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已有世界級園區

政府早前提出的河套區科技園計劃,「園區」又再出現。
最早觸及「園區」這一概念,相信是早於八十年代名氣日盛的美國矽谷,IT 技術日飛猛進,一個經規劃的地方,匯聚相關的人才,產生協同效應。其實「園區」可有兩種生成方式,一是有規劃,從零開始建立而起的,另一種是無計劃,但隨年月有機地發展出來。一間廠廈,若果有一兩個單位租給藝術家,一段時日後,就有更多藝術家進駐,也會伸延至相關的服務或製作公司,變成「成行成市」,日後便正名為「藝術村」。
香港仍與很多先進城市不同,不少行業仍未受集團式的壟斷沖擊,這些行業的門市小店仍然存在,他們透過上述的有機發展,在城中已建立不同行業「成行成市」的街道和區域,例如有香港秋葉原之稱的鴨寮街(電子零件及產品);大南街和基隆街一帶的布行,近年更成為手作皮具材料店的集中地;售賣布料,俗稱「棚仔」的欽州街臨時小販市場,那裏曾孕育了不少本地時裝設計師;汝州街的手飾配件店,是不少手作少女選購配件的熱點;由太子上海街和新填地街伸延至旺角一帶的室內裝飾材料、金屬材料、木材、山貨(竹枝及籐器)及工具店都應有盡有。只要大家留意一點,在香港這個獨有的密集城市,上述的街道區域,都齊集在深水埗、太子、旺角和油麻地一帶,相互之間的交通距離不出 30 分鐘,從概念上把它們連結起來,便是一個園區。但那又是一個什麼園區?

如果你在外地生活過,你便會明白他們某些購物方式與香港是截然不同的,特別是工具材料方面,以往香港既是中國大陸對外的橋頭堡,也曾是以輕工業為主的地方,產品的首辦製作、後期加工等,都需要一個極之便捷及有充足支援的環境,對於一些材料及小配件的選購,或加工製作,香港都是一個極之方便及有充足支援的地方,相對於外地,你要不是跑到給集團式壟斷的連鎖店選購,便是要用看不見實物的網購方法,而且貨品種類有限,選購既不便也困難。曾任職過的一間公司,它其中一位客戶是某大賀卡品牌,公司曾指派我的一項任務,就是去招待他們從外地來港的賀卡設計師,遊逛深水埗一帶,選購他們心水的配件材料。
但「園區」的重點不在於此,單靠售賣材料工具並不足夠,還要有互動。我曾在之前的文章談及「創客」Maker 的興起,他們都是繼設計師之後的新興創作力量,創客 Maker 不是指單純構想創作,還要自行製造,從作品原型 Prototype 開始,以上述一個街道區域的連結,對創客來說,就像樂園一樣。
若以長沙灣或荔枝角的工廠大厦區,推動類似藝術村的「創客中心」,或中低端的產品研發中心,那便大有作為,相信不少周邊的設計學院、手作市集、工作坊等活動亦會繼之興起,便會成為有機發展的力量。
規劃式的發展並非不成,但要認清真正的問題所在,眼見這些有機式「成行成市」的街道和區域漸漸消失褪色,永遠的地產主義,廠厦用途規管的官僚障礙,若我們仍是「唔識貨」或「不懂拆牆鬆綁」,那便是「捉到鹿唔識脫角」。

上圖:紅線為文中提及的街道,下圖:俗稱「棚仔」的欽州街臨時小販市場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