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檔設計 4:存貨

排檔設計的另一重點,是存貨,最近的政府咨詢文件中,提出的「留架不留貨」,都是因應存貨而衍生出的問題方案。

引發「存貨問題」的關鍵,是一連串的排檔大火,先不論起火成因,有人認為存貨與起火有關聯,也因此與安全扣上關係。但「存貨問題」的前提是空間的使用,在過時的小販政策上,在不合理的經營範圍下,也衍生出種種存貨的問題,要明白排檔的貨品種類不是一式一樣的,不同檔主解決存貨的方法有異,有檔主長途跋涉將貨品由遠處運來,有檔主租用附近的街舖或樓上單位作存貨使用,直至後來出現的「蒙古包」,都是由過往至現在衍生出的有機生態。

在這種生態下,因應生存,檔主在過時的小販政策下,都已「迫」出一套解決存貨的方法。因為排檔小販是多樣性的,以單一「留架不留貨」,不是回應問題的方案,「留架不留貨」本應是指向火警安全本身,不是迫切要解决現存存貨方法的方案,重回前篇的「目的與手段」,真正的問題(目的)是「如何提升現存存貨情況的安全性?」,而「留架不留貨」一定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案,反之因為安全問題,而要用單一方法(留架不留貨)改變現存存貨的情況是一種「下策」,要解決真正的問題,就必需檢討過時的小販政策,去提供一個合理的經營範圍。

廣告

拉布(目的與手段)

.

.

.

不是抽水,今次人民力量的「拉布」策略,正正體現了上篇〈設計思維之「目的與手段」〉,政治冷感和無知愚昧的香港人,更不知正在發生什麼事,靠一般主流傳媒的報導,只會令人覺得他們在攪事,在玩嘢。

今次的「拉布」策略,目的是運用合法的議會程序,頂住了兩條惡法(替補及網絡廿三條)的通過,爭取更多時間空間,讓民意能蘊釀起來,否則在大部份政治冷感和無知愚昧的香港人下,惡法便會在失效的立法會中通過,到時香港選舉及言論自由的告終,便正式展開了序幕。

很多政治冷感的香港人,仍不明白香港的立法會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也不明白立法會與影響一生的民生政策、功能組別、分組點票、地產霸權之間的關係,他們仍然以為現政府承襲及處身在八九十年代「你有你政治,我有我揾銀」的和諧日子中,而這些人在打「拉布」,是攪事做 show。

立法會失效(見鄭家富發言),就是「用正常手段而不能達到目的」的明顯例子,因為它有著一個不公義的選舉及投票方法,因此非用另類手段不可,但另類手段亦有代價的,就是苦了兩位人民力量的成員毓民和大嚿(還有長毛)。

設計思維之「目的與手段」

我相信若要設計一套有關設計思維的課程,「目的與手段」是值得探討的課題。記得當年做包裝研發的工作,給同事下達了一些困難的任務,要他們設計出一些功能特別的包裝結構,同事都叫苦連天,説這不成,那不能……

但我通常都會説:「你們通常覺得困難,是因為你們慣常只利用一種邏輯手段去達到一個目的,因此當中遇到的問題障礙,也只有一種,你解决不了就是解決不了。要達到一個目的,試先把目的及手段分離,要達到目的,其實有很多不同的手段路徑,離開慣常那種,你同樣會有達到目的方法,只是當中會遇到別的問題障礙,但那些問題或許你有能力解決,只是代價有所不同。」

我稱這做「相同目的,不同手段,障礙轉移」,上圖是當年的一個個案,要做出一個連體可 collapsible 的 rigid box,往常的構思方法很難做到,但當手段改變,運用更多內藏磁石,目的達到了,但問題則由結耩轉移至成本,但解決成本的問題總比結構上的死結來得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