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設計靚嗎?

當你委托設計師為你設計辦工室,完成後慶功,同事都為新的辦工室歡呼喝彩,你再邀請客戶或親友參觀,訴說你用了高昂的價錢去弄出來,問到新的設計怎樣,但他們卻當著你面前,毫不留情或隨心所欲地百彈猛踩,令你顏面無全,你回想之前與那位設計師合作,你如何給與意見,你如何具權威地審批設計,你滿懷品味自信的去完成設計師為你而作的設計,但結果如此,你從此不提新設計的辦工室,心裏卻怪罪那位設計師。
另一邊廂,那位設計師又怎樣想?在設計進行時,意見(comment)蹤橫交錯,你(客戶)的意見更是明燈一盞,在開會的時候,只要你的高見一出(或先出),身邊的同事下屬便會眾聲認同,你的主意一變,就代表你對設計的執著要求,永遠千垂百鍊,精益求精,即使設計方案的時間預算有限,設計師也不會逆你意,因為你是客戶,你是米飯班主,設計師賣的是時間服務,你買是個人的完美主義,設計師對你的意見永遠都是表面認同,事實上只想盡快完成方案,逆你意,便會糾纏不清,節外生枝,方案完成時間更得一再延誤。往往在人前那是設計師為你而設的作品,在人後,設計師都不提那是出於自己的手筆。

以上雖是虛構的情節,但卻是不少客戶及設計師的寫照,港人的設計觀,往往只聚焦在美不美,有否創意之間,少有思考流程、評審等重要環節,其實當你去問「我的設計靚嗎?」,那實質是一個咨詢的環節,客戶或設計師可以很輕易的說出這句話,但對於專業的設計程序來說,就來得非常簡陋。 我以往向同事解釋,在設計上,給意見或收集意見是有技巧的,是有目標、時序及階段性的,不是隨隨便便的找些人來說說看,就代表你很開放民主及集思廣益,否則那只會打亂設計師的思路發展。設計開始時適宜廣納意見,但也需在設定的範圍之內,那多會是你設計方案的目標受眾或用家,利用焦點小組(focus group)的方法會有幫助,當然小組內的訪問者人選,也需有理據技巧的甄選出來,第一階段大量收集回來的資料意見,經分析、分類和歸納,設計方向的雛型便會漸露頭角,設計師可循著這方向去思考,或可結集資深的設計師共同參與,把設計方向的雛型再精鍊一層,當設計越向前推進,你所收集意見的人會越少,也會是越高層或資深的設計同事,若設計發展到原型(prototype)階段,便需回到目標受眾或用家的意見回饋,再把意見總結,將設計原型修改為成品,而不是隨隨便便,找些見識品味各異的公司同事(秘書、會計或見習文員),一些不知事件上文下理,或完全不是設計的目標受眾或用家的人,用既不科學的方法,來徵詢他們的意見,或來個小數人的「設計公投」,那是最不智及愚昧的方法。 在專業的設計工作上,「給意見」並非簡單的事,在設計師的同事、上司、客戶及用家受眾間,都有不同的溝通技巧,都有當中的權力及利害關係,一些人給意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腦海裏用詞貧乏,未經思考便可隨口搭上靚、醜、怪、型、舊等抽象的直接觀感,而有權力的人則往往只喜歡給意見,卻缺乏「聽意見」的能力,而聰明的便懂得把權力擱置,有耐性地聽取對方最真誠坦率的意見。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新舊銀通標誌

    最近銀通的標誌有了新設計,與舊的相比,今次最大的分別是以英文 Jetco 為主。舊設計是以中文為主,一超粗體「銀」字加一外框空心「通」字,字款是extend了的擬似綜藝體,兩字斜體反白於一個有指向性的紅色長方形內,下加英文JETCO 及小電腦圖形,通常銀通的標志都是連同中銀的商標一起展示。
    新設計以英文Jetco為主,中文銀通兩字(似宋雅體)反白於具高光位內的紅色球形。
    沒有明確的design brief 在手,因此只能以用家的角度,或局外設計師的理解去評論,就「市埸方向」(這裏市場意指受眾接收訊息的因素屬性)而言,受眾理解中文「銀通」多,還是英文“Jetco”多?而銀通的用家屬性如何,是決定以中或英作取向的重要因素,以我估計,除非中銀有意把銀通推向國際化,以英文便利外國人,否則我相信現在的用家多理解中文「銀通」比英文“Jetco”多。
    或許有些設計師會以為英文比中文「型」些,所以新設計便改用英文,但這並非正確的設計方法,應用性高的設計,若資源所及,最好建基於相應的調查研究,如用家的焦點小組,或功能性的用家測試等。
    另外任何標誌或商標的「改版」,都涉及傳播策略上的考慮,究竟是小改還是大改,小改是否等於無改?商標深入民心後再來一個大改,是否會令舊有的受衆認不出來,為何要改?是否有其它事情或改革一起進行?受衆知道與否?這都是一個標誌或商標「改版」時要注意的,参考有可口可樂、百事可樂、Apple 及 BP(英國石油)的例子,這不是單單因為舊了而要轉新的那麼簡單!
    在形式功能方面,若英文Jetco 以字形為主的處理形式,能配合其國際化為目的,這「美術方向」仍可接受,但需考慮的地方是,這個標志沒帶有任何提款、金錢、交易存放的符號意味,即使是採用於Jetco 的英文字體,其筆劃造型亦非常中性,只有現代感,有別於舊標誌,至少也有小小的電腦圖形、代表速度的斜體字和資訊感的橫線,因此新設計的前設是目標受衆基本上已明白Jetco 是什麼東西,但若如上述所說,若新設計的意圖是把銀通推向國際化,但又沒有其它宣傳配合,目標受衆未必明白Jetco 是什麼東西(除非Jetco 在外地已是響噹噹的名字),否則這純「無符號性」的形式處理便有問題。
    其次在標誌上的形式功能,會涉及觀看的距離,試想像從街頭遠望至街尾,尋找銀通的標誌,你會有什麼經驗﹖坦白説,舊版的標誌在這方面不強,往往我都只是找其在上方的中銀商標,多於銀通的標誌,人去辨識一個符號的能力,都涉及其大小、外型或正負空間的關係,舊版的標誌以中文為主,中文字體是方塊字,在外形上已變化少,而一超粗體「銀」字加一外框空心「通」字,兩字在正負空間的處理上都是降低其文字的辨識性(超粗體負空間太弱,空心字則正空間太弱),遠看起來只見一反白色塊及一堆線,要用心才能辨識出其筆劃,才知道是「銀通」二字。新版的標誌起用英文,英文若是大細楷的組合,字串(string)的辨識性較強,加上英文筆劃比中文少,若有適當的粗幼(weight)大細,觀看距離的優勢會比中文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