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教育客戶嗎?

按:這裏所指的「客戶」,是設計公司業務上的客戶,不是指設計品的用家。

可以教育客戶嗎?我曾經聽到一設計師在某網台上回答這問題,他回答﹕「不能」

大部份港人由始至終都是右翼思維的人,相信「市場」和「選擇」,你認為客戶不懂設計,很難合作,那麼你就乾脆不接他的生意,去找一些你認為懂設計的客戶,而這種「不懂設計的客戶」也自然找到能配合的設計師,這點你不必憂心。

傳統右翼思維的人,會認為市場會自然地調節一切,即「不懂設計的客戶」,如果他真的不懂,而這種「不懂」會對他構成障礙,他必定會反思,繼而自然地、主動地去學懂設計。若果這種「不懂」不會對他構成障礙,即市場能容納這種情況,這就不被認為是一種問題。

在設計界中,談到客戶的問題,大家只會覺得是一種嘮叨,或不值一提,因為若按右翼思維的模式,這只是自由選擇及自然調節後的結果,與人無尤。因止若說「教育客戶」,那就大件事了,因為這是一種「干預市場」的行為,人為介入或打擾自然的調節及發展,對右派人士來說,是一種大忌。

事實上,香港設計客戶的實況如何?既沒有相關的調查研究,也沒有豐富的論述,以自身多年的設計經驗感受而言,懂設計的客戶是有的,但數量不多,而且早已各自「就位」,意思是各自已與相熟的設計公司或部門有良好的合作關係,這建基於七至九十年代,但打後的日子,設計開始「普及」起來,設計學院、學生、小型設計公司、自由作業者激增,供求失衡,以致設計收費不段下調,結果畸形地把客戶層面拉闊,這是因為惡性競爭引致收費下調,以致一些無預算的客戶及低層次的項目湧現,這些客戶通常不懂設計(或不懂設計的商業營運,及與設計公司的合作模式),今時今日,我仍聽到不少新客戶發問以下問題:

「如果我不喜歡你設計出來的東西,是否仍需支付設計費?」;
「可不可以先給我做設計,讓我給上司看看,再決定是否簽生產報價?」﹔
「一張 A3 poster 的設計費收多少錢?」﹔
「請把剛完成的設計的 file (source file) 燒隻碟給我!」

我相信這類客戶佔現今市場的大多數,十多年來,政府或相關機構的設計推廣,理應針對這類客戶對設計公司的商業營運及合作模式的理解,而非對既已 「就位」及成熟的客戶,說著「阿媽係女人」式的設計推廣,或鼓動大量年青人加入設計行業,製造更多無奈失意,因為無論有多少設計的青年才俊,若沒有相應成熟優質的客戶配合,把他們的才能正確的吸納消化,設計才能在社會產生最大效用,否則一切的所謂設計推廣,只是找不著問題核心的「整色整水」之作。

回說市場,如果你仍然認為以上問題是多餘的,認為市場會因自由選擇及自然調節,把這類客戶轉化或淘太,那麼恕我不能認同這說法,我相信「市場」從來都不是自由和自然的,背後總是充滿種種人為和客觀條件上的介入及操控,至少在設計學額上,政府已脫離供求的現實,積極的介入著,以至今時今日,選擇權的角力,由以往「不愁無生意」的設計公司,落入無數「不懂設計的客戶」身上,面對現今的惡性競爭,你有得揀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