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攝影 上

最近 Olympus 相機的廣告以「快.樂攝影」為概念,展開一連串廣告攻勢。

如果你關心時事,留意社會運動,「快.樂攝影」即時令我聯想起「快樂抗爭」,對於「快樂抗爭」,我是有所保留的,「快樂抗爭」的由來,我認為主要是社運市場的需要,來吸引現今「溫軟的中產」(陳雲用語,見《香港城邦論》P.33)及崇尚享樂主義的一代,「抗爭」向來是充滿障礙和挫敗,也有相應的代價,那何來「快樂抗爭」?問題是你為何及願意與否。

因此「快樂 XX」,是一種反意的表達,即原先它是一種不帶快感情緒的東西,或甚至是負面的,用一種反意的角度手法,把它説成︰「原來 XX 是可以快樂的!」

若用此改變心態的手法,我們大可以去創造如「快樂如廁」、「快樂坐牢」、「快樂考試」等等的字眼,可能這些例子較為極端,但若攝影已發展過百年,本身是一種職業、藝術或嗜好,大家都已明白它是什麼一回事,何來現今仍要告訴大家︰「原來攝影是可以快樂的」?除非這廣告前的攝影給人很不快的經驗。

其實現今的相機廣告,主要不是告訴你相機的性能技術有何突破,傳統的相機廣告,可能是獵豹、賽車或滑雪,告訴你相機的快門或電腦有多準確,現今的相機廣告是浪盪天涯的型女 ( Canon )、「浪攝流」( Nikon ) 和「快.樂攝影」,它賣的是一種身份,君不見現今滿街都是「龍友」「拍友」,這種身份如何,也是一種市場計算,那就是告訴人你用了這些相機後,有幾「浪」和「快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