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是設計?設計是藝術?

Art-vs-Design

● 一天,我問前輩:「什麼是藝術?」,前輩反問到:「有什麼不是藝術?」

● 昨天與一位新進閒談,談到我的作品,新進説他分不清什麼是藝術,什麼是設計。

● 我認識不少上一代的前輩,通常他們都有兩個身份,藝術家及設計師,而他們很清楚那個身份該做那種創作,及清楚知道自己的作品是設計品還是藝術品。

● 有一位藝術家前輩曾對我説,香港藝術的停滯,當中的原因是搞藝術的人理論基礎不足。

● 到今天,設計生涯廿多年,曾和不少設計師共事過,但九成都説不出主流的設計定義。

● 今天身邊不少的設計師,對設計的概念不清晰,視設計只是上班的 “job”,對藝術絕緣,也一無所知,認為藝術,設計是互不相干的兩回事。

● 曾有一位同事,合作過程出現很大問題,因為她把藝術和設計的概念混淆了,用搞藝術的思維態度去處理設計。

● 發覺無論在諗藝術或設計的時候,同學都不太熱衷理解藝術或設計的基本概念,現今學生是老師的「客仔」,一些老師也自然不太主動講解。

● 強調 “Learning by doing” 的學習方式,學生做自己的作品,樂在其中,但很多 “doing” 之後,學生對什麼是藝術或設計的基本概念,仍然是空白。

● 若你打算開 talk 去講藝術及設計的基本概念,我勸你勿搞,因會無人來。

● 你以為他們不明,至少會問,問自己或問別人都可以,或繼續去「探索」這個問題,但不是,他們只會繼續自得其樂的在創作。

● 很少創作人會經常反思「我究竟在做什麼?」

廣告

看不懂!為什麼?

manet.fifre

impressionism-art

manet 2

早前到上海當代藝術館一遊,在場一雙年青人説:「都不知這些所謂藝術在搞什麼?完全看不明白」不要説上海,其實香港也是一樣,不明白現代藝術的人多的是。

在一些歐美國家,人們對現代藝術的莫名或抗拒並非太強烈,畢竟很多現代藝術的運動都源於這些國家,我在外國諗書的時候,無論你主修什麼,大學課程裏的 “ general requirement ” 都要你必修兩科藝術科,很多人就是靠這兩科學懂如何欣賞精緻藝術,當年我就是藉此學懂如何欣賞西方古典音樂。

本地與藝術沾上邊的人可能不以為然,或從未考慮究竟有多少港人真正了解藝術是什麼,實質很多港人認為藝術是單純的表達美感之外,卻對「現代藝術」是一竅不通的。我早年經常自問,作為本地一位視覺藝術工作者,我做的一切,究竟有多少人明白理解,還是只沉醉於所謂的「藝術圈」的小圈子世界中。

因此四年前,我每年都舉辦一小講座,向街坊朋友,分享如何理解現代藝術。坊間有很多藝術課程,都涉及現代藝術,但大多只會介紹其簡史,再加一連串大師的作品範例,但最後學員往往都知其所在,而不知其底蘊,我印象中香港藝術館早年有一重頭展,是介紹印象派大師及其作品,大家都想一睹愛德華.馬奈 ( Édouard Manet ) 的大作 《吹橫笛的人》,看過了便算「到此一遊」,但當你問及參觀展覽的人,為何現代藝術史總以印象派作為起點,他們大都不能回答這問題,因為大部分港人對藝術的理解,仍停留在「感觀」的層次裡。

要理解現代藝術,除了有基本的藝術史作為基礎外,最重要是對「現代」這一概念有所理解,我在之前的文章亦曾就「現代」這一概念作出簡介,現代藝術以印象派作為起點,主要是其繪畫內容展現了人民主義的抬頭(繪畫內容不是服務於宗教或權貴,而是平民百姓,街角風景等),形式上考究光與色之間的變化,從中突顯追求自然本質的態度,在當時而言,這兩種取態其實是一種「世界觀」的調整,當然其後的發展更前衛躍進,當攝影興起,藝術家更開始思考「畫」本身的意義及探求何謂真正的藝術。

既然「現代」是一種「世界觀」的調整,因此現代藝術的重點是觀念的表現,藝術家透過不同作品,除了形式或美學的表現外,通常是想利用其作品表現一種觀念,就以利用視覺或聲音作為媒介的藝術家而言,他們的作品是很難以文字語言作取代,最多只能作為引子,即通常放在作品旁的簡介或 Artist Statement,因此這種觀念的表現方法是獨一及不能取代的,我們看不懂,看不慣,主要是因我們習慣以文字去理解觀念,而現代藝術所表現的觀念,往往傾向於對世界事物的一種質疑,藝術家的創作則是一種求真的過程,現代藝術是不段衝擊已有的觀念,去尋求藝術家認為世界的真正演繹,因此現代藝術不少多帶點挑釁及提問,多於給你一個能用簡單語句概括的答案。

曾經在網上看過一段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的訪問,談到國內所欠奉的是對真正「現代性」的理解及追求,這種現代性的擁有並非指那些船堅炮利、摩天大樓、人人手持一台平板電腦或智能手機,而是對事物意義的一種求真精神。

藝術與呈現藝術的方法

我認為很多人對「什麼是藝術?」感到迷惑,主要是分不清兩個基本的概念,就是「藝術」和「呈現藝術的方法」。

若你真的相信「什麼都是藝術」或什麼都有藝術成份,那麼絕對純粹的「藝術」概念是沒有什麼好談,也很難談得令人明白,正如老子的哲理想思「道可道,非常道。」《老子.一章》,我認為這種絕對純粹的「藝術」概念是談不到的,只能各自感受體驗出來。

反之,呈現藝術的方法就能衍生出無數的理論和知識,例如我們會問:「這樣的方法能夠呈現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嗎?」,這條問題中就有三點值得我們去思考了!第一是「這樣的方法」,第二是「能夠呈現」,第三是「值得欣賞」。還記得之前的文章〈讀藝術?〉提及朋友的「餐桌藝術」嗎?大家不仿引用上述的三點去思考!因不同呈現藝術的方法就會產生不同的技巧,不同的功能和價值,也會產生不同的欣賞和評論方式等等相關的問題……

從古時的壁畫到現今的電腦或觀念藝術,都是「呈現藝術的方法」的進程,只要有搞藝術的人存在,我相信還會有更多層出不窮呈現藝術的方法,反而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很容易有以下的一種邏輯:「藝術=呈現藝術的方法」,繼而去批判藝術是無聊和荒謬!

「藝術」並非「呈現藝術的方法」,這似乎很容易令人混淆不清,藝術存在於一朵小花中,但「呈現藝術的方法」就是你把小花放在玻璃箱中欣賞,或繞成花圈掛到頸上,把小花插在口袋中,更可以是你打算明天乘車到郊區觀看一朵小花的計劃及過程,只要你向大家聲明:「我正呈現藝術」

若我這樣說,也許你會反問我,那什麼都可以是「呈現藝術的方法」啦!

無錯!什麼都可以是「呈現藝術的方法」,你甚至可以聲稱你家裏的坐廁是一件藝術品,它記錄著你每天如廁的痕漬,這些痕漬表現著一種「道」,一種宇宙的美!你也可以邀請你的親友來參觀這件藝術品,或自資籌備一個展覽等,但在這之前,你必需向大家聲明:「我正呈現藝術」

若你真的這樣做,你可能會面對兩種情況,一,若你把這件坐廁藝術向「藝術界」呈現,你的作品或許會受到「藝術界」的一把「尺」來量度,量一量這件作品去「呈現藝術的方法」有多「高招」,但何謂「高招」?那麼你就要知道以前人們出過什麼「招」,威力有多大,有沒有什麼「奇招、怪招」,或你創了什麼新招!而所謂威力,就是指那些「美」、「創意」、「震撼力」等東西!這把「尺」,在不同的地方、時間都有不同的刻度,而且一直在變。二,就是完全忽略「藝術界」的存在,觀眾看到什麼,感受到什麼,就是這件事的結果。

這裏要說明一點,「藝術界」就是指那些藝術家、藝評家、藝術理論家、藝術教育家等等有關藝術的「家」!

讀藝術?

回憶起多年前的一個藝術講座,題目是《學院與非學院》,大家都擁躍提出意見,在討論的過程中,話題又回歸到「什麼是藝術?」的起點上。

在其它的學術範疇,總是由一些被定義的基本概念,慢慢發展成一套複雜的體系。但在藝術的世界裏,情況卻有所不同,我們有很多藝術理論,也有一套藝術的知識系統,但往往討論到有關藝術的議題時,少不免會再次令人聯想起一些最根本的問題,不經意間又回到什麼是藝術的疑惑上!對於一些已在藝術圈打滾了不少日子的學者或藝術家,對於這個懸空了的「藝術」概念,早已有各自的想思立場去支持他們繼續前進和探索。

當中有人認為「藝術」是從「藝術機制」(藝術家、藝術學院、藝評家、藝術館、藝術市場、畫廊、經理人、觀眾等等一大堆有關的東西而組成的系統)給塑做出來的,也有人認為「藝術」是一些創作的意慾,或一些比較抽象的感知觀念。

對於一些已有明確立場的學者或藝術家而言,再去爭論什麼是藝術,可能已顯得意義不大,但每當討論到這點的時候,總是回想修讀藝術時朋友的一番話:「讀藝術幹嗎?那些人在餐桌上把刀刀叉叉放置一輪,便說自己搞的是什麼什麼餐桌藝術,「藝術」根本就無須去「讀」!」

道、道、道

對我而言,真的什麼都是藝術!
或許這條問題就等於問:「什麼是所有?」
你能回答什麼是所有嗎?
在這裡,先讓我用「X」代替「藝術」兩字,以免產生混淆。

X 是所有,我們身處 X 之中,感受著四周 X 的存在,然後問 X 是什麼,我們要知道 X 是什麼,首先就要找出 X 和其它事物不同之處,但問題是 X 己經是這世界的一切,試問如何能找出其它與 X 不同的東西!人們「求知」的野心不休不止,硬要區分 X 和其它事物的分別,於是硬著要的為 X 加上一個名字,叫做「藝術」,一直為藝術是什麼這個問題而爭論下去……

我的看法,覺得藝術有點像老莊思想中之「道」,是宇宙萬物運行中的一種「律理」,藝術是「道」的一種代碼。

世界萬物都有陰陽兩面、有虛有實、有聚有散、有強有弱、有快有慢、有重覆也有特變、有善有惡、有美也有醜。這一切的對比關係,遠觀之,就是藝術的狀態。有時我們看不清藝術,是因為我們給身旁的事物擾亂了,而更重要的,是因為我們看事物有著一個「框」。比方說,一些低限主義的作品,把大大的畫布只塗上一種顏色,這樣便完成一件作品,那麼你說它那裏會有虛有實、有聚有散?

問題只不過是我們的「框」仍停留在那件作品真實的畫框內,若我們退後幾步,把我們的「框」擴大至能包容其它非低限主義的畫作在內,那麼這張單一純色的作品,便剛巧給那些色彩繽紛、有形態的作品扣上一種對比關係,呈現出事物與「道」的關係來。

有些時候,你不只要退後幾步,可能要退後幾百步,甚至退後至千里之外!

又是「什麼是藝術?」

記得早年在學院的課堂上,討論到藝術是什麼這個話題。不是從事與藝術工作有關的人,大概會對這個問題不感興趣!若問到他們,可能只有一個「輕挑」的回答:「什麼都話係藝術啦!」

但從事與藝術工作有關的人,大概對這個問題也不感興趣!當局者迷,有多少藝術工作者能跳出局外,問問一些根本的問題,繼而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打上問號?

有人喜歡畫荷花,畫了很多年,都是畫荷花;
有人喜歡搞裝置藝術,對世界作出不段的疑問和控訴;
有人花心思去為餐具作出精心的放置,宣稱這是餐桌上的藝術;
我們還有衣、食、往、行、科技、政治、經濟、宗教、做人處世的藝術等。

總之,任何事物都可以加上「藝術」這兩字。

如果有一位有志從事與藝術工作有關的人問你:「藝術是什麼?」,你會否回答:「什麼都話係藝術啦!」若問:「藝術是什麼?」,我建議你可以去圖書館走一趟,會有一大班學者為你準備了如山般的著作,嘗試從生理、心理、社會、種族、哲學及文化政治不同的角度去為你剖析藝術是什麼這個問題。

試想想,若是一位小朋友問這問題,你會怎樣回答?
告訴這位小朋友,那些哥哥姐姐、叔叔嬸嬸、公公婆婆,他們畫畫畫、唱唱歌、做戲跳舞彈琴,那些便是藝術啦!或當這位小朋友長大成人的時候,再問你同一問題,你又會否回答:「什麼都話係藝術啦!」

Photo:  An art performance in Cologne by Angie Hie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