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香港有個設計局

最近社會上爭論文化局一事,忽發奇想,如果香港有個「設計局」,那會如何?又如果我是領導者,會有什麼綱領,想這個局做什麼?

首先,我會在局中成立一個部門,是負責長期的「客戶教育」工作,與業界共同制定「客戶手冊」、網頁及中心,指引不常聘用,或首次聘用設計服務的公司,讓他們踏上正確的路,當然這個部門會制定長期的工作方案及擔當顧問角色,向客戶推廣「設計倫理」、「設計評審」及「設計管理」的知識,也計劃長期反 free pitch  的推廣,定期舉辦相關的論壇,讓學生、設計師及客戶參與其中,辯證 free pitch 的錯誤及對設計業界的遺害。

另外,就現職設計師這方面,會與學界及業界共同研究設計專業化的大業,要繼建築這一設計範疇外,逐步將室內、視傳等推向真正的專業化制度中,相信這會遇到史無前例的阻力,因為當中涉及不少「既得利益者」,而「專業制度」中也實存一些公平及壟斷的問題,但權衡輕重,專業化這一路,志在必行。

針對學界方面,資深的設計師都明白,八九十年代是香港設計業「揾銀」的年代,也是開始長期「惡性競爭」的年代,而現在則是承受惡果的時刻,設計學生供過於求,對整體行業形成「搭沉船」效應,這是因為資訊遭隔斷所形成,我們既不能奪去自由修讀設計的選擇權,但學生正確的選擇,是基於真正資訊的呈現及流通而決定,其次,無論那是一所真正辦學的院校,或只是一所以揾銀生存的學店,我們都無權阻止它提供公平教學的機會,可惜以現存的制度而言,是沒有主流評審設計學院和學生能力資格的方法,而推動專業化則可抗衡這點,更重要的是「設計局」要成立設計的「職業及就業資訊中心」,定期作出調查公佈,資料包括每年度設計師的薪酬狀況、學位與新增職位比率、設立預約服務、讓有志設計職業的學生能與不同在職設計師面談,了解設計實戰的真正屬性,繼而作出正確的選擇。

還有……
我這「奇想」,各位有何看法?

廣告

「文化人」!要去便去盡一點吧!

新聞報導傳文化局局長已內定許曉暉,黃英琦「墮馬」,於是文化人胡恩威不滿,去信反對她當局長。
前陣子,文化界開會,討論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文化局,一個怎樣的文化局長。
其後在傳媒中聽到梁振英的班子中,文化局局長一職屬意黃英琦,這就有點莫名其妙,似乎不合「邏輯」。

黃英琦在新聞訪問中,沒有承認自已是局長屬意中人,後來傳聞指出,梁振英招攬黃英琦,意在表明自己用人惟才,沒有黨派之分,直至傳媒報導胡恩威去信大力反對許曉暉出任文化局長,才覺得黃英琦似乎真是梁振英的意中人選,可惜西環反對,於是局長人選,唯有草草了事。

如果黃英琦是內定之人,胡恩威應早已「收風」,胡恩威如此反應,似乎是事情出於他意料之外,而我則沒有半點意外的感覺,那種不合「邏輯」,無它,只要是一般較關心文化發展的人,便會了解黃英琦的背景及以往的「所作所為」,由當年的西九聯席到現在的兆基創意書院,往往都是與建制對著幹,説當文化局長,當了也做不長。

可能大家都打工打得較少,對俗世的「公司文化」認識不深,天真的認為只要是人才,便有發揮的機會,可惜今時今日,真正的老闆並非梁振英,是西環,公司名字叫共黨。文化(產業)向來是操控社會意識形態的工具,由英殖到現在也是如此,因此西環的「公司文化」,不用多說吧!文化界不是連這點常識也沒有嘛?所以去討論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文化局?一個怎樣的文化局長?前提是「我們需要一個怎樣的政府?一個怎樣的特首?」,文化政策討論多年,也有不少學術研究,坦白説,與黃英琦同等級數或更好的大有人在,但為何通通都「潛水」去也,所以不出所料,打後的所謂文化局,極可能回歸「文娛康樂」或「蛇齋餅糉」的政策化。

「文化人」!不要感染香港中產的那種「温軟病」,要去便去盡一點吧!

文化界聯席會議 2.0:
http://culturehongkong.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