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與民主

我經常思考著這些問題,設計是否需要非常民主的過程?若是這樣,那設計師的角色又是什麼?後來認為設計有不同性質種類,某類設計應有相應的民主程序,某類則不是,但如何介定它們的類別﹖如何設定民主的程度?意見的搜集,決策的程序,好像沒有多少人去討論。

搜集意見當然重要,但你會常常問,是什麼人給的意見?是什麼質素的意見?這些意見對事情有多少幫助?從事設計多年,現今一聽見老板或客人説「問問其他人的意見」,心裏便會頓時一沉。

這種情況已經習慣,以往會有一種想法,認為自己已是一「專業」人士,為你提供「專業」的意見,但為你提供意見或建議方案之後,你還跑去問其它非「專業」的人,那你當我是什麼?當然現今這想法已有所「調整」,開始想到設計中那部份是「堅守」的,那部份是需要搜集意見的。給意見容易,但問意見則難,意見搜集後,還需思考過濾。其實多年來所得的意見,沒有多少能真正幫助設計方案的發展改進,大部份給意見的人,對設計背後的上文下理一知半解,或全都是「蘋果和橙」的個人喜好,所謂意見,就是如此。

畢竟民主是有條件的,具質素的人民才是重點。

參考: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1/08/28/蘋果和橙/

廣告

多數人統治,少數人權利

民主、自由、法治的基礎也。

民主並不代表多數人的決定就一定是對的。民主的決定必須是基於合理原則,如果把多數人決定均視爲必須要執行的法律,這種制度只會引起多數人的暴政。合理與否取決於這個決定對相關者的影響力。我們以常用的民主旅行説明:假如多數人決定去A地, 在其他情況不變的時候是合理的,因爲這決定不會損害少數人的核心權益。但假如多數人決定去A地,同時所有人都要花幾千萬購買物品。這是不合理的決定,除了這花費是不必要之外還損害了部分人的核心權利–對個人財產的使用權。

因此真正民主(或計議式民主delibrate democracy)的地方都會採用多數人統治,少數人權利的原則。少數人的權利不會被多數人決定所改變。違反這原則的決定在法律上都視之為無效。最簡單的,多數人不能做出歧視性的決定,因爲平等是所有人的基本權利。假如一個地方要建大壩,它必須詢問所有利益相關者的意見,在建大壩的過程中也不能損害人的生命財產。香港有一部分反新移民的言論認爲大多數香港人不認同發6000元給新移民,所以不發給新移民是應該的。這是多數人壓制少數人的思維,也沒有考慮 派6000元的方法是否合理,也沒有考慮過納稅的新移民有相應的權利。

如果我們置少數人權利於不顧,單純的認爲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那麽婦女、老人、兒童、身心障礙者、少數族裔都不能以平等身份參與社會,因爲他們都是社會的少數,他們在社會獲得的服務是多數人不會使用的。假如多數人認爲,例如,社會的無障礙 建設是浪費資源而決定不在這方面做出投資,那麽就身心障礙者會缺乏平等參與社會的權利。假如多數人認爲教育是不重要的,兒童就會缺乏接受良好教育的權利。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爲什麽自認是法治社會的香港卻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