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切平面設計(修正版)

時光飛逝,《切切平面設計》已經是 18 年前的著作了,18 年是漫長的時日,如果當年你正修讀設計,或剛畢業進入職場,今天你可能已是資深的設計師、美術指導、一間設計公司的老闆,或甚至已離開這個行業。18 年後重拾這本著作,當然感慨良多,這是我第一本著作,當年只有約十年工作經驗的我,膽粗粗,一鼓作氣的寫下這書,而且敢說是香港第一本談及本地「設計生態」的著作,可惜的是,直至現在,它仍是第一本。

沒有太多顧慮,只抱著「面對問題、正視問題、解決問題」的原則,自資出版了這書。幸運的是當年初版全部售罄,反應不俗,有從事設計的朋友感謝我把他們的話說出來,也第一次到電台接受訪問,印象深刻的反而是有一次乘坐地鐵,看見一女孩正閱讀這書,想誰也不知這書的作者就站在她對面,這種高興和滿足是旁人難以感受的。多年後,一些在學時期也曾讀過這書的人,而今天卻成為朋友,人的緣份也藉由這書牽引著。

重拾《切切平面設計》,主要是把多年前這書的設計檔案,轉換成 pdf 檔,放在網上給大家下載。上年香港有兩間歷史悠久的設計書店相繼結業,我也不打算以實體書發行次版,今次我稱這個 pdf 為修正版。

重看這書,當然發覺在寫作或設計上問題多多,畢竟它是 18 年前的作品,如果那麼多年後仍覺問題不太,那有問題的應是我才對。今次的修正版內容無變,但糾正了一些錯誤及寫作上的語法問題,清除大量的「贅肉」,及改善版面設計等。

18 年前香港的平面設計業當然與現今的不同,雖然書中部份內容已過時,如提及有關設計公司的電腦應用、資料庫的倡議等。香港平面設計的生態情境,製作技術和科技應用等都已有很大改變,但書中內容背後的思想概念,相信仍有參考價值,也值得細味回顧。

陳嘉興

下載連結:
切切平面設計

廣告

還能「平面設計」嗎?

原研哉在其《設計中的設計》與平面設計相關的內容,提及「我們不應輕易放棄原有的東西」。

確實早年「平面設計」是視覺傳意的一種主要「稱呼」,它主要與印刷技術掛鉤,即大部分平面設計,都是依靠印刷生產呈現出來,即宣傳單張、海報、報紙雜誌的平面廣告等,今天媒體多樣化了,手機、平板電腦、智能電視(Smart TV),花樣百出,早期還能作二分法,即「平面設計」及「多媒體設計」(Multimedia Design),今天街上有人向你派發宣傳單張,你不會接收,今天你製作了數百張 A1 的大度海報,你發現可張貼的地方只有數處,公司裏的平面設計師,漸被質疑其功能價值,於是索性踏過界,平面設計師暗地裡被逼進化為能做網頁、拍片剪接、動画等,平面設計與多媒體設計的界線漸覺糢糊,結果終生在追逐不同的製作技術,所謂「週身刀,無張利」,學院附和,平面設計系也索性轉化融合為「視覺傳意」Visual Communication,用統一資源去涵蓋所有視傳範籌,認為再提「平面設計」已是過時。

「平面設計」真的是那麼簡單嗎?它的價值只能與印刷品的興衰同步嗎?答案當然不是,平面設計基本上是視覺傳意的基礎,只把它看成與印刷品掛鉤,是非常膚淺的認識,加上印刷品應用的興衰,不是大衆放棄印刷媒體的問題,而是市場拓展者或設計師本身,未能拓展更多印刷品創新的應用範疇(例︰早晨的免費報紙,另外《黑紙》是印刷媒體,一元一張,在各大便利店有售,生存至今,是令很多市場拓展者和出版人大跌眼鏡的例子),反觀今天不同視傳媒體的設計,只見形體,有認識的人便能看出根基虛浮,只因我們己開始放棄原有的東西。

告示牌設計

這是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內的一些告示牌 ,設計上出現一些問題。
首先告示牌設計的原則必然是以功能首位,其它修飾(裝飾)上的處理必居次位,若果修飾(裝飾)部分不影響其功能的正常運作,是可以接受的。曾經看過一套日本紀錄片,講述一名日本設計師如何設計一個緊急出口標誌的經過,當中涉及不少符號造型上的修正,也經過辨認、距離及實際情境的煙霧測試,最後取得國際認可的標準,那標誌就是我們常見的 Exit Man 設計。(見下圖)

再看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內的告示牌設計,這些圍繞著符號的白邊,有什麼實際的作用?它會影響符號的辨認、距離及實際情境的使用嗎?這些白邊的存在與標誌的使用功能是否有關?或純是一種裝飾?(見下圖)

再看該處另一個告示牌設計,不談那白邊箭咀,問題又出現在文字的處理上,即 Typography 的處理,文字的處理基本上有四種距離,即字、行、段及字母之間的距離(英文的 letter space),下圖紅點部分為該設計的空間處理,基本上一中一英為一組,組與組之間的距離最好大過中與英之間的距離,這是平面設計上基本的 “ Grouping ” 概念,下圖的設計就是有很多行、段上空間處理的問題。

另一個告示牌設計也是 Typography  的處理問題,見下圖紅圈部分,基本上可把「理。」部分移上,不至會出現在Typography 裏稱為的 “ Widow ” 的問題,解決方法只需輕微調節 text block 的闊度,或減少標點前後的空間便可,其次這設計同樣有上述字、行的空間處理問題,中文行距太少,中英的行距不協調統一,英文字距(word space)因採用齊尾而顯得太疏離(非正常字距)。

淺談「設計術語」與設計教育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近來常掛在口邊的一些字詞,就是那些「風格化」和「開發及研究」等。有些時候,朋友不明白我所指的是甚麼,所以我必需再作詳細的解釋。設計中「術語」運用的貧乏,反映了一些有關設計教育的問題。

「術語」是一個「中性」的名詞,沒有負面的意思,只需考慮是否在一個適當的時侯運用,意思是要考慮對象聽眾,有否明白術語的能力。術語其實是某種特別經驗或專門知識的命名,作用於能在一詞之間表達出一種冗長的知識經驗,有利在特定對象中之間的溝通,而在術語的背後是一種「共識」,能成為術語的,其背後的知識經驗必定是得到相關人士所認知的。

如果設計是分為「普及」和「職業」(註1)兩種,我們就有必要清楚術語在這兩種設計之間的性質關係,很可惜,我們在香港完全看不出設計術語所帶來的效應和作用。在普及設計的範疇,我們擁有甚麼有關的字詞或術語來述說設計?我還記得修讀設計的時候,朋友常問我修讀那一範疇的設計,我會回答:「平面設計」,但他們大都不明白「平面」的意思,直至我向他們解釋這是有關書刊、包裝或廣告等的設計,他們才會明白,不知大家認為「平面設計」一詞是一個普及的「術語」,還是只有職業設計師才明白的術語?事實上,除「平面設計」外,我們還有「視覺傳意」、「資訊設計」等等。而對一些未考慮涉足職業設計的人而言,他們對於設計的理解認識,也可從他們用於設計話題中的字眼得知一二。

而在職業設計的範疇,我們又擁有甚麼有關的字詞或術語?我們百分之九十用於職業設計的術語,都是製作或生產範疇的技術用語,如印刷或電腦上的術語,對於真正運用在設計管理、程序、思考、創作和評審上的術語又有多少?我想這點各位現職的設計師必定心中有數!多年前我在國內書店發現了一本名為《設計定位》的書,而內裏則有「風格定位」一詞,在香港,日常設計工作中常有「市場定位」一詞,但「風格定位」卻為之罕見,但若「風格定位」成為本地職業設計的流行術語,那會對我們的設計程序會有甚麼影響?

正如前文所述,「術語」的背後是一種「共識」,這種共識多建基於一種知識的沉澱,透過有系統的傳授,令到這種共識有效的擴散起來,如果每一間學校或設計學院都不認識在設計上是有一種具價值的知識沉澱,反之在基本的設計知識層面裏各施各法,各自演譯,這樣一種有利於普及或職業設計溝通上的「術語」是永遠都不會出現的,我不是反對教育的多元發展,但最差的就是在任何情況之下,我們都拒絕承認這一套用術語表達的基本知識,硬要將一切化約為不用思考的語言,或用「拋書包」去形容那些運用「術語」的人,把一種具價值的知識沉澱(基本的設計知識),藉無邊際的「創作自由」態度來拒絕認識!雖然在不適當的情況和對象下運用太專門的術語是有礙溝通,更不贊成無時無刻的知識賣弄,但若大多數人都對一些基本術語有所認識,這才顯露出社會文明質素的提升,而不會把非理性的「反術語」淪為民粹式的反智行為!

註1:「職業設計」,顧名思義,就是指將「設計」這一行為納入職業性或工商業的生產過程中考慮,當中涉及的客觀條件及限制也比較多,如營運模式、生產力、收費支出、時間及人力資源等等。反之「普及設計」,則把比較廣義的「設計」行為納入日常生活中,例如我如何設計出每天上學上班最短最快的路程,但對於「設計」一詞的定義,仍在眾說紛云之中,以上的「普及與職業設計」,暫知仍屬筆者的個人認知,不知會否成為一種流行「術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