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為搞而搞?

複製 -Iwate_Museum_of_Art_Exhibition

最近辦了些小展覽,認識了不少朋友,相信不少朋友有機會再度合作,希望藉此分享少許心得。

現今策展,真的和以往很不同,以前創作人將作品面世,離不開辦展覽,以前辦展覽,成本不少,租場印畫冊,都所費不貲,一些創作人,一生的作品只出現於少數展覽,特別在香港,以前的展覽場地少,民間文化活動,沒有藝發局的資助,私人機構的贊助也少,所以辦一次展覽,是隆重的事情,創作人也會把最好的作品,認真的裝裱及設置好,放在展覽中,作為一個 “milestone”。

現今情況卻大不同,可供展覽的場地不少,文化機構、藝團及相關資助也多起來,除了少數政府主辦的「重本」展覽外,一般展覽也不見得矜貴起來,而且越來越多「喇西」展覽,很多人「為搞而搞」,目的並不純正。科技進步,也影響著展覽的意義,以前沒有互聯網,作品不能在網上面世,以前搞出版印刷也是十分專門及昂貴,現在自資出版卻容易得多,若這些東西都能取替以住辦展覽的目的,那你會問?為什麼搞展覽?有人會質疑這種説法,認為展覽可以看真品,見真跡,但撫心自問,現今的人寧選在虛擬世界渡日,他們願花數小時,兩程交通,來單看在facebook 可以十分鐘便看完的展覽嗎?

因此我常對有興趣辦展覽的朋友説,現今要把展覽看為「媒介」( media ) 的一種,若你所構思的展覽,其功能大概可被其它媒介取代的話,那麼這個展覽的意義便不大,正如現今不少研討會,其功能不少被網上資訊及當中的 chat room 取代,研討會的意義,很多已被轉移至宣傳及建立人脈之上。

現今懂得辦展覽的人,都會把展覽設計得非常互動,或配合其它活動一起來,把「展覽」成為獨有的「體驗」,除非展品是立體或互動創作,否則都需多花心思去為展覽設計這種體驗,否則觀眾會問:「在網上看便成,何需老遠跑來!」

其次展覽的目的需弄清楚,它是一個「志在參與」或「顯質素,現水平」的展覽,你辦一個「民主開放」式的「志在參與」型展覽,必會遇上作品質素參差的情況,若辦一個「顯質素,現水平」的展覽,則需獨立邀請參展者或作出甄選,但也會遇上「為何是他/她?」的挑戰。

無論如何,現今辦展覽,目的可以是宣傳、聯誼,或定期顯示 “still alive”,至於展覽中的主題、內容細節,作品水平、獨有體驗,所引申的思考討論,又有多少人看重?

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Author: yisris / Yuichi
Iwate Museum of Art in Morioka-shi, Iwate pref., Japan.

其它參考: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2/08/04/搞展覽?/

廣告

搞展覽?

以前搞展覽,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情,很多藝術工作者,一生可能只有兩三次展覽,沒有互聯網的年代,要公佈作品,除了傳統的出版及展覽外,別無他選。因此很多藝術工作者,都把最好的作品放到展覽中,作為一種 “ 里程碑 ” 看待,那個年代,可供展覽的場地很少,場地和宣傳等等,一個展覽的成本十分高。

今天的情況卻變了,搞展覽並非什麼大事,資助及場地多了,宣傳可靠互聯網,加上學校及搞創作的人多了,林林總總的展覽經常出現,心裏不禁要問,你們為什麼要搞展覽?你們懂得搞展覽嗎?

當年政府提出西九文娛藝術區的時候,有人指出香港人的「文化消費」低,「西九」搞不成。因此在香港辦收費展覽,除非那是什麼埃及木乃伊或畢加索作品到訪,否則一般的收費展覽都會無人問津,到訪者甚少。我常常對朋友説,你要明白香港人的水平,才明白搞展覽是什麼一回事,一個平民百姓,來看你一個畫展,要動用週六日剩下來和女友家人相處的時間,或許坐兩程共廿元的車,單看你掛在牆上二三十張的漁舟唱晚、梅林菊竹?他倒不如在家樓下的「七仔」買本「三週」或「壹仔」,裏面有過百精釆圖片讓你看過夠!加上現今互聯網的年代,年青人躱在房間內什麼都看得到,那跑過來看你什麼呢?

修讀藝術的朋友,想必會讀到著名學者班雅明(Walter Benjamin)那篇〈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班雅明是二十世紀初的學者,已預言到複製技術對藝術的影響,説藝術品的光暈 “ Aura ” 從此消失,因此我們看著不同媒體技術的出現,對藝術産生如何的互動變化,如攝影對繪畫,到今天的立體 3D 電影如是,若將「展覽」看為一種媒體,也要用同樣的思想理論看待。

以前一些對展覽有研究的朋友對我説,現今的展覽在形式 ( Form ) 上一定要有所改變,否則不能與其它媒體有所「競爭」,要著重參觀者與作品的互動,展覽不能單是「看」(特別是平面作品),還要結合到其它活動中,否則你會選擇在家中上網多於觀看一個展覽。當然現今策展或參展者的水平動機不同,很多人是為了搞展覽而搞展覽,對於作品水平或如何將展覽表現出來,如何與參觀者互動等,並不看重,旨在搞一個展覽,讓參展者「參與」,開幕時召集親朋戚友,在人生中「記一事」便成。

形式千篇一律的建築系作品展,一塊資料密麻麻的展板,再加一件模型,多年來各院校都是一樣,令人感到像例行公事一樣。

圖中的花盤成為整個單件作品展的敗筆,展覽中的細節,不再重視。

參考:〈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 簡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9%9F%E6%A2%B0%E8%A4%87%E8%A3%BD%E6%99%82%E4%BB%A3%E7%9A%84%E8%97%9D%E8%A1%93%E4%BD%9C%E5%9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