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香港有個設計局

最近社會上爭論文化局一事,忽發奇想,如果香港有個「設計局」,那會如何?又如果我是領導者,會有什麼綱領,想這個局做什麼?

首先,我會在局中成立一個部門,是負責長期的「客戶教育」工作,與業界共同制定「客戶手冊」、網頁及中心,指引不常聘用,或首次聘用設計服務的公司,讓他們踏上正確的路,當然這個部門會制定長期的工作方案及擔當顧問角色,向客戶推廣「設計倫理」、「設計評審」及「設計管理」的知識,也計劃長期反 free pitch  的推廣,定期舉辦相關的論壇,讓學生、設計師及客戶參與其中,辯證 free pitch 的錯誤及對設計業界的遺害。

另外,就現職設計師這方面,會與學界及業界共同研究設計專業化的大業,要繼建築這一設計範疇外,逐步將室內、視傳等推向真正的專業化制度中,相信這會遇到史無前例的阻力,因為當中涉及不少「既得利益者」,而「專業制度」中也實存一些公平及壟斷的問題,但權衡輕重,專業化這一路,志在必行。

針對學界方面,資深的設計師都明白,八九十年代是香港設計業「揾銀」的年代,也是開始長期「惡性競爭」的年代,而現在則是承受惡果的時刻,設計學生供過於求,對整體行業形成「搭沉船」效應,這是因為資訊遭隔斷所形成,我們既不能奪去自由修讀設計的選擇權,但學生正確的選擇,是基於真正資訊的呈現及流通而決定,其次,無論那是一所真正辦學的院校,或只是一所以揾銀生存的學店,我們都無權阻止它提供公平教學的機會,可惜以現存的制度而言,是沒有主流評審設計學院和學生能力資格的方法,而推動專業化則可抗衡這點,更重要的是「設計局」要成立設計的「職業及就業資訊中心」,定期作出調查公佈,資料包括每年度設計師的薪酬狀況、學位與新增職位比率、設立預約服務、讓有志設計職業的學生能與不同在職設計師面談,了解設計實戰的真正屬性,繼而作出正確的選擇。

還有……
我這「奇想」,各位有何看法?

廣告

客戶手冊

我認為本地設計界急需一本「客戶手冊」,此手冊涵蓋的範圍可包括如何用「正確」的方法尋找和聘用設計師、報價需知、設計收費概念如何、基本設計程序、設計工作前的準備、客戶的責任、design brief 的介紹及範本、反 free pitch 的原則及聲明、評審方法、實務上的版權問題,更可以考慮加入「設計倫理」環節,手冊不單針對客戶本身,也針對設計師,向客戶説明不專業或沒有職業道德的設計師是怎樣的。

其實這類手冊並不新鮮,上述的內容很多都涵蓋在一些設計團體的「專業手冊」內,或一些以 “ Design Business Guide ” 為題的出版物中。但問題來了,這些出版物通常都以「設計師的……」為大標題,坦白説,客戶是不會看的,原因是客戶會覺得這是你們設計業內的事情,與他們無關,而客戶只是購買服務的人,干嗎要那麼複雜?

若把這種手冊的標題改成為「設計客戶的……」,開宗明義是針對客戶而來的,效果可能會好一點,但這也是不夠的,客戶手冊出版了,若只分發給設計師,或長期放置於設計書店的架底,或留在客戶不到訪的設計中心有待索取,到頭來只會是大龍鳳一場。多年前香港設計師協會 HKDA 也辦過反 free pitch 的行動,也有類似專業手冊的東西出版過,但現今的設計生態似乎沒有什麼改變,Free pitch 仍然橫行,客戶仍然強行索取 source file,一樣對設計工序和 design brief 充滿無知……

最終問題是如何把客戶手冊的內容傳達給客戶及發揮作用,而客戶手冊的定位一定要是一種類似「聯合聲名」的姿態出現,多於一種可有可無的參考物,其傳播途徑也需有策略性的設計和考慮,記住!客戶是不會主動或自願接觸這類資訊,設計師與客戶的互動永遠都只會存在於一種具利害關係的「政治角力」中,但如果你是右翼的自由主義擁抱者,認為客戶手冊宣揚干預自由的行為,或不接受類似家長式的規範,相信一切交由市場決定,那就不必理會它罷了!反正設計不是一種真正的「專業」,客戶手冊的內容也是不能強制執行的守則,如果你不是這類右翼自由主義思維的設計師,那就請思考「客戶手冊」的存在意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