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事通 in Summer Pop-Up Art Market

「心事通」上星期六日再次出現於由 Osage 主辦的 Market Forses Response: Summer Pop-up Art Market,與一班年青的創作人共聚兩個愉快的下午及晚上。

今次與上次花園街的「排檔設計嘉年華 Hawkerama」不一樣,主辦單位及其活動的性質有所不同,宣傳和舉行地點的接觸面也不一樣,所以效果有很大的分別,第一天是沒有訪客的,第二天則有四位訪客,四位都是年輕人,當然因為今次不是「擺街」,以 Osage 為主辦單位,活動宣傳的受罘因應其網絡,這也是意料中的。

「心事通」除了以膠喉作物料的排檔設計外,它本身是一種概念,旨在豐富我們對市集及販賣的文化想像,排檔除了售賣外,還可以做什麼?這種排檔在街上的出現,讓我們反思街道或公共空間上活動的可能性。

今次要嗚謝 Johnny 和 Magic 的協助,其實「心事通」這一概念最想和熱衷社會工作的人士合作,把設計融合到社會工作中。

廣告

心事通 in Hawkerama

這次創作靈感來自多年前有關時代廣場的公共空間之討論,當時有一位年輕人效法日本人枚方雲頓免費聽人說話,在廣場上放一張小椅子,讓有興趣的人坐下來,說出他們的心事,這年輕人則很有耐性地作一位聆聽者。

近年的創作主要以膠喉作物料,物料輕巧便宜可塑性高,這次創作名為「心事通」,以膠喉建做一排檔,作「聽人心事」的功能,排檔結構具伸展包容性,物料有「通」的涵意,因此名為「心事通」。其次是對排檔市集的文化想像,市集的活動,除售買價廉物美的物品外,還可以有很多可能性。

http://www.facebook.com/#!/groups/351933728150548/

排檔設計 3:檔頂

觀察排檔設計,焦點會集中幾方面,展示、存貨和保安,當然還有其它設計考慮,如保養維修、防曬及風雨火、檔主的舒適及營運時的人體工學。

眾觀很多現有的排檔,有一個共通的問題,就是檔頂的處理,檔頂是一個長期暴曬的地方,再受風吹雨打,耐用及維修更成問題,加上排檔處於高樓的旁邊之下,也要「防備」拋下來的垃圾及危險品,其次是檔頂只遮擋排檔本身,並不能遮擋放於外圍的貨物及顧客,因此很多檔主都外加伸縮簷篷。

因為不合時宜的小販政策及含糊的空間使用法例,檔頂的處理便見得混亂,檔主也無所適從,高度、物料規格也沒有專業的指引,於是檔主便各施各法,加裝現成的伸縮簷篷,自製簡陋的遮擋物,或自行設計適得其所的方法,檔頂的物料通常是金屬坑板,但蓋建方法也因應承建公司的師父而定,維修方面也沒有什麼檢查準則,總之,實況已能告知一切。

從觀察中會看到檔主會運用其智慧及相應的「經濟條件」去解決問題,印象較深刻的是太原街的一檔主,她是位長者,其子從事三行工程,兒子特別為母親設計製做了用滑輪原理的伸縮簷篷,這比起現成攪動式的伸縮簷篷更為省力,實情是不少檔主都是年紀高的長者,「通用設計」的概念應該運用到排檔設計當中。

按:可參閱本網誌有關通用設計之文章

下圖:市建局為嘉咸街設計的排檔

下圖:基隆街排檔

下圖:用滑輪原理的伸縮簷篷

下圖:用繩索拉動,輕便的伸縮簷篷

下圖:觀塘協和街市集(用發泡膠做遮擋物料)

排檔設計 2:低度設計介入

上圖的大簷篷是市建局在太原街的排檔設計實驗品,大簷篷的設計是在行人路旁靠邊的位置,豎立兩支大柱,頂端設置用手搞動的外伸簷篷。

在未見這「實驗品」前,思考著整件排檔設計的事情,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它需要設計的介入嗎﹖或介入的情度怎樣﹖向來都認為各檔主本身自有一套「設計」的方法脈絡,隨著檔主多年的經營,自會對自身的需要作出相應的設置,或稱為 “ organic growth ”(有機發展)的發展,認為只要給他們一個合理的經營範圍,一些基本的設置,其它的應該由他們自行的發展下去。

當我看見這個大簷篷的設計時,想當局必有和我想似的思路,即只提供基本設置,其它的由他們自行的發展,大簷篷是一基本設置,小販可在下面的指定範圍運作。

但當與檔主傾談過後,了解不少相關的問題,首先市建局的這個實驗品,簷篷用的是非防火物料,消防署説要更換,更換後簷篷引致成本上升,由誰分攤?另外設計是兩檔共用一個簷篷,兩檔可能經營時間不同,也各有簷篷伸出與否的需要,加上維修管理等情況,兩檔共用必然衍生出很多權責的問題,這不只涉及排檔本身,因這個實驗品背面亦有快將落成的樓宇,簷篷在這樓宇前,其權責及影響仍是未知之數。大簷篷有相當的高度,只擋著由上而下的雨水陽光,但對兩旁的遮擋保護卻欠奉,據試用檔主的意見,這設計並不能把排檔「包」起來,在風加雨的情況便不成。

我認為排檔設計需低度及清晰的限制,提升檔主使用空間的自由,是比較可行的方向,但如何低度的設計介入,又能真正針對問題之所在,就是排檔設計之難度所在。

排檔設計 1:合理經營範圍

上圖是嘉咸街小販的新式排檔,俗稱「變形金剛」,由市建局的專業建築師處理,因為嘉咸街需重建,市建局替受影響的小販設計新排檔。我曾與當地的小販談過新設計,初部了解他們面對的問題,知道市建局的建築師,在設計前也會對該處的小販作出了解,繼而進行設計。

但看上圖,檔主會把貨物放置出小小的「法定範圍」之外,這也是食環處與小販經常發生衝突的地方,從小販的角度出發,他們需要一個「合理經營範圍」,而且不同貨種的小販,他們所需的「合理經營範圍」各有不同。

經營範圍不是小販的自律問題(在合理的情況下,這點小販當然需要自律),亦不是小販貪得無厭的霸佔空間,經營範圍涉及他們的貨品種纇,也連繫到他們的生存條件上,若他們不能提供多様的品種,便不能薄利多銷,或許需要轉買高價及品種少的貨品,也影響到既有尋求廉價貨品的街坊鄰里。

小販的貨物放置經常超出這過時的「法定範圍」,不是違反法例與否,而是一種生存的境況,情況有如本地的交通法例,大家都明白香港道路的車位短缺,不乎實際需要,職業司機已將無奈的「抄牌」視為經營成本之一,但若改例將「抄牌」次數到達一限度便「釘牌」,我想全港的職業司機必會作出強烈的反抗。

嘉咸街的新式排檔,我想市建局的建築師一定明白經營範圍這個重點,奈何政策改動非市建局能力範圍之內,當中也涉及不同政府部門及「持份者」的權利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