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產業缺乏人才嗎?

今早看新聞,唐英年認同創意產業需培訓人才。

若有長期留意我在網誌發表有關設計生態的言論,針對的絕不是人才短缺,而經常把發展創意產業的焦點轉移到人才短缺上,是陳腔濫調的說法。

看看現今香港有多少設計學院及課程,算一算每年有多少設計師「生產」出來,還說什麼需培訓人才?曾聽聞一說法,政府力推創意產業及其教育,目的是希望它能消化青年勞動力或就業市場的問題,香港經濟轉型失敗,既有的行業未能吸納不段增長的青年勞動力,於是借藝術或創意「過橋」,因為這些東西都門檻低及較能「自力更生」,說實一點是緩兵之計,等於董建華年代,失業高峰期,政府會叫失業人士自行創業,打救自己一樣。

我有一位曾任藝術行政的朋友,他說創意藝術是「一仗(將)攻成萬骨枯」的,意思是會有大量「入行者」陪葬的行業,無論你認同與否,看看實情或許能了解一點,有能力的組織機構,或許能算出每年設計或其它創意產業出產了多少畢業生,但畢業後的「待業率」及「轉行率」就未能如實計算出來,如果創意產業是「一仗(將)攻成萬骨枯」的,那就要反思這是否一種值得投放資源的產業了。

其次「人才」並不指成績優異的畢業生,據說一個成熟的平面設計師,要有六至八年的在職經驗,因此實戰的環境對「人才」的意義更為重要,香港在八九十年代曾是亞洲的創意天堂,電視、電影、流行音樂等大放異彩,但為何今天淪落至此?香港向來都不缺創意產業的人才,問題是這些人才需要一片良好的土壤才能成長及安心發揮所長,否則就會放棄或離場(可參閱本網誌〈地產霸權與城市創造力〉及〈香港:創意生態〉兩文),這就是為何要大家著眼於「創意生態」這一範疇的重要性,而不是保守右派那種精英主義的思維模式。

以下的講座短片,説明「霸權」如何影響創意生態,並非膚淺地歸咎於單一「自生的人才説」,而是「霸權」如何影響人才的出現。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