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香港風格(三):School Art

本篇的題目,本應是「真正香港風格的成因」,但最終決定為〈真正香港風格(三):School Art〉。

反思很多「七十前」的港人,他們的美感(美學觀)是怎樣形成的?我記得自已諗中學的年代,美術科不被重視,是「閒」科,那年代是稱作「美術」,是沒有「藝術」的,很多港人的美育,到中三便劃上句號。其後才引入「美術與設計科」,直至現今稱作「視覺藝術科」,但大部份都以中學階段為終結,以會考因素而定形。

當我在美國留學時,在大學要修 “ General Requirement ” 學分,其中有六個學分是「藝術」,是無論你將來選修任何主科(major),都要修讀的學分(三分一科,即兩科),當年的學友主修會計,但他郤和我一同修了一科音樂欣賞(是西方古典音樂的介紹及欣賞方法),因此我的「美育」,郤在外地得以延續。

容我大膽的說,香港這樣的美育背景,很多港人,他們的美感或美學觀是一種稱之為 “ School Art ” 的東西,以外國的解釋,就是一種中小學階段的藝術(美術或工藝),我則創造一名稱形容這種美學觀,就是「壁報板美學」,希望令朋友容易想像 “ School Art ” 為何物?

試想像中小學生會如何裝飾「壁報板」?他們沒有受到略高層次的藝術或設計教育,因此他們的美學觀是很單一、單純,甚至可以說是幼稚的,而「壁報板美學」,通常都有色彩繽紛、構圖鬆散、空間填滿、熱鬧、跳動(或稱之為活潑)、高度裝飾的特質,其次是愛用剪貼、拼貼、和卡通元素這類手法。

曾有兩次經驗加深我對這種「壁報板美學」的看法,在多年前曾參觀過一次中學的聯校藝術展,發覺大部分的作品(差不多全部)都有上述特質,全場數十件作品,不多於三件是用單色或少量顏色創作的,當然也沒有略帶概念或低限主義色彩的作品。

其次是多年前曾入讀一個由「美術老師」及「設計師」學生組成的課程,課堂上的作業,很明顯出現兩種不同培訓背景的傾向,設計師視覺上的 “ Grid ” 或系統結構,對美術老師來說是生硬死板,不夠活潑,設計師視覺上的「留白」(negative space),對美術老師來說是一個「洞」,是浪費空間。

香港設計師的客戶,很多就是這種帶有 School Art 或 「壁報板美學觀」的人,因此很多地道的設計,都是上述那些色彩繽紛、構圖鬆散零亂(或稱之為活潑)、空間填滿、高度裝飾的風格,正如前兩篇真正香港風格之白邊 Logo 及外框字,其實是一種剪貼、拼貼、及高度裝飾手法的反映。 因此,香港設計師的客戶,受到本地中小學美術教育的影響,而教育政策,也就是受到政府政策、發展思維、及資源分配的影響,設計不離政治,難道這點也不明白嗎?

真正香港風格(二):白邊 Logo

另一種常見的平面設計風格是運用「白邊 Logo」(見上圖),如同前一篇〈真正香港風格—外框字〉,商標外圍白邊的作用是分隔「地色」,避免商標本身的顏色與「地色」融合,俗稱「黐地」,運用這種方法的原因不外乎客戶不能接受淺色或無色的白地,或客戶不能提供此情況下使用的單色或「反白」商標(見第四圖),直接的客戶就是不接受單色或「反白」商標。

專業的設計師必定明白,專業的商標設計,必定會考慮到不同使用情況的規範,替商標提供不同的使用版本和使用規則,一個專業的商標設計,應有其由設計師提供的「使用指引」,提供不同使用情況的設計版本,除了全彩版本,更應包括灰階、單色、或反白版本,並在呈交設計時向客戶說明清楚,不能隨意在商標上加上影響其視覺效果,或間接扭曲造型的手法,在深地色上的「白邊 Logo」,除非白邊是商標本身原有的設計,否則它會影響商標本身的造型,扭曲商標本身正負空間的視覺效果,“ distract ” 商標的設計。

一個成熟的平面廣告,重點在於溝通的概念和訊息,或主影像本身,不是配角的商標(若商標不是市埸策略的重點),但港式文化著重「用到盡」,每樣元素都要大,空間和顏色要用到盡,結果設計的 “ tone of voice ”(語調)就變得很強、很嘈雜,被客戶要求放大或加白邊的商標,往往變成干擾主訊息和影像的元素,有如美女臉上的一隻蒼蠅。

有這種文化的客戶,是很難選用單色或「反白」商標,再加上現今設計的職業生態,很多設計方案以價低者得,客戶聘用廉價的設計「服務」,其商標設計根本無有提供全面的使用版本和指引,客戶以為一個全彩的商標設計了出來,整個方案就是如此。這也引申至另一問題,就是 CI(Corporate Identity 機構識別)概念的普及性及管理,很多客戶是大機構的傳訊或市場部人員,小機構的就是那些所謂的聯絡或中間人,他們對這方面的了解有多少?院校有否教授在這方面如何與設計師合作?不懂 CI 概念的聯絡或或中間人,往往就把設計置入官僚的工作程序中,對設計師的建議或要求顯得無可奈何。

一些本地的大機構在這方面卻做得不錯,如港鐵、匯豐等,但問題是若說要推廣本地設計,就不是把一些已成功運用設計多年的例子以偏概全,而是在現實的情況下,看看客戶有否成長,變得成熟,懂得互相尊重及與設計師溝通合作,我常說香港的設計仍在開荒期,從這點觀察,不是無的放矢。

真正香港風格(一):外框字

早年胡恩威先生曾推出兩本《香港風格》,主力針對城市規劃等問題,但平面設計的香港風格,則少有人討論。前輩級設計師靳埭強及陳幼堅先生於早年已開始致力推動現代中國風的設計,畢竟也是以「中國」為主,真正平面設計的香港風格,我相信至今乃未有人認認真真的去研究討論!

而這種平面設計不是指在設計品的訊息內容上有「香港」或「老香港」元素(帆船、唐樓、潮語、懷舊月曆牌等),便說成是香港風格的設計,而是在設計「形式」( Form ) 上,有一種特別強烈及慣性的傾向,這種傾向未必一定唯香港獨有,但若以中文為主的平面設計,這種「形式」處理的普遍性越強,便越能代表該地的風格,而每一種風格的出現,必有其立場、前因後果和經時日沉澱出來的文化因素。

我理解平面設計的香港風格,是以個人的設計工作經驗,對本地客戶的理解,及城中的觀察所構成,說不上什麼理論研究,只供參考。首先,不要以什麼展覽比賽中的得獎作品、設計雜誌上刊登的作品或學生在院校內的功課習作,作為理解香港風格平面設計的「指標」,應以日常生活最普遍及容易接觸的設計為對象,去理解何謂香港風格,更將會以多篇連載,評論平面設計的港式風格。

在文字處理方面,港式風格流行用「外框」字 (outline),即將文字邊框加粗加色,或常以反白外框,用以外隔複雜的背景圖案(見上圖),這種形式的設計常見於政府文康、政務、或社福界等機構宣傳,但文字邊框加粗的處理方法,除用於處理刻意以字形作為主體之設計外,用於其它文字資訊,則會破壞文字本身的設計和重量 (weight),對文字的閱讀性也構成障礙(花亂)。這種港式風格的成因,不外乎這類客戶常以價低者得的形式聘用設計服務,而受聘的這些設計師亦常以一種「方程式」的態度應付之,他們明白這類客戶的品味喜好,即花巧、色彩繽紛、高度修飾、無格式結構(被稱之為構圖活潑),因此這類設計師能用一種最便捷的方法,即「花地」,文字建立反白外框(用以外隔複雜的背景圖案),立體標題加陰影,最後補上一些 clip art(即食設計小插圖),來應付這類低價的設計工作。

至於其它港式風格的例子成因,在其後的篇章續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