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

S

留白,一個常用於國畫中的術語,但當你的設計中出現空白位置,而你向設計客戶説這是留白,你不其然會從他/她的臉上發現沉重疑惑的神色。

在設計的學術術語中,有「負空間」一詞(即在既定範圍內,主體或連同其它元素之外的空間),在香港,即使你與很多本地設計師説負空間一詞,很多都不明白其意思。你可以説留白是負空間的運用,但其意義原則是什麼,很多設計學院都沒有教授。

本地客戶看見設計中有太多空置的地方(有洞),不論設計概念如何,大都只認為你不能有效的用盡畫面,更甚的認為你懶,或所用元素太少,怕訊息跑不出來。負空間的運用是可以産生動態的意味,國畫中的「氣韻生動」,是與負空間的運用相關,當正負空間平衡,空間呈靜止狀態,反之,便會出現動態。

上圖是鐵金剛的電影海報,當中便示範了精彩的留白運用,當然負空間的運用是有技巧的,否則會令到構圖失衡及不完整,設計師更不能將這種失誤歸咎於客戶不懂「留白」之上。

真正香港風格(三):School Art

本篇的題目,本應是「真正香港風格的成因」,但最終決定為〈真正香港風格(三):School Art〉。

反思很多「七十前」的港人,他們的美感(美學觀)是怎樣形成的?我記得自已諗中學的年代,美術科不被重視,是「閒」科,那年代是稱作「美術」,是沒有「藝術」的,很多港人的美育,到中三便劃上句號。其後才引入「美術與設計科」,直至現今稱作「視覺藝術科」,但大部份都以中學階段為終結,以會考因素而定形。

當我在美國留學時,在大學要修 “ General Requirement ” 學分,其中有六個學分是「藝術」,是無論你將來選修任何主科(major),都要修讀的學分(三分一科,即兩科),當年的學友主修會計,但他郤和我一同修了一科音樂欣賞(是西方古典音樂的介紹及欣賞方法),因此我的「美育」,郤在外地得以延續。

容我大膽的說,香港這樣的美育背景,很多港人,他們的美感或美學觀是一種稱之為 “ School Art ” 的東西,以外國的解釋,就是一種中小學階段的藝術(美術或工藝),我則創造一名稱形容這種美學觀,就是「壁報板美學」,希望令朋友容易想像 “ School Art ” 為何物?

試想像中小學生會如何裝飾「壁報板」?他們沒有受到略高層次的藝術或設計教育,因此他們的美學觀是很單一、單純,甚至可以說是幼稚的,而「壁報板美學」,通常都有色彩繽紛、構圖鬆散、空間填滿、熱鬧、跳動(或稱之為活潑)、高度裝飾的特質,其次是愛用剪貼、拼貼、和卡通元素這類手法。

曾有兩次經驗加深我對這種「壁報板美學」的看法,在多年前曾參觀過一次中學的聯校藝術展,發覺大部分的作品(差不多全部)都有上述特質,全場數十件作品,不多於三件是用單色或少量顏色創作的,當然也沒有略帶概念或低限主義色彩的作品。

其次是多年前曾入讀一個由「美術老師」及「設計師」學生組成的課程,課堂上的作業,很明顯出現兩種不同培訓背景的傾向,設計師視覺上的 “ Grid ” 或系統結構,對美術老師來說是生硬死板,不夠活潑,設計師視覺上的「留白」(negative space),對美術老師來說是一個「洞」,是浪費空間。

香港設計師的客戶,很多就是這種帶有 School Art 或 「壁報板美學觀」的人,因此很多地道的設計,都是上述那些色彩繽紛、構圖鬆散零亂(或稱之為活潑)、空間填滿、高度裝飾的風格,正如前兩篇真正香港風格之白邊 Logo 及外框字,其實是一種剪貼、拼貼、及高度裝飾手法的反映。 因此,香港設計師的客戶,受到本地中小學美術教育的影響,而教育政策,也就是受到政府政策、發展思維、及資源分配的影響,設計不離政治,難道這點也不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