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公民

香港有個組織叫「藝術公民」,早前一些重要的文化藝術議題,他們都會組織起來,做一些事。

大部分香港人是沒有公民這個概念的,因為他們常被稱為「香港市民」,而非香港公民。不打算在這裏詳細解釋何謂公民,在互聯網上很容易便找到它的定義。
每次選舉,電視台採訪投票情況,選民會説,這是為了盡「公民責任」,但不投票非犯法,不會拉你坐牢,完全是你的自由選擇。可笑的是一些香港市民,在香港從來不會去投票,卻爭著去美國做公民。

設計界需要的是「設計公民」,或可説這是整個社會的需要。設計師若成為「設計公民」,他們會關心社會上與設計相關的議題,也會履行設計師的責任和義務,視自己、設計界和整個社會是一種共生的關係。

廣告

周末才現身的革命家?

昨天參加了「藝術公民大聲行」,主辦單位聲稱有二千人參加,警方則稱九百。
遊行的氣氛高漲,我是個內斂的人,只跟隨遊行大隊,用腳步支持參與。

遊行的時候,我想起最近呂大樂教授一篇頗受爭議的文章〈跳出香港「政治劇本」的框框),內裏的一句說話:「周末才現身的革命家」,今天大家情緒高漲,宣示了訴求,要求釋放所有維權人士,但遊行過後,還可以做什麼?

一些保守右派的人士,會說遊行示威這些活動,沒有什麼「作為」,其實遊行示威只是社會運動的一部份,目的是表態,及策略性地爭取媒體的報導,很多港人都不認識,一個完整的社運策略,應該還有其它部份。

今次的主辦單位是「藝術公民」,用「公民」作名字的一部分,足以體現聲稱作為「藝術界一分子」應有的責任,何況艾未未所做的更是超出所謂「藝術界」的藝術行為,體現藝術家反映社會良知的真我表現,表現藝術無懼於政治壓力下的自由表達,實在值得藝術界各方人士、中小學藝術教育者、各大專院校與「藝術」一詞有關的師生朋友、工作上與藝術性質相關的人士,以至認為藝術具社會價值的普羅大眾,走出來表態的!

至於呂大樂教授那篇頗受爭議的文章,我不想多說,以免斷章取義,文章雖然給人批評沒有「具體建議」,但有很多觀點我是認同的,希望今次「藝術公民大聲行」,是一個開始,是策略的一部份,而不希望像呂教授所寫到的,只是「在新聞媒體上大量曝光,容易令人感覺良好」,即交了功課便完事。

呂大樂:〈跳出香港「政治劇本」的框框)
http://hktext.blogspot.hk/2011/04/blog-post_9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