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年去三次日本,學到乜?

另一部電影是《日日是好日》,同樣文章也不是影評,只想從中探討一些藝術的問題。《日日是好日》的故事主要是兩位少女學習茶道的歷程,女主角典子的人生路與學習茶道的十二年平行發展,相互交錯而帶出電影的訊息。

大家都知道香港人特別喜歡到日本旅遊,我以往曾認識一些人,能一年去日本旅遊三次之多,香港八九十年代是「哈日」的年代,認識一些女孩努力學日文,更改了日本名字,也恨不得連血液裏的 DNA 也改成日本的,可恨的是日本政府不承認你。香港人崇尚日本文化,但對她又了解多少?學了多少?

吃壽司拉麵不代表你懂日本文化,我也不認識日本文化,但我常「寸」那些經常去日本,看似很認識日本的朋友,我會問他們為何日本很喜歡把一些東西都與「道」字扣上,常見的有茶道、花道、劍道、弓道等。

電影中,你會看到茶道執著的「形式」,我想嚴謹得令不少年青一代咋舌。入茶室的步伐步數,手持工具的姿勢及工具擺放的位置等,無一是「喇西」的,其中有一有趣情節,兩位學藝少女起初會常問為何要這樣做,為何要那樣做,而茶道老師卻老是不回答,不解釋,只要求他們不斷重複練習,直至所有動作都出於自然,不用思考。

東方的藝術有別西方,少有系統性的論述或理論的推敲建立,繼而成為一種新的形式或流派。我曾以「道」的概念去理解藝術,像老莊思想中之「道」,是宇宙萬物運行中的一種「律理」,藝術是「道」的一種代碼,而搞藝術,或體會藝術,就是呈現「道」的方法,或感受「道」的存在,說來也有點玄,難怪「道可道,非常道」,這根本難以用語言表達,而「變」就是「道」,四季之變,人生之變,在電影中,在主角典子的身上都一一呈現。

東方藝術多以「形式」為切入點,我常挑戰一些藝術學生,問他們為何中國畫(嶺南派前)題材老是梅蘭菊竹,花鳥魚蟲,世界之大難道只有這些題材?其實中國畫,就算千百大師都是畫竹,但都可從不同的竹葉形態看其千變萬化的精神性,這是由外在「形式」而進入內在的境界。電影中有一情節,是典子看著掛在茶室牆上的一幅日本書法,不是看書法字面的意思,而是從書法筆劃(形式)中看到自然。

電影要令觀眾明白以「道」作為日本的文化藝術,當中有一鏡頭運用很能象徵這點,鏡頭拍攝了茶室外庭園中的靜態植物,但鏡頭不斷放大接近,直至穿透植物的表面,看透內裏細胞的變化運作,表面看似靜止不同,其實一切都在變化中,這種變化又回到「道」的運行律理中,像典子一樣,十二年前是茶道學生,一個循環後成為茶道老師。日本的「道」,就是在精煉的形式中,去理解及回應萬物之「變」。

其實電影中有太多題材可為「藝術」作闡釋,但切記過度,畢竟東方藝術是較難「說出來」的,大家不妨去看看《日日是好日》吧。

快樂攝影 下

視傳設計有「形式、功能」和「內容」範疇內之評論角度,上篇談到的涉及內容部分,若談形式,就是説形式所産生之功能,有否達到要傳達信息所需之目的。

要評價快樂攝影之形式運用技巧,當然如上篇所説,最好依據設計者及客戶所定立及具共識之Design Brief,才能確定要傳達信息所需之目的,當中自然包括其市場策略及目標受眾等資料,這様的評論自會更具質素。

快樂攝影之平面廣告,主要以各自不同性別的年青男女及小孩,手持相機,面露笑容的相片為主(小孩和年青男女似乎是一對對的組合),再配以方格內藏快樂攝影四中文字,而快與樂之間則有一點分隔,再加上一些細字資料,相機正面圖像和商標,構成一簡潔有力的平面廣告。

商業成分重的視傳設計常是由大量的「推算」所構成,相片中所有的元素,都有形式和功能的考慮,如快樂攝影中的人物,他們的樣貌、衣服風格、飾物等,都有某種「符號」的考慮,目的是針對其目標受眾,而此平面廣告中「快樂攝影」四中文字,用的不是現成字款,是度身而設計的字體,其筆劃造型也具符號性,圓潤、長短間也能帶出一種輕快的節奏,不是小孩子字款,也沒有一般正規基本字(宋、黑、明)的嚴正中性,相信能配合此廣告的風格定位,唯獨在快與樂之間的那一點分隔,則不明其目的所在,通常文字間的點,有停頓分隔之意,在此可暗示快與樂可各自伸延至一獨立意思,但整個廣告策略好像都沒有帶出這點。

真正香港風格(一):外框字

早年胡恩威先生曾推出兩本《香港風格》,主力針對城市規劃等問題,但平面設計的香港風格,則少有人討論。前輩級設計師靳埭強及陳幼堅先生於早年已開始致力推動現代中國風的設計,畢竟也是以「中國」為主,真正平面設計的香港風格,我相信至今乃未有人認認真真的去研究討論!

而這種平面設計不是指在設計品的訊息內容上有「香港」或「老香港」元素(帆船、唐樓、潮語、懷舊月曆牌等),便說成是香港風格的設計,而是在設計「形式」( Form ) 上,有一種特別強烈及慣性的傾向,這種傾向未必一定唯香港獨有,但若以中文為主的平面設計,這種「形式」處理的普遍性越強,便越能代表該地的風格,而每一種風格的出現,必有其立場、前因後果和經時日沉澱出來的文化因素。

我理解平面設計的香港風格,是以個人的設計工作經驗,對本地客戶的理解,及城中的觀察所構成,說不上什麼理論研究,只供參考。首先,不要以什麼展覽比賽中的得獎作品、設計雜誌上刊登的作品或學生在院校內的功課習作,作為理解香港風格平面設計的「指標」,應以日常生活最普遍及容易接觸的設計為對象,去理解何謂香港風格,更將會以多篇連載,評論平面設計的港式風格。

在文字處理方面,港式風格流行用「外框」字 (outline),即將文字邊框加粗加色,或常以反白外框,用以外隔複雜的背景圖案(見上圖),這種形式的設計常見於政府文康、政務、或社福界等機構宣傳,但文字邊框加粗的處理方法,除用於處理刻意以字形作為主體之設計外,用於其它文字資訊,則會破壞文字本身的設計和重量 (weight),對文字的閱讀性也構成障礙(花亂)。這種港式風格的成因,不外乎這類客戶常以價低者得的形式聘用設計服務,而受聘的這些設計師亦常以一種「方程式」的態度應付之,他們明白這類客戶的品味喜好,即花巧、色彩繽紛、高度修飾、無格式結構(被稱之為構圖活潑),因此這類設計師能用一種最便捷的方法,即「花地」,文字建立反白外框(用以外隔複雜的背景圖案),立體標題加陰影,最後補上一些 clip art(即食設計小插圖),來應付這類低價的設計工作。

至於其它港式風格的例子成因,在其後的篇章續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