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故宮,不是抽水,我想替靳生說的話

%e8%a5%bf%e4%b9%9d%e6%95%85%e5%ae%ae-2

前陣子,故宮一事鬧得滿城風雨,設計界前輩靳埭強先生(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成員),曾發言認為「直接委托」建築師嚴迅奇其先生擔任香港故宮的設計,是明智的做法,此話一出,惹來不少批評非議。
首先要表明筆者的立場,對於空降在西九的故宮博物館,我並不贊同,特別是林鄭對整件事的處理手法,程序上之不義,令人嘔心咋舌,但見整個設計界對此事無動於衷,也沒有對靳先生的說話作出回應討論(無論業界或學界也是如此),因此我想藉本文去談談靳埭強先生的「直接委托」說法。(只集中在他言論上有關直接委托設計的做法)
我曾在 2004 年香港設計師協會的會刊中發表「思考比稿」一文(1),希望藉文章去加強當年反對「無酬競稿」(free pitch)的討論基礎,事件已是十幾年前的事,情況有否改善?沒有統計研究,所以不知。其實這篇文章的一些觀點,正好支持「直接委托」的做法,至少我認為在香港這種背景下是對的,文章中的這些觀點包括:職業設計是一個「整體性」的過程,當中包括與客戶間經常性的互動溝通,所以不能以「一站式」(一個比賽或作品徵集)的方法去決定誰是最合適的人選(或公司),又因設計當中涉及藝術及風格成份,香港又在「對設計評審的薄弱理解」中,特別是在藝術及風格成份對判斷有大影響的設計,若單純以整個設計工序中的 “end product”(設計品)去判斷設計是好是壞,是危險及不可靠的,其次要避免民粹式的設計公投,歷史及在設計實戰情境中已告訴大家這是危險的。

%e8%a5%bf%e4%b9%9d%e6%95%85%e5%ae%ae-1

當然文章中還提出不少論點去探討採納正確設計的是與非,但大多對應於商業設計的實務中,但西九故宮可以納入「公共設計」的範疇中,而且是爭議多年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的一部分,而國際的慣常做法也不是以比賽或作品徵集形式進行嗎?
無錯,我認同這一點,但只在於公民意識強,文化藝術水平高,對設計有理解,懂得如何討論及辯證設計的地區城市,即使如此,質素高如日本,也會選出疑似抄襲的標誌,煞停從 46 組設計團隊中選出的 Zaha Hadid 主場館設計(2020 東京奥運),那香港又怎樣?是有這種質素的地方嗎?這點我並不知道,但卻可以看看這個地方過往種種公共設計的「往績」,當年中央圖書館的現代與後現代之爭,實質是背後官僚權力之爭;十元紙幣(花蟹)的設計,當年的財政司長梁錦松一句「見仁見智」,我相信所有設計學院應該關門大吉,不要誤人子弟;第一代香港品牌飛龍 logo,由專業公司主理,調查研究過程亦開明民主,結果事與願違,劣評如潮,是誰的錯?其實是政府 design brief 的方向搞錯;最值得各設計院校拿來做教學例子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規劃,第一輪的大師作品,也不是由比賽形式選出來嗎?但為何又搞到推倒重來,大師的「天幕」作品通通要掉入鹹水海中去?正如靳先生所說,這是「浪費創意」,時光倒流,回到廿多年前的設計界盛事「全港區旗區徽設計大賽」,是當年幾乎每位香港設計師都會參加的盛事,作品百花齊放,令人目不暇給,但結果如何?結果是由權力核心直接委托建築師何弢主理。

%e8%a5%bf%e4%b9%9d%e6%95%85%e5%ae%ae-3

其實公共設計由公開徵集或直接委托的形式跑出來,都各有其優劣處,用直接委托的方式,最好有足夠的理據去交待「點解要揀佢?」,否則就會給人一種「靠關係,益自己友」的疑慮。西九故宮本應是一件單純的事情,可惜落入林鄭手中,成為態度強硬的政治事件,而大家都沒有對靳先生所說的「直接委托」作出冷靜客觀的思考討論,是因為它與林鄭的處理手法直接扣上,而又忽略所說「直接委托是明智的做法」中的「明智」,就算是商業上的設計 pitching job,熟行情的人也會先了解客戶的背景、屬性和處事手法,才決定是否參與,我想只有在本地設計界中經歷多年的同行,才會明白何謂「明智」之意。

(1) Hong Kong Designer Association : Xpress, Hong Kong : Hong Kong Designer Association, Volume 9 P.10-13, 2004

郵票設計的「真相」

Stamps-Catalogue-2002

我做過郵票設計,當中一些經驗看法,可與大家分享,大家有了這些「背景」資料,對分析眼前的郵票設計,可多一點思考上的參考。

我做郵票設計,大概已是2003年的事情,當時在本地一間製作公司工作,這間製作公司除涉獵一些平面設計工作,還有擔當郵務 (mailing house)的工作,當然香港郵政是主要客戶之一。坦言,這間製作公司的設計水平不高,做些社區及政府的平面設計工作,如説是設計公司,倒不如説其老闆是一位印刷“Broker”,替客戶安排不少印刷事務的工作。
香港郵政是這間公司的主要客戶之一,因此該公司特別看重郵票設計,當時本地的郵票設計不是直接委托設計公司做的,它主要透過“pitching”(競稿),通常情況也不是公開的,它只會發邀請信給一批設計公司,主要邀請那些「玩開」郵票設計的公司,當中或許夾雜些「新人」(new comer),至於是有酬或是無酬競稿,這點我就不太清楚了。
特別看重郵票設計的競稿,主要是一旦被選中,所有連帶副産品的設計工作都會歸你所有,當中包括首日封、郵 chop、小全張等等,是一塊「肥豬肉」,而一旦「中」了一套十二生肖,那打後的十二年的設計都歸你所有。各間公司的業務方針不同,有些會落重本去競稿,有些則不會,當年那間製作公司是前者,會用數個月的時間去競投一套郵票,每張郵票提供選擇的設計有三款,一套四張的郵票便要出十二款設計,不要小看面積細小的設計,郵票玩家是會用放大鏡欣賞郵票,而我當時做的那款郵票就要交到瑞士,用較高端的器材印製。
因此在設計製作上,精細程度都與設計海報無異,競稿所用的“presentation”也落重本,全用足料油墨打稿,有專色落專色,打完一次又一次,我猜想當年用來做 presentation 的打稿也要萬元之多,千錘百煉,為的是一場競稿!
如果你翻查過往香港郵票設計的紀錄,你會發現不少設計「大師」曾參與郵票設計的工作,而03年當我去參與這場遊戲的時候,聽聞不少大師已無意慾再參與這種遊戲,為何如此?我想大師不喜歡競稿這回事,我本人向來也是反對無酬競稿的,其實我當時也並不太喜歡香港的郵票,反而十分喜歡鄰近澳門的郵票(指03年的時期),因為澳門的郵票喜用技巧高超的插圖師或藝術家的作品,風格及藝術味較香港高,我想雙方的差異是因制度不同而出現的,在競稿的制度下,你不能邀請一位高質素的插圖師或藝術家,替你先繪畫一批作品去參加一場可能會落空的競稿遊戲,因此我總覺香港的郵票是很設計限制及電腦成形的,如做廣告或一般設計品一樣,較「扭橋」,就算當中運用的插圖,也風格不強,藝術味不高。(早期有大師及藝術家參與的不算)
説回我的郵票設計經歷,我替當時的老闆設計了三款郵票去競稿,老闆拿著三款設計去給評審,結果最不被老闆看重的一款跑出了(諷刺!所以設計評論或評審非常重要)!評審是由評審團進行,評審團當中有設計界人士(當時聽聞是陳幼堅先生),有郵政那方的人等。
由概念到執行,八九成出自我手筆的設計被選中,結果「郵票設計師」的名字不是我的名字,也不是公司的名字,是老闆的名字,他還上電視接受訪問,郵政有專刊介紹「他的作品」……後來我在這公司待了一陣子便離開了,結果這套郵票的「副産品」由他人製作,有次我看到這套郵票的紀念封,Oh My God!設計不堪入目,插圖水平如中學生作品,大家想想為何如此?

Photo: HongKong Post Stamps Catalogue 2002

如何聘用設計師?

    剛看完早年買下的一本書《家.我的私宅論》,此書是無印良品所著,內容主要提倡改造二手房比買一手房更好,不打算詳述書本內容,但當中有趣的一頁(p.149),是把需聘用的設計師,分成不同類別。
    日本人精於細密的研究,也喜愛分類,只要你看過一些日本人的研究,那種抽絲剝繭的精神,及意想不到的分類,必令你歎為觀此!在香港,我們對於設計師的認識,莫過於是那一種範疇(平面廣告、時裝、室內等)、具名氣與否、曾替那些公司品牌工作過。很少對所聘用的設計師,有一種「屬性」上的了解,那先讓我們看看這書對設計師的分類如何。

1. 熱心藝術類型(將設計進行到底的藝術家,他們適合於跟著設計師感覺走的顧客,説不定他們會創造出讓人為之一驚的作品)
2. 可靠沉穩型(經驗豐富且值得信賴,非常擅長平衡設計和功能,頭腦不太靈活大概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3. 顧客至上型(他們會認真聽取顧客的想法,將房屋的舒適性放在第一位。擅長設計兩代人的住房,但是設計容易趨於平庸)
4. 精打細算型(擅長考慮成本,物盡其用的設計,認為“預算不能擴大”的顧客可以找這様的建築家談談)

    當然上述的不能說是非常「學研式」的分類,但也不無道理,至少我認識的設計師中,確實可以用以上的角度分類。早年香港設計界(平面廣告)曾掀起反對「無酬競稿」的討論,所謂「無酬競稿」就是設計客戶要求多間設計公司,以無酬方式,先交出設計方案,然後再由客戶選出與那間公司合作。當中引申出一個問題,就是設計客戶不知道如何甄選合適的設計師。那可能你會問,那麼過往多年來,設計客戶是如何聘用合適的設計師?
    本地客戶聘用設計師,多以轉介或口碑,這建基於信任及人際脈絡,但時移世易,特別是大機構,在設計服務供求失衡下,大玩「無酬競稿」。有客戶透過朋友轉介設計師,結果不一定滿意,大機構玩「無酬競稿」,結果可能兩敗俱傷,其實用什麼方法去聘用合適的設計師,這個問題一直沒有認真回答。
    熟人介紹?看設計師的作品集?比較設計收費?若單是這樣便能分辨出你所聘用的設計師,是上述四種類型的那一種嗎?況且設計師的「類型」,又何止上述四種,設計客戶先要了解自身的需要,這點設計師也需協助引領客戶去思考其需要,設計師亦要坦白的表露其屬性,那完美配對才會產生。
    外國有設計組織嘗試解答上述問題,一般羅列設計公司基本資料的商業指南是不夠的,他們嘗試構思另類設計師 profile (資料檔),讓客戶能夠清楚了解所聘用設計師的屬性,避免不愉快合作。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