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決

記起多年前諗設計的時候,向導師問:「客戶是否經常否決設計方案?」,當然導師會說不,否則會把無知、只沉醉於創作樂趣的學生嚇走!到畢業後出來從事設計工作,從實戰中體會「客戶是否經常否決設計方案的?」,那時客戶不會經常否決方案,想法也比較單純,認為被客戶否決的方案,一定有很具體的設計問題,加上當年設計工作仍未全面電腦化,沒有現在那麼便捷,客戶不會輕易要求設計師作出大幅度的修改、全面否決、或要求多看另一設計。另一方面,當年設計的普及程度與現今不同,但設計師卻沒有現今的多和濫,設計市場仍是充滿黃金機會,設計師仍有點兒技能上的「神秘感」,只要懂得少許「包裝」,帶著尊重而來的客戶是不少的。

現在則大不如前了,上述的環境條件已沒有,雖然政府近年支持創意工業的力度大增,設計師的數量激增,市埸的惡性競爭,似乎令設計「普及」起來,林林總總的客戶因為設計收費的下調而出現,加上設計工作全面電腦化,修改容易,因此在香港,設計工作,不再「矜貴」。因此現今很多香港的客戶,會毫不留情的對設計方案作出感性的評價,無情的否決,縱使設計收費少得可憐,也是如此。

問題是現今的客戶要求更高,還是設計方案「走下坡」?隨著設計年資增加,漸漸明白設計是怎樣一回事,設計是滿足客戶的個人喜好、設計師的自我發揮、還是設計真正針對問題的解決方案?設計方案被否決,背後因素很多,有客戶不懂聘用適合自己的設計師,方案當然不合心意!創意是一回事,卻發覺尊重、溝通和信任更為重要,客戶不能說出心中所需,設計師便不能針對問題所在,結果等同盲公射箭;設計師提出專業見解、新建議,若客戶半信半疑,蠻不講理,堅持己見,設計師便會無心戀戰,草草了事。更甚者設計方案會變成辦公室政治工具,或在官僚制度中遭受無情糟蹋。

也許我們多年來所認識的設計,只是表面的一層,看不見背後的種種,焦點經常落在美感或創意上,卻忽略設計過程的重要,我們有很多設計明星的自白及報導,卻沒有理解具決定性的客戶因素,也沒有反映設計對用家的影響。多年來的設計工作,令我感到「溝通」比創意更為重要,設計的過程,莫不過於是與客戶在資料的搜集、選取、和整合中作出互動,繼而作出決定,因此客戶在「決策」方面攸關重要,所以每當我接下設計工作的時候,都會向客戶詢問有關決策方面的處理方法,是由授權的項目經理,直接與設計師合作及作出決定,還是設計方案要在不同的管理層中,過五關、斬六將的存活下去?設計方案的意見徵詢,是交給毫不知情的局外人,作民粹式的「設計公投」,還是每個涉及設計決策的管理層,都需加入設計工作的會議中?「決策」就是「選擇」,而選擇是建基於抽象的個人喜好,還是客觀條件的比較?其次選擇的關鍵是資訊,資訊的來源、代表性、如何呈現,及其內容深闊,都會影響我們作出的比較,最後是評審,專業的設計有專業的評審方法,不是三言兩語,一句毫不包容的「唔鍾意」,抹殺了所有理性的分析和辯證。

一個平面廣告、一個居室、或一個建築規劃的設計決策過程,可反映該地方人民設計思維的成熟程度,在推廣設計思維的時候,強調資料搜集、調查研究、資源分配、權衡輕重、和理性邏輯,而所有的目標就是要達成一個合理的決策,無論是處身於設計者、客戶、或用家的角色,一個設計方案遭否決,必然與上述的有關,那不是什麼深奧專業的知識,而是一些公民社會的基本常識。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Photo: 當年的西九文娛區其中一個方案 ( from Wikimedia Commons )

廣告