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 “Skeleton + Infill”

(此文章寫於農曆新年前)

年近歲晚,必然很多飯局聚會,席上談到設計生意一年比一年艱難,一些公司由灣仔搬到觀塘,似乎是很多公司的宿命。搬遷像是香港做生意的例行工作,店鋪或辦工室到了某一時段,例必加租,當利潤的增長追不上租金的升幅,便會選擇搬遷。

但這種邏輯也有矛盾之處,最近本地某藝術村加租,當中有一些從事藝術課程的朋友,當初進駐的時候,已花了不少金錢於工作室的設備及裝修中,藝術課程利潤微薄,一旦加租,必對其營運及生計構成影響,若選擇搬遷,又需對新的工作室再作裝修設置,這會是另一高昂費用,而誰又知新的工作室將來的加租幅度有多少,搬與不搬,成兩難局面。

最近看過無印良品一書《家  我的私宅論》,當中提及設計師及用家對二手房的看法及經驗,也是有關 “ Skeleton + Infill ” 這一概念:「歐洲人選擇根據自己的生活方式改造舊建築,而不是競相建造新房屋。能夠長期使用的建築物的骨架叫做 “ Skeleton ”,內部裝潢叫做 “ Infill ”,歐洲人很重視重複使用 “ Skeleton ”,而內部的生活空間則由自己設計」其實這概念是有關新房屋、二手房之間的供需及使用問題,但郤對「流動性」有所啟發。

在建築業中有一術語「清水房」,即是新落成樓宇,內部未經用家裝修的房子,那就比較接近 “ Skeleton ” 這一意思,要達到高的流動性,就必需能「骨肉分離」,說來有點駭人,其實意思是不要投放太多固定的裝潢,那樣就會來得輕鬆,去也輕鬆,若我那個從事藝術課程的朋友當初也有這種想法,相信現在所面對的問題不大。

話雖如此,要保留「清水房」的格局,但又要有相當的設計,而有些設計更是必需的,那就非常考設計師的功力,但不要忘記,選擇這種設計概念的多是租客,不是業主,在香港,我認為租客對室內的裝潢設計,需要以「易於移動」為目標原則,如盡量減少非必需的物品,或物品的設計必需輕便及具 compact 的特質,或運用摺、疊、伸、縮、藏等技巧。

新的一年開始了,正如最近碰見的朋友一樣,我也有著搬遷的煩惱,看見家裏長年累積出來的東西,一件一件笨重的家具,真的頭也大起來,其實搬遷並非壞事,起碼轉轉新環境,若能在設計上提升家居的流動能力,或許搬遷也能成為一種樂事。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流動小販

要求檢討小販政策,已是提出多年的事,特別是流動小販。

香港社會常談論什麼獅子山下、什麼拼搏、什麼香港精神,可惜很多上一輩的人,都忘記了自己的親戚朋友,可能曾是流動小販。記得當年人們常掛在口邊,說若有什麼不滯,大不了便到工廠取貨,然後擺街賣。印象中曾盛傳當年影帝梁家輝當個小販,樂隊 Beyond 在最不滯的時候,也曾考慮把器材賣掉,轉行賣魚旦去也!

今非昔比,有著各種各樣「趕絕」小販的計劃措施,打擊流動小販更不在話下,這是什麼原因?難道流動小販罪大惡極,必需趕盡殺絕?大不了是一些衛生或環境問題,但這些問題是可以用監管的方法處理,無需將其置誅死地吧?

我想最重要的原因是空間權力的問題,當與「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起衝突時,便會被打壓禁止,香港在這方面特別嚴重,香港過去是一個以輕工業為主的社會,轉化成今天以金融地產為主的社會,原因不言而喻。

因此政府對空間的監控會傾盡全力,相反最難應付的就是「流動」,近年看見不少人利用小型貨車出售貨品,甚至提供塔羅占卜服務,亦有滿佈街上銷售網絡服務的人員等,他們都是利用「流動」,對空間權力作出博奕對策。

(上圖:停泊於超市門外作售賣的貨車,下圖:國內的流動小販,短片:紐約街頭Food Truck)

對付地產霸權

地產霸權在香港已是不爭的事實,正如我在前一些文章說,它是香港的癌症。

有些人提出治癌的方法應以「樓市軟著陸」為原則,那就需要政府施行一些政策,例如提供土地供應及增建房屋等,其實這些方案都不是什麼真知灼見,運用一些調查研究,加上基本的邏輯推敲,這些解決方案不難獲得,但問題的死結並不在此,而是一系列意識形態、政治及既得利益者的關係。

若問要打開這個死結,你有什麼辦法?那是沒有的,除非有主動介入的強硬政治手段、一次可歸咎「自然」的經濟大崩壞、或出現千千萬萬個龐一鳴,否則這個癌症會一直存在下去。

常有一種帶點亞Q 的說法,就是「改變唔到現實便要改變心態」,無論如何,這也是一種逆向思考的方法,因此有人提出,我們應該改變對住屋的看法,改變對房產的價值觀,提出居住權是人權,居住權不應扭曲成為商品及市場化,置業不應是人生的「必然」,提倡租住的好處等等。

要這些脫離主流價值的思維想法成立,是需要有真正現實條件支持的,例如說租住的好處,就必需有能力對付加租的問題,及解決搬遷構成的煩擾障礙,設計思維應可在這一點發揮作用,要改變置業不應是人生的「必然」,是意識形態的改造,這也是傳意設計這一範疇的長線工作。

(上及下圖:對付地產霸權,「流動」是值得探討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