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經濟可以轉型

如果經濟可以轉型,這裏會是一個怎樣的地方?我們(或下一代)會過著怎樣的生活?

「經濟轉型」這名字早已在香港出現,董特首年代已提出「知識型經濟」,直至今天,香港只轉型為一個給有錢人的大賭場,而且越睹越旺場,成為全球暴發戶增長最快的地方。(也早成為全球已發展地區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地方)

那麼一無所有的下一代怎麼樣?

我的上一代,他們大都經歷了中國近代的厄運,戰亂及文革的洗禮,大部分人,其人生只求安身立命,為求仔大女大,能滿足口腔,香燈有繼便成,上一代人對任何地方都沒有期望,只要不是中共管治便可以。我這一代被稱為無根的一代,是因為上一代,也是因為英殖關係,大部分人視香港為一跳板,跳到有綠咭的地方去,或被灌輸為「過渡的城市、借來的地方」,今時今日,似乎大家都忘記了九七前的移民潮,忘記了當時的未世情懷,走得快,好世界,這才算香港醒目仔。

雖則如此,香港仍有另一批醒目仔,運用逆向思維,人棄我取,決定留下,誰知九七沒有發糧票肉票,反而樓股暴升,這批醒目仔自然發到盤滿缽滿。從此香港經營成本高昂,獅山精神的發源地「工業」紛紛北移,抱著祖國廉價勞工及便宜土地的「人家賜與的優勢」,及香港「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朝種樹,晚𠝹板」的精神,奉行「Hightech high 嘢、Lowtech 撈嘢」的策略,“ 盡 Cap ” 過後再「投資」金融房地產,齊齊創造香港神話。

若根據呂大樂的著作《四代香港人》,四五十後稱為香港第二代,四五十有一特質,就是營養好,精力充沛,能夠位居高位而無半點倦意,若又根據陳冠中懺悔之作《我這一代香港人》,香港第二代又有一種「過關」精神,從當年會令人跳樓身亡的會考到人生終極「四仔」方程方,都是過完一關又一關。

上述的一切,若用設計人的眼睛看,香港這片土地,從來就沒有「可持續發展」的精神可言,熟識香港歷史的人應該明白,香港說有今天的「成就」,其實是多次的「死好命」,這裏有的是買辨文化,是 “ Sales 之城 ”,知識型經濟似乎作用不大,但如果經濟可以轉型,知識能與產業結合,產業自然多元化,年青人才會學以致用,社會才會人盡其才,設計業也會相應蓬勃,設計師自有發揮機會。

因此八九十後無出路,不是自身的問題,拿走英殖年代的「大右派」思維,不再說反智的「香港只是一個經濟城市」,忘記可能是下屆特首唐英年那番侮辱人家智慧的奮鬥論,記著政冶、經濟、教育、人生環環緊扣,反思欲灌輸入你腦中的意識形態,爭取自身的公民權利,告別犬儒。

(每一代都有對香港作出真正貢獻的人,上文無意「一竹篙打一船人」,請見諒)

廣告

讀書唔成做設計?

讀書唔成做設計?我相信三十過後的設計師,或多或少都有觸及這種港人對設計的偏見。這種偏見源於港人對設計的基本認識,在多年前,設計的工作性質多涉及繪畫,而繪畫又不少與藝術扣上關係,以港人金錢掛帥的文化而言,設計師等於「美工」(美術工人),又或俗稱「公仔佬」,社會地位不高,賺錢不多的一種行業。

「讀書唔成做設計」,在過往是一種實況,當時設計被認為是介乎於藍領與白領之間的一種行業,長久以來,香港的教育制度以文理分科的文法教育為主,書讀得成,大多進身大學,繼而邁向醫生、律師、會計師等之行列。但當時設計所要求的能力性質,卻是在文法教育之外,即繪畫、創意、及藝術能力,當你在文法教育下失意時,很自然會想像自己是否有另一方面的能力。

但現在「讀書唔成做設計」這種偏見是否仍然存在?很在乎設計師本身的心態及際遇,多年前「創意工業」概念興起,本地政府沒有考究經濟轉型失敗的原因,但仍力推「創意工業」,鼓動設計行業,傳媒對設計於品味及消費方面著力報導,明星眾出,一般人開始想到,設計不只是「門面工夫」,原來也可以名成利就,雖則如此,但仍未能解答:「做設計唔駛讀書?」是否一個事實。

傳媒或設計機構,甚少能夠推廣在設計中所包含的知識及能力要求,或可說是職業設計師的「專業條件」,需知今時今日,設計師需要有邏輯、分析、組織及策劃能力等,語文方面的要求也相應提升,因為真正的設計師不是躲在房間中的宅男宅女,需要良好的溝通及處理資訊的能力,要有解決問題的決心,面對不同客戶的 EQ 及能耐!

剛說到「讀書唔成做設計」這種偏見是很在乎設計師本身的心態及際遇,即設計師對整個設計行業「光譜」的理解,也相應大眾對這「光譜」的理解,你可能會遇上很多客戶,他們會認為所有的設計師只是懂得一些繪圖軟件的技巧,再加上一些「天馬行空」式想像的技術員,你也可能會結識到一些大企業的設計經理,認識他們日常的工作性質及範疇,但最終,「讀書唔成做設計」就決定於那一方的理解成為主流。

多年前曾聽過一欲報讀設計的學生戲言:「揀設計,因為唔駛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