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龍中心商場街市(舊文)

下文是 2006 年出版的 E +E 《香港風格 2  消滅香港》中筆者的文章。
胡恩威主編:《香港風格 2  消滅香港》(香港:進念.二十面體,2006)
執行編輯:羅嘉欣

文章原名:雜感西九龍中心

這篇文章是我從西九龍中心的「用家」角度而寫,希望可作為商場研究計劃的一些參考資料或個案研究。西九龍中心座落的深水埗區,被認為是本地兩大貧民區之一,而六字頭的我正好與深水埗一起成長,因此當中一事一物的發展,都與我的生活息息相關。

西九龍中心自 1993 年開幕至今超過十多年,位於深水埗汝洲街的盡頭。深水埗是一個老區,很多樓房都已老化,整個區都充滿著灰調的肌理,當年中心落成,確是給人一種驚起的感覺,因為其建築外貌獨特(曾獲香港建築師學會 1994 年設計優異獎),是非典型的現代主義玻璃箱設計,其設計配合以「龍」為身份象徵,設置在外牆頂部的三角旗幟,像龍身的鰭翅,而中央藏於玻璃幕牆內的交叉扶手電梯,在夜間燈光的透射下,活像龍向上的卷動攀爬。

深水埗地標

這中心有別於一般陷入式的商場設計,即那一種與車站接駁或藏於大型屋苑內之商場,人們很難從外觀看其面貌,亦無法讓人在腦海中留下一個較為明確的形象,正如又一城和太古廣場對我來說分別不大,而我亦從不會在狹窄的旺角街道辛苦地欣賞朗豪坊的全貌。不知從何年何日開始,整個社會都好像有共識地要以商場作為每一區的「地標」,大概這種感覺從七十年代尖沙咀的海運大廈開始,與我一起成長的同代人續漸看見商場在不同地區興起。當西九龍中心在深水埗開業時,我著實有一種「啊!經濟發展到這邊來!」的感覺,心想那些商家都認為這區的居民的消費能力開始上升,而向來深水埗一直都沒有什麼「像樣」的「建築師」作品,所以西九龍中心便很容易成為街坊的消費廟宇。

西九龍中心在深水埗興建,對我來說,較朗豪坊在旺角出現更具時代意義,大概在消費區再興建一座大型購物中心,總不像在深水埗(從來沒有「現代」的商業建築)出現來得「唐凸」,總覺得西九龍中心的建築設計與該區有點兒不相稱的,有時心想,中心雖面向深水埗汝洲街的貧民老區,但背靠的是麗安及麗閣兩個屋苑,剛好坐落在兩者的分水線,在新移民與居屋居民之間,總有一點兒象徵意義。無論「地標」定義如何,在深水埗居往了多年,我亦不反對該中心是深水埗於這年代的地標。

尋找商場特色

中心樓高九層,是「大兜亂」格局,每層沒有特定主題,食店、服飾店可在不同樓層出現,這裡沒有超級品牌,店舖大都是中檔格局,感覺十分街坊,因為它們並非由大財團的連鎖式商店租用,而是被很多獨立經營的商戶租用。商場設計以提㫒消費效益為主,用現代主義的設計很多時都難以逃離某種千篇一律的格局,我相信西九龍中心的策劃人也明白這點,亦明白何謂「商場的市場」,於是在商場設置全港唯一的室內過山車「飛龍過山車」。不過,事與願違,不知道當年是因為技術或成本上問題,過山車遲遲未正式運作,導致商場發展商與租客在租務上出現紛爭。這件事件告訴我,其實很多租客都在尋找眾多商場中的獨特賣點。紛爭已平息多年,過山車亦出籠已久,但據我的觀察,它除了剛啟用時成為一陣子「綽頭」,並非如想像中的那麼受歡迎,現在,過山車的班次疏落,間中只有三數學生及家長陪同小朋友乘坐。

中心的另一特色是圍繞每層中庭的「車仔檔」,這是發展商以較具彈性的租務形式,給小本經營者創業機會,賣的東西多是飾物、小食,例如我早年鍾情的手作糯米糍,及現在流行的手作雪糕等,其實,中心內的中低檔消費光譜甚為豐富,而且配合著區內人口的消費能力而發展,而我日常到中心購買的東西,以日用品居多,無論是個體戶或集團式連鎖經營,在中心內的比例總算沒有一面倒,選擇是有的,除非你在尋找非常高檔的東西。

商場中的商場

消費者追求選擇是必然的,店舖租戶也同樣追求選擇,商場的格局很多時也是因應外圍的經濟發展而「變形」,中心內的蘋果商場及 X Zone 便是例子,可說是「商場中的商場」,蘋果商場是發展商將五樓的大單位改裝為多間「床位式」的小單位出租,內部裝修簡單,以小本個體戶為主,不是什麼主題商場,賣的多是少女們喜愛的飾物東西。對我來說雖然吸引力不大,但因為是「商場中的商場」,偶爾也會因好奇而走進去,看看裡面開什了麼店。至於 X Zone,則是主題明顯的「商場中的商場」,針對緊貼潮流的年青族群,發展商於商場地庫找來一大空間進行簡單裝修,配以藍球場的地線裝飾,希望做到像旺角那些潮流商場一樣,可惜放租了一段日子,現今又不知因何關閉起來。從多年與中心的「相處」中,我感受到中心是力求改變,為配合環境而在既定的空間內發揮其有機性。

一天節目在商場

其實我最常到的是為於中心第八層的 Foodcourt,香港早年經濟低迷,我又正值失業之時,為節省日常開資,都會到這裡享用「廿蚊三餸」晚餐,這種價格較中心外的茶餐廳更便宜,而且這裡並非如其他商場般由連鎖式快餐店佔據,所以仍有選擇餘地,如早幾年的「生滾湯加飯」便曾是受街坊歡迎的食品,近年來,很多收入微薄的收賣佬在深水埗一帶擺賣,這裡便又成為他們的街坊食堂。比較印象深刻的是,當報刊還未出現「二手飯」這一字詞時,我就常常看到一些中年男子在食堂内手持飯盒,堂堂正正地在收集別人餘下的飯菜。其實,食堂管理並不深嚴,中央的坐位是共用的,只要不鬧事,根本沒有人理會你,因此,我經常都會遇上一些不相識的,像有很多說話等著向人傾訴的老年人;也有一些老人家或中年漢,天氣焱熱時,飯後一杯茶,就在那裡「刨馬經」或「嘆冷氣」。飯堂旁邊設有一個真雪溜冰場,很多「老外」會於晚上跑來打曲棍球,有時候,你一邊吃「廿蚊三餸」的時候,一邊看「老外」在另一旁玩得興致勃勃,這種感覺非常特別。

西九龍中心對我而言,是不折不扣的購物中心,一所提供生活方便的大型的便利店。我不會去溜冰場,對過山車無興趣,更不會跑到頂層的奇趣天地玩過痛快,或參與中心主辦的文娛節目,不過,對於一些中下收入的家庭來說,似乎更像一大型商場,試想想,一個家庭從地鐵站經鴨寮街來到這裡,小朋友在第一層看「漫畫伯伯」畫人像漫畫,家長街坊們被電視台的節目推廣吸引,然後到上層的超市及酒樓消磨時間,最後還可以帶小朋友到頂層的奇趣天地嘗嘗久違了的旋轉木馬,如此安排一天的節目,人們就節省了沉重的交通費。

逛商場己成習慣

我對西九龍中心的感覺是複雜的,有時真不知它究竟只是一個購物中心,一個大型商場,還是一個垂直的市集。回想六、七十年代的孩童時光,每當去到海運大廈都有一種說不出的虛榮感,大既與自己可在裡面感受到所謂中產品味有關,例如從 B&O 的陳列室看到最型格的電視設計,到「來路」玩具店欣賞日本超合金。其後二、三十年間,海運中心擴建為海洋中心,新世界中心及沙田新城市廣場等也陸續開幕。隨著香港經濟起飛,上一代的新移民已成為今天以金錢定義的中產階級,實質上,商場的消費或逛商場這類行為亦已植根在一般人的意識中。我沒有把逛商場視為生活的核心部分,因為我(我們)對此已經習以為常,開始厭倦,甚至有點兒抗拒,從而跌入一種後中產的情意結中。當消費資訊再也不侷限於商場店舖的櫥窗中,或我們已對整齊規劃及標準化無動於衷時,就會反過來追求波希米亞式的浪漫韻味,就像大多數來港的外國遊客一樣,喜歡到露天街市多於大型商場。現今的商場對我而言,只是一種工具—「買完即走」,不會受到其設計上的任何擺佈。

西九龍中心座落於的深水埗,是這一代新移民的集中地,中心對於他們來說又有什麼義意?

商場外觀照由 WiNG 所攝 ( from Wikimedia Commons )
按:上文其餘圖片於 2018 年拍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