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設計(二)

上篇談及如何能在大專(大學)和職訓(職業培訓)裏教設計,今次便到中小學及私立學院。先說私立學院,若果你在設計業的年資較長,必知道過往香港私立設計學院的發展歷程,也明白當中的底蘊。

香港的私立設計學院興起於七八十年代,由早年寥寥可數的三數間,其後如雨後春筍的發展到今天大大少少不同的院校課程,而今天又進入了低潮期,確實令人搖頭輕嘆。早期的私立設計學院確有輝煌的時刻,那個經濟起飛的年代,求才若渴,當年在私立、大專或職訓讀設計,畢業時只需一份好的作品集,不愁沒有工作。當年常引述某某香港設計大師,曾在某私立鼻祖級設計學院就讀出身,這些故事確實給予學生某種信心及品牌效應,那些年確實有不少因上不了大專或職訓的學生揀選私立設計學院就讀,他們有潛質也有熱誠,整體而言,當年的情況都能吸引各路有實力的前輩到私立設計學院任教。

我曾在香港的私立設計學院就讀過,也遇過不少敬佩的前輩老師,可惜時代改變,私立設計學院本身的經營及發展思維漸漸變質,若院校以「生存」為前提,再以「學店」的形式去經營,必不會長久。最為致命的,是政府將資源放在職訓上,擴張職訓的設計院校,院校擴大,便需將其「填滿」,繼而降低收生門檻,因此首當其衝的便是私立設計學院,兩者相比,學生必選認受性較高的職訓院校,近年從朋友口中得知,私立設計學院的收生每況愈下,岌岌可危。

還值得在私立設計學院任教嗎?如果你是面對一班無心向學,讀設計是為了不需諗書考試,花時間上堂是為了向父母交待,那你的心理質素必需很強,否則不能持續下去,奇怪的是歐美的設計教育,私立學院都有很高的地位,在美國,排名頭幾位的都不乏私立學院,情況與香港剛好相反。

多年前曾與大專教授談論設計教育,說到經濟低迷期間,政府便會積極推動藝術或設計教育,營造「讀書不成,你還可以去搞藝術設計」,背後的目的是降低或緩衝當時的青年就業問題,當然這只是大家的推想或陰謀論,但「讀書不成做設計」這種觀念仍是否主流?讀設計就是否不需讀書嗎?

至於中小學的設計教育,當然也有不少問題,我曾在小學當過短暫的代課老師,也經常接觸中小學的老師朋友,若你想在中小學教藝術設計,那你要分清楚這不是一個單純想教藝術設計的工作,而是你是否適合或願意在香港當一位中小學老師的問題,而教的也不會只是視藝一科,在工作性質及環境上,個人的性格及生活形式都需配合。早年你只要有大學學位,是有機會入職的,但現今卻不能,因為你還需有教育文憑才可。

畢竟教育是一種志業,它不是一份糧來供車買樓,求安定來當個中產便算,而是需對下一代負上責任,回應文章(前篇)的起點,我當不成老師,除了上述提及的種種外,最大的心結是因我在這行多年,明知大部分的學生將來會進入一個殘酷的森林,但卻在他們面前營造美麗如畫的仙境,這點我很難做到。(完)

(頭盔先戴,以上全屬筆者個人的經歷及意見,觀點以觀察普遍現像為基礎,當然會有例外個案,但這不是科學,不能已例外的個案去否定普遍現像)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教設計(一)

多年來有不少朋友勸我去教書(教設計),或許他們認識我的背景,知道我有過一些著作,理論多多,辦了不少與設計相關的活動,也在這行打滾多年,外形格調活像一位老師。

首先感謝這些好朋友的關心,他們都明白我的處境,知道我在這個行頭顛沛流離多年,想我有較穩定的生活,繼而再續現有的理想興趣。因此他們都想我多留意相關的職位,想我積極一點去申請,但我每每都會向他們說:「他們是不會聘請我的」

為何每次都會有這種看似消極的回覆?我不知對設計學界的判斷是否中肯,或許這篇文章可給有意進入設計教育行業的人作參考。

設計教育的機構大可分為大專(大學)、職訓(職業培訓)、中小學及私立學院。 說大專教育,大家先要明白「學術研究」與「職業培訓」的概念,大學應歸學術研究,大學教授或學院的成就,通常與「學術取向」掛鉤,學術界認為那些研究項目有價值,或「紅」,那些相關的人士便較易搭上。一朝天子一朝臣,換了院長,很大機會連學術取向也會改變,香港的大學設計學院,喜聘用外藉教授,上層曾在外地那間名牌大學任職,下層多是相關的「親朋戚友,師兄弟妹」,其次「國際關係」亦能提升學院地位,當然也有部分本地教授。說簡單點,它活像一個真實的社會階層,院校由上至下,階級觀念都很重,怎樣的「出身」顯得重要。我多年前曾有項目與大學教授合作,在設計學院待了一段時間,很能感受那種氛圍,因此說在香港現實社會的設計工作經驗,對他們來說意義不大,若你有點知名度,或正在工作上與他們的項目相符,或許能當個客席講師。

香港的設計職訓也相當奇怪,暗地裏大專竟是職訓的「競爭對手」,職訓不知是自卑還是什麼,覺得繼續職訓是沒有什麼學術地位,因此你會覺得現今大專和職訓的領域界線越見含糊,職訓聘用的老師,性質漸近大學,因此在招聘上也有上述的因素。現今看職訓的講師,可分為兩批人,老臣子和新入職的,老臣子是鐵飯碗 ,屬永久僱員,這批人知道外面「風大雨大」,而這裏薪高糧準,便「打死都唔走」,也因收生人數及資源分配的問題,現在聘用永久僱員的講師實屬罕見,反之聘用的多是合約或兼職員工,隨著收生人數,教學方向的改變而增減調配,申請全職主科講師的職位,除職位罕見外,難度與申請大學教職不相伯仲,而且山頭多多,各自有自己的領域世界,你不認識他們的人,即使你經驗有多豐富,在業界做了什麼什麼,他們也未必知道,我早年無論在職或業餘都有與職訓學院合作交手過,但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

具社會經驗的人都明白,有些所謂公開招聘,其實都不是真的,只是機構程序上的需要,以示公開公平公正,其實內裏已有一批人選。(續)

(頭盔先戴,以上全屬筆者個人的經歷及意見,觀點以觀察普遍現像為基礎,當然會有例外個案,但這不是科學,不能已例外的個案去否定普遍現像)

Photo ( Creative Commons )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設計可以考核嗎?(一)

設計可以考核嗎?在我的設計朋友圈中,這已不是新鮮的題目,但仍有討論的價值,就像當年教育界都明白,會考是本地「教育」的問題所在,高呼求學不是求分數,雖然現今學制已改,但亦不能完全放棄考核,只是在形式上作了改變。

要討論這題目前,首先我認為有一些觀念需弄清,如設計作為一學科時,有沒有其「知識系統」?又或是什麼是設計上的理論?還是只傾向一種技術培訓加創意思考的東西?什麼是「學術自由」及「職業培訓」的矛盾衝突?

進一步可以問,為何要考核?什麼學校,什麼學生需要考核?有什麼可以考?有什麼不能考?正如中學生要面對社會的強制性考核,但難道大學博士生也要做選擇題過關畢業嗎?他們只會做研究,交論文。再問下去,你會發現以上種種問題,都涉及專業制度、學界和業界利益之「政治」因素!

首先,確立一套可供考核的「知識系統」,要某程度上統一各院校的課程,一些科目,執教的已不能「各施各法」,首先受到衝擊的會是一些私立院校,因為私立院校的教師招聘,是因人及院校的傳統而定,私立院校內設計教師的薪酬資格,沒有制度性的規定,若統一各院校的課程,這意味著設計教師也需具備資格及會被審核,到時若教設計需手持 “ Design Ed. Cert. ”(Design Education Certification) 才能執教,那設計教師的供求及「叫價」必定出現變化,必然對私立院校做成衝擊。

雖然教統局會審視各院校的設計課程,但問題是有多少「空間」給院校自由發揮,因此所謂審視,結果可能形同虛設,而沒有「專業組織」監察的課程內容,亦很有可能與實際的職業情境脫節,再加上設計院校往往有「學術自由」及「職業培訓」之間的矛盾衝突(這是院校定位的問題),因此在現時真實的情況上,設計課程可以是不受約束的。而很多私立院校的設計教師,都是資深的前輩,未必受過正統的設計教育,但都是由多年的實戰經驗中成就起來,得到肯定。若統一院校的課程,確立可考核的「知識系統」,必定影響他們各自獨有的施教方法,若要求他們考核設計教師資格,更是天方夜譚,而「資歷架構」是否能在設計教育中生效,暫時未有答案,蹤使生效,這些前輩願意跟從一套已確立的「知識系統」來施教嗎?

那你可能會問,什麼是設計的「知識系統」?確立一套「知識系統」的意義何在?有這需要嗎?(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