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研究所

Thousand_Islands_single_house

最近日本無印良品的生活研究所成書,我即時便買了一本,無印良品的「生活研究所」並非新鮮事,在網上可找到研究所的網站,生活研究所實質是無印良品的研發單位,透個互聯網引發產品意念及收集意見,與用家的生活產生互動。

本文不是解説無印良品這個研發單位。日本有一種特別,大量使用漢字之餘,漢字的一些組合也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概念,例如今次的「生活研究所」,「生活」一詞,一般而言,我們不會煞有介事的去關心,因為它就如空氣和水,因應不同人的情況,自然地發生在我們身上,而「研究所」則只有在孩童時常看的日本動漫裏出現,會聯想到高科技,甚至像帶著神秘計劃在進行中似的,因此將「生活+研究所」就是耳目一新的概念。

香港人常標榜適應力強,能配合社會的轉變而生存下去,似乎「生存」要比「生活」來得重要,甚至從來沒有細心思考過什麼是生活,對生活概念的思考,有如香港的文化發展一様,向來都是「單線」的,看不見多元。

最近重看奥斯卡得獎舊片《美麗有罪》“American Beauty”,這是一套不折不扣諷刺美國中產悲哀的電影,片中描述美國典型中產家庭,男女主角分別從事廣告及地產中介行業,擁有典型的樓房、汽車及育有一女兒的小家庭,是社會投射給大眾的典型「主流價值」,可惜片中所描述的這個家庭,人心異變,關係疏離,當中也反映出盲目的「重物質,輕生活」問題,為了保有一種形式上的階級認同,而漸漸失去原有的自己。當然生活概念會與物質掛鉤,但應該是生活支配物質,而非物質定義生活,電影《阿甘正傳》“Forrest Gump” 中,阿甘的母親曾對他説︰「人真正需要的財富只有那麼一些,剩下的只不過是用來炫燿罷了」,正正諷刺了現代人對物質財富的意義。

American-Beauty-1999

所謂階級認同,很多時都是社會所灌注入我們腦中的意識形態,一旦成形,我們就對生活欠缺想像力,變得單一,繼之而由這種生活所衍生的空間和器物也會如此,最近新聞提及,香港中產的收入與生活不相稱,繼之而帶引出所謂「窮中產」現象,先不來中産定義的剖析,再看新聞中的中產開支清單,供樓、養車、傭工、興趣班皆在內,收入扣除開支後只剩餘小額金錢,雖然物質上看似富足,但生活空間狹窄,缺少自由時間,生活奔波勞碌。或許你會問,中產可以以自行車代步嗎?中產的子女可以不參加收費高昂的興趣班嗎?還有所謂的中産生活,可以有更多可能性嗎?

但願每人心中都有個生活研究所。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Upper Photo: Boldt Castle, located on Heart Island (New York) in the Thousand Islands of the Saint Lawrence River, along the northern border of New York State, is a major landmark and tourist attraction in its region. Heart Island is part of the Town of Alexandria, in Jefferson County. (from Wikimedia Common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