考一點,設計是否必然以理性作為基礎?香港人當然對於西方哲學大師康德的「理性」理論陌生,因此對何謂「理性」是一知半解的,真正的設計必然以理性作為基礎(當然風格化或藝術成份高的設計則另論),但在不少情況下,設計的非理性顯現,卻是因為私慾、自保或維護既得利益者而來。反之一些看似非理性的部署,卻是設計中的理性手段,電影中也有如此對白:「在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法」。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設計與民主

我經常思考著這些問題,設計是否需要非常民主的過程?若是這樣,那設計師的角色又是什麼?後來認為設計有不同性質種類,某類設計應有相應的民主程序,某類則不是,但如何介定它們的類別﹖如何設定民主的程度?意見的搜集,決策的程序,好像沒有多少人去討論。

搜集意見當然重要,但你會常常問,是什麼人給的意見?是什麼質素的意見?這些意見對事情有多少幫助?從事設計多年,現今一聽見老板或客人説「問問其他人的意見」,心裏便會頓時一沉。

這種情況已經習慣,以往會有一種想法,認為自己已是一「專業」人士,為你提供「專業」的意見,但為你提供意見或建議方案之後,你還跑去問其它非「專業」的人,那你當我是什麼?當然現今這想法已有所「調整」,開始想到設計中那部份是「堅守」的,那部份是需要搜集意見的。給意見容易,但問意見則難,意見搜集後,還需思考過濾。其實多年來所得的意見,沒有多少能真正幫助設計方案的發展改進,大部份給意見的人,對設計背後的上文下理一知半解,或全都是「蘋果和橙」的個人喜好,所謂意見,就是如此。

畢竟民主是有條件的,具質素的人民才是重點。

參考: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1/08/28/蘋果和橙/

蘋果和橙

在以前的著作《切切平面設計》中,我也以蘋果和橙為題,説明平面設計裏有兩種空間,一是屬於設計師個人喜好的空間,別一種是理性推算的空間。

每個平面設計都有這兩種空間,各自的比重視設計品的屬性而定,藝術或實驗成份較重的設計,當然前者佔優,強調明確功能的設計,當然後者較重要。

打個比喻,客戶要求你去給他買一種生果,他只説生果,沒有其它,你以為只是一項簡單工作,然後你買了蘋果,他説不喜歡,你再去買橙,他又説不喜歡,你再去買蕉,他再説不喜歡,你見形勢不對,因為手頭上的成本(車費和時間)已消耗八九,再這樣下去便會虧本,Okay ! 你想想應該在買之前去問問客戶,他究竟想要那一種生果,於是你列出一組問題,問客戶是否喜歡多汁的、較甜的,還是無核的等等,結果客戶把所有的問題打回頭,説全不知道,原來生果是客戶背後大老闆的要求,大老闆剛好外出工幹,客戶説他也不會在百忙中為了這些「小事」而回答你的問題,總之他回來時生果就要準備好。

想想 如果每個設計方案都像上述的比喻一樣,設計工作會是一項非常痛苦的工作,也不足以構成一種合理的生意(business),設計方案經常被否決,大部分都是由於溝通問題、資料不足,更甚的是客戶本身抽象的個人喜好大於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