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功夫,虛有其表

近日城中熱話「MMA 徐曉冬十秒 KO 太極拳」,MMA(Mixed Martial Arts)又稱混合武術、總合格鬥技、無限制格鬥。先不管背後是否有什麼陰謀炒作,單看網上片段,徐曉冬的確以極短時間把那位「入形入格」的太極拳手擊倒,隨後徐曉冬更高調向各方比武約戰,民間紛紛討論中國功夫是否「唔打得」,徐曉冬更出言「李小龍也是業餘的」。

其實 MMA 有點像街頭打鬥,至少比賽的限制會降到最低,那大家有沒有看過真正的街頭打鬥?甚至真正參與過,有沒有看過「功夫」運用到其中?我從沒有看過在街頭打鬥中有人使出「虎鶴雙形」,當然沒有看過太極拳如何化解迎面而來的飛腿,我看到真正的打鬥,都是非常凶狠,雙方搏鬥活像野獸,憤怒掩蓋理性,沒有一秒的思考,只要一有虛位,拳腳便到,目的只是令對方得到傷害,受到教訓,而自己得以洩忿。

沒看過真正的街頭打鬥,也會看過電影中的武打吧?經常想像真正的古人怎樣運用「武功」於打鬥中,若 MMA 高手對決少林氣硬功大師,大師使出「金鐘罩」,那 MMA 高手會否一籌莫展?即使近年流行的「詠春」電影,我也很難想像詠春如何對付活像野獸一樣的攻擊,更遑論真能以一敵十?年少時參加過柔道班,導師說柔道是古代日本士兵的搏擊術,因為士兵需穿著厚厚的盔甲,所以便衍生出這種搏擊術,這點卻言之有理,但今時今日,街頭打鬥是不會預先穿起盔甲的。(但柔道的技術優點也會被吸納到 MMA 中)

李小龍就是看得到這個問題,於是提出改革中華武術的觀點立場,最終創立了截拳道。有研究過李小龍的人都知道,李小龍年少時經常在街頭「實戰」,然後把經驗繪圖紀錄,再檢討思考,西方人稱他這種行徑為 Scientific Street Fighting 的研究,大家都知他早年學習詠春,研究現今中國武術的弊病,思考各種搏擊術的優決點,包括西洋拳,泰拳等,所以他的武打是混合了不少門派,實質上他是 MMA 的始祖。其實李小龍的武術研究,過程與現今經常提出的「設計思維」非常近似,先以自身的真實體驗去找出問題所在,經調查研究後,再去思考及確立問題所在,他界定以最快及直接的方法去擊到對方為目的,所以成為截拳道的基礎理念,也就是除去一切無助達到目的的枷鎖限制和那些只有姿勢形態的套路,所以在截拳道中的哲學名言是「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在李小龍的搏擊中都會看到西洋拳的節奏和彈跳步伐,泰拳狠勁的身體運用,而在搏擊中發出的奇特聲音,也有「擾敵」之作用,換言之,這就是設計中的發展階段,亦即進化和修正,李小龍是名副其實的「武術設計師」。

不問意義,徒具形式,這是不少人的生存形態,也顯現在文化層面上。藝術家艾未未就指出現今我們欠缺的是一種現代精神,這種現代精神並非指物質或科技上的進步,而是指對事物的求真精神,今天的中國功夫有否它的現代精神,還是已歸類為一種沒有真正搏擊能力的運動或具藝術成分的表演?或許此文刊出時,事件已經冷卻下來,但對於中國功夫是否「唔打得」,套用在工作或人生上,此問題更令人自省。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Photo: 試鏡中的李小龍 1965

廣告

扣分

20150110_211249 LR

上圖是尖沙咀星光大道的李小龍像,李小龍是我敬佩的人,銅像也做得不錯,錯就錯在旁邊的圍欄。
好好的銅像,卻用這樣一個充滿大陸風格的圍欄把它圍起來,在觀賞上扣了很多分。星光大道的自由行人士衆多,用圍欄把銅像包圍,作用大家心知肚明,若沒有圍欄,相信有不少人會和銅像對打,寫個「到此一遊」或「XX愛你」,小孩會爬到小龍兄肩膀上,若一個不慎掉進海裏,那政府相關部門一定怕得要命,所以要用圍欄圍起來。
或許你會想到用三角形的地磚代替圍欄,但那是「大道」,是遊人的通道,加上夜間遊人衆多,在照明弱的地方下,用地磚也許未能奏效,那用圍欄是退而求其次的做法。
銅像雕塑是視覺藝術,視覺先行,若果遷就某些原因而影響視覺效果,是本末到置的做法,在沒有其它辦法之下,應想如何將其影響減至最低,因此圍欄的設計忌花巧,柱上的銀色金屬球是多餘的,欄身可用幼窄的金屬條便成,以現今的技術,也可做得很堅固,不必用那些奇形怪狀的三角形條通作欄身,簡簡單單便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