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功夫,虛有其表

近日城中熱話「MMA 徐曉冬十秒 KO 太極拳」,MMA(Mixed Martial Arts)又稱混合武術、總合格鬥技、無限制格鬥。先不管背後是否有什麼陰謀炒作,單看網上片段,徐曉冬的確以極短時間把那位「入形入格」的太極拳手擊倒,隨後徐曉冬更高調向各方比武約戰,民間紛紛討論中國功夫是否「唔打得」,徐曉冬更出言「李小龍也是業餘的」。

其實 MMA 有點像街頭打鬥,至少比賽的限制會降到最低,那大家有沒有看過真正的街頭打鬥?甚至真正參與過,有沒有看過「功夫」運用到其中?我從沒有看過在街頭打鬥中有人使出「虎鶴雙形」,當然沒有看過太極拳如何化解迎面而來的飛腿,我看到真正的打鬥,都是非常凶狠,雙方搏鬥活像野獸,憤怒掩蓋理性,沒有一秒的思考,只要一有虛位,拳腳便到,目的只是令對方得到傷害,受到教訓,而自己得以洩忿。

沒看過真正的街頭打鬥,也會看過電影中的武打吧?經常想像真正的古人怎樣運用「武功」於打鬥中,若 MMA 高手對決少林氣硬功大師,大師使出「金鐘罩」,那 MMA 高手會否一籌莫展?即使近年流行的「詠春」電影,我也很難想像詠春如何對付活像野獸一樣的攻擊,更遑論真能以一敵十?年少時參加過柔道班,導師說柔道是古代日本士兵的搏擊術,因為士兵需穿著厚厚的盔甲,所以便衍生出這種搏擊術,這點卻言之有理,但今時今日,街頭打鬥是不會預先穿起盔甲的。(但柔道的技術優點也會被吸納到 MMA 中)

李小龍就是看得到這個問題,於是提出改革中華武術的觀點立場,最終創立了截拳道。有研究過李小龍的人都知道,李小龍年少時經常在街頭「實戰」,然後把經驗繪圖紀錄,再檢討思考,西方人稱他這種行徑為 Scientific Street Fighting 的研究,大家都知他早年學習詠春,研究現今中國武術的弊病,思考各種搏擊術的優決點,包括西洋拳,泰拳等,所以他的武打是混合了不少門派,實質上他是 MMA 的始祖。其實李小龍的武術研究,過程與現今經常提出的「設計思維」非常近似,先以自身的真實體驗去找出問題所在,經調查研究後,再去思考及確立問題所在,他界定以最快及直接的方法去擊到對方為目的,所以成為截拳道的基礎理念,也就是除去一切無助達到目的的枷鎖限制和那些只有姿勢形態的套路,所以在截拳道中的哲學名言是「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在李小龍的搏擊中都會看到西洋拳的節奏和彈跳步伐,泰拳狠勁的身體運用,而在搏擊中發出的奇特聲音,也有「擾敵」之作用,換言之,這就是設計中的發展階段,亦即進化和修正,李小龍是名副其實的「武術設計師」。

不問意義,徒具形式,這是不少人的生存形態,也顯現在文化層面上。藝術家艾未未就指出現今我們欠缺的是一種現代精神,這種現代精神並非指物質或科技上的進步,而是指對事物的求真精神,今天的中國功夫有否它的現代精神,還是已歸類為一種沒有真正搏擊能力的運動或具藝術成分的表演?或許此文刊出時,事件已經冷卻下來,但對於中國功夫是否「唔打得」,套用在工作或人生上,此問題更令人自省。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Photo: 試鏡中的李小龍 1965

廣告

看不懂!為什麼?

manet.fifre

impressionism-art

manet 2

早前到上海當代藝術館一遊,在場一雙年青人説:「都不知這些所謂藝術在搞什麼?完全看不明白」不要説上海,其實香港也是一樣,不明白現代藝術的人多的是。

在一些歐美國家,人們對現代藝術的莫名或抗拒並非太強烈,畢竟很多現代藝術的運動都源於這些國家,我在外國諗書的時候,無論你主修什麼,大學課程裏的 “ general requirement ” 都要你必修兩科藝術科,很多人就是靠這兩科學懂如何欣賞精緻藝術,當年我就是藉此學懂如何欣賞西方古典音樂。

本地與藝術沾上邊的人可能不以為然,或從未考慮究竟有多少港人真正了解藝術是什麼,實質很多港人認為藝術是單純的表達美感之外,卻對「現代藝術」是一竅不通的。我早年經常自問,作為本地一位視覺藝術工作者,我做的一切,究竟有多少人明白理解,還是只沉醉於所謂的「藝術圈」的小圈子世界中。

因此四年前,我每年都舉辦一小講座,向街坊朋友,分享如何理解現代藝術。坊間有很多藝術課程,都涉及現代藝術,但大多只會介紹其簡史,再加一連串大師的作品範例,但最後學員往往都知其所在,而不知其底蘊,我印象中香港藝術館早年有一重頭展,是介紹印象派大師及其作品,大家都想一睹愛德華.馬奈 ( Édouard Manet ) 的大作 《吹橫笛的人》,看過了便算「到此一遊」,但當你問及參觀展覽的人,為何現代藝術史總以印象派作為起點,他們大都不能回答這問題,因為大部分港人對藝術的理解,仍停留在「感觀」的層次裡。

要理解現代藝術,除了有基本的藝術史作為基礎外,最重要是對「現代」這一概念有所理解,我在之前的文章亦曾就「現代」這一概念作出簡介,現代藝術以印象派作為起點,主要是其繪畫內容展現了人民主義的抬頭(繪畫內容不是服務於宗教或權貴,而是平民百姓,街角風景等),形式上考究光與色之間的變化,從中突顯追求自然本質的態度,在當時而言,這兩種取態其實是一種「世界觀」的調整,當然其後的發展更前衛躍進,當攝影興起,藝術家更開始思考「畫」本身的意義及探求何謂真正的藝術。

既然「現代」是一種「世界觀」的調整,因此現代藝術的重點是觀念的表現,藝術家透過不同作品,除了形式或美學的表現外,通常是想利用其作品表現一種觀念,就以利用視覺或聲音作為媒介的藝術家而言,他們的作品是很難以文字語言作取代,最多只能作為引子,即通常放在作品旁的簡介或 Artist Statement,因此這種觀念的表現方法是獨一及不能取代的,我們看不懂,看不慣,主要是因我們習慣以文字去理解觀念,而現代藝術所表現的觀念,往往傾向於對世界事物的一種質疑,藝術家的創作則是一種求真的過程,現代藝術是不段衝擊已有的觀念,去尋求藝術家認為世界的真正演繹,因此現代藝術不少多帶點挑釁及提問,多於給你一個能用簡單語句概括的答案。

曾經在網上看過一段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的訪問,談到國內所欠奉的是對真正「現代性」的理解及追求,這種現代性的擁有並非指那些船堅炮利、摩天大樓、人人手持一台平板電腦或智能手機,而是對事物意義的一種求真精神。

此時此地 艾未未

一連串的「艾未未事件」,引起了對艾未未的關注,很多人對他的認識,多是透過電視傳媒或網上資料,其實艾未未是一個怎樣的人,如何理解他所做的,我建議大家可看看《 此時此地  艾未未  Time and Place Ai Weiwei 》

此書是集合了他多編的寫作、傳媒的採訪及對其他藝術家的藝評,全書分三大章,分別是藝術、建築及評論,內容豐富。艾未未非常推崇互聯網的力量,更是一個多產的寫作人,每天都花一段時間在網上寫作。 人家總說藝術家都是怪形怪相,思想奇特,很多採訪都會問他一個問題:「你認為自己的身份是什麼?」似乎很多傳媒都想從他的口中找出一個對他的具體定形,但往往都找不出令人滿意的答案,是什麼?是一個藝術家(這是大眾最確認他的一個身份)?是一個建築師?還是一個維權人士? 從書中你可能會得出一個這樣的回答:「我只是一個「混混」或想到要做什麼便去做的人」若一位藝術家到達了今天世界性的地位時,你期望他會怎樣形容自己的所作所為,在書中,你看不到感人的奮鬥故事(約略提及童年時隨家人下放的事,及後留美的生活),也有很多是因為「鳥巢」(○八北京奧運場館)而聽聞這位人兄的,但在書中,艾未未告訴你其實他沒有正式諗過建築,更說到「……所有得獎的建築都是愚蠢的……」(對這點,若讀者有興趣,可參看其上文下理,無意在這裏斷章取義),也會從他的訪談中感到「其實他真的不想再做建築」。

艾未未是一個敢言的人,對國內的建築生態,作出赤裸的批評,他的敢言,可從他認為中國仍欠缺一種真正的現代精神中尋得蛛絲馬跡,在這個國度裏充滿虛偽、浮誇和不真實,所以他要說「此時此地」,誠實的去思考、去實踐當下的事情。 書中有不少篇幅提及《童話》及「鳥巢」這兩件作品,細說了當中的過程,相信對從事藝術或建築的學生朋友,有不少參考價值,特別是他的執行及實踐能力,讀者也可從「評論」一章認識現今國內的當代藝術。

艾未未博客: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aiww/

《此時此地  艾未未  Time and Place Ai Weiwei》
編輯:陳凌雲  王罕歷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2010 年 9 月第 1 版

周末才現身的革命家?

昨天參加了「藝術公民大聲行」,主辦單位聲稱有二千人參加,警方則稱九百。
遊行的氣氛高漲,我是個內斂的人,只跟隨遊行大隊,用腳步支持參與。

遊行的時候,我想起最近呂大樂教授一篇頗受爭議的文章〈跳出香港「政治劇本」的框框),內裏的一句說話:「周末才現身的革命家」,今天大家情緒高漲,宣示了訴求,要求釋放所有維權人士,但遊行過後,還可以做什麼?

一些保守右派的人士,會說遊行示威這些活動,沒有什麼「作為」,其實遊行示威只是社會運動的一部份,目的是表態,及策略性地爭取媒體的報導,很多港人都不認識,一個完整的社運策略,應該還有其它部份。

今次的主辦單位是「藝術公民」,用「公民」作名字的一部分,足以體現聲稱作為「藝術界一分子」應有的責任,何況艾未未所做的更是超出所謂「藝術界」的藝術行為,體現藝術家反映社會良知的真我表現,表現藝術無懼於政治壓力下的自由表達,實在值得藝術界各方人士、中小學藝術教育者、各大專院校與「藝術」一詞有關的師生朋友、工作上與藝術性質相關的人士,以至認為藝術具社會價值的普羅大眾,走出來表態的!

至於呂大樂教授那篇頗受爭議的文章,我不想多說,以免斷章取義,文章雖然給人批評沒有「具體建議」,但有很多觀點我是認同的,希望今次「藝術公民大聲行」,是一個開始,是策略的一部份,而不希望像呂教授所寫到的,只是「在新聞媒體上大量曝光,容易令人感覺良好」,即交了功課便完事。

呂大樂:〈跳出香港「政治劇本」的框框)
http://hktext.blogspot.hk/2011/04/blog-post_9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